游戏

哈哈!笑纹多次参与党选举,多次得不到更多的支持,可以说败阵习惯了,面对此次的票又是比人少,我坦然面对事实!

本来不想写此文抒发感觉,可接到许多来电讯息勉励笑纹继续“加油”,我只好分享心态,呵呵!

作为一个适当“胜任”代表,你除了投票,发言,你当然可以参与选举程序,更可以在选举过程享受选情风味。

打从2002年加入马华公会,我从支会开始打战游戏,尔后在2005年又加入州团选举游戏,以及总团选举游戏,从中让我体会什么是同志情怀,什么是朋友情谊结,什么是嘴巴说心里话。

直到2008年又加入州团选举游戏,并在三角选举过程称为领袖,哈哈!酸甜苦辣慢慢融入生活,让我享受了什么鸟组织结构,哈哈~

又在2011年斗胆参与中央重选游戏,没派系的州团长拿什么跟人家比,肯定输到裤子掉,嘿嘿!

就在今年505当官入阁事件发生后,受不了领袖的虚假承诺,我愤然辞掉所有党职《泄怒》。记得媒体访问时的澎湃心情,说什么大会提案,原来自己当官,把兄弟当凯子既是。

此次党选,本来什么都不要的心态,被什么都不给的封杀给激情,哈哈!

结果,选择参与区会选举环节游戏,并在中央改选再次入战打游击,并在过程中探视领袖胸怀情谊,哈哈!

原来,为了胜利,什么和平分配,大团队变成小兵排,挤得进就上位,推不入成狗熊,我什么也不是的状态,只为了看世界听新闻,转几个台等到“散霸伞”,结束这几年另一个游戏~

in 未分类 | 0 Words

去睡了

每一次在夜游网际网络,老爸总会看灯走下来,要求儿子去睡了~

天下父母亲都一样,关心孩儿,怕孩儿不够深,不够用,不够吃,多次重复叮咛这个那个。

结果,孩儿反而说老人家啰嗦爱讲话,不睬老人家,更把老人家叮咛当着耳边风。

时到某一天走失时刻,孩儿才惊觉啰嗦是关怀,爱讲话是关心,可惜老人家不在了!

戈。。。楼上传来开门声,听到脚步声,相信不到一分钟老爸肯定又在牢骚,这么晚了还不去睡,明天还要作工,去~去~去~马上去睡了~

in 未分类 | 0 Words

洗澡

从党选回到家,看到小瓜还没冲凉,就要他一起冲。

在家时候,到了冲凉时刻,内人总是会说爸爸冲凉了,赶快进去跟爸爸一起冲。

我想一起冲是温馨节奏,家庭文化传承,就好如女儿小时候总是要爸爸轻吻,再抱着爸爸沙龙才能入眠。

到了某个岁数,他们将会停止温馨习惯,不再如此体贴重复这种行为。

有定喜欢帮爸爸洗头,他要爸爸坐下来,转过身,头低一点,以玩啥手势洗涤老君头顶。

但他又不要爸爸为他洗头,还说我会自己洗,哈哈!

刚才他跟爸爸说;“爸,我吃了汤圆,我大一岁,六岁咯!”

过了小年,就算不吃汤圆的爸爸也步入四十六岁,人生没几个回忆日子,让体贴植入思念,为孩儿成长过程塑造完整纪念册,哈哈!

in 未分类 | 0 Words

原来在许多人眼里,我是属于翁派独行天下者,这是选举后遇到代表们给以的语句。

因为你属于独行侠派系,因为你归顺翁派,因为你没全国跑动,因为你没有向各代表示好。。。

对我来说,参选只是一个中央代表的权力,代表欣赏你支持你,代表们根据单价投你,双方菜单有你,不管什么对有其理由。

总而言之票没比赢家多,就证明技不如人,打不过人家,请下次再来!

注:老翁批评菜单害死他,我只能说他和我一样没有做市场调查,嘿嘿!

in 未分类 | 0 Words

合留海口

王孙文赢得党选了,

不要忘记海纳百川,

整合团队面对民意,

挑战民联夺回尊严,

重振党委维护党格,

孙文与你共勉之。

in 未分类 | 0 Words

选后

1525062_10202675115748370_660649116_n兄弟们,不管大家什么见解和埋怨,选举已经说明此次游戏定论。

谁得天下他成魁,只要魁首懂得治理王国,他将时良郡好相。

要是他独思天国,乐在自我,不去荷兰地府报到,将它留字在部落格留念还嫌烦。

in 未分类 | 0 Words

打房等于打发展商

dafang2013年12月19日刊登于东方日报《纸上议会》打不打房
 
文:王孙文
 
对于房屋价格高企不下,政府要施行打房条例吗?
 
要是政府以强制规定发展商只能建25千排屋,更指定发展商在计划内建筑30%友族房屋,你说发展商会做亏钱工程,还是暗地里施行潜规矩,向购买者收取特别美化费,停车费,篱笆费,询问费等。
 
笔者还记得小时候走路到临近档格买炒果条,没蛋五角,加蛋六角,鸳鸯炒一快钱,自己带蛋来加也行。那时候,大山脚才有几个住宅花园,排屋应该三十千,半独立五十千,独立不超过百千,现在家乡住宅区屋价没三五百千,你想入住都不用想。
 
几十千变成几百千,社会环境变迁嘛!不然,去咖啡店叫一盘炒果条看看,四块还可以吃,你跟他讲两块半,回家自己炒咯。更何况,当今孩童会走路到临近小贩档购买东西吗?越过小巷都要爸妈载送,燃油不起价才假。
 
世界上什么物品都换了价码,几角摇身变几块,甚至十倍数增长,基本月薪百八到九百,车子几千块到百余千,你还期待屋子价格停留在二战时代?连椰园,稻田,香蕉园,树胶园丘都成为人人起居睡觉之处,几角一方尺已成为历史名词,现在城市土地难求下,槟城百余到数百,吉隆坡数百到千多块。
 
政府要打房,岂不是要发展商卖江山来倒贴规定价格,把妻女送给政府寄养,也会倒闭到荷兰吃风。
 
建议发展郊区屋业
 
笔者倒建议政府实行打房政策,倒不如在郊区发展物业,重新规划城市发展,在新区建设更多可承担房屋给以需要人士,并重振挤密人口迁到新区。
 
人口密集的槟岛规划要是分散在威省各地,威北,威南不超越威中大山脚的话,这不是发展策划不佳,更是交通系统一塌糊涂问题吧。
 
就好像早前吉打州政府有意将城市规划扩大至十字港,波各士那,以及港口一带,这说明政府要把集中“建屋”在亚罗士打的计划弄扩范围。可惜,华裔人士往往喜欢居住热闹地区,贪图工作便利,出入购买东西方便,就是不想驾车半小时办事,吃东西,上下学等。
 
这种情形在吉隆坡已成为习惯,在首都工作的人士大早起身出门,放工回家星空陪伴,进到屋里不想出来。他们不想在路途遥远处起居,但买不起吉隆坡里头的房屋,被环境训练适应了。
 
要是槟城不想打屋解决问题,而人民可以接受较远地区,政府应该在威省规划新区,把空旷土地建造几个卫星市,又把临近归纳为住宅花园。
 
当即多人民搬到陆地寻求生活后,槟岛一地难求僵局或成为历史,把槟岛发展为旅游岛屿,相信拥有房屋的子民可以借旅游赚更旷阔的新区房屋。
 
将槟岛价值百万的一个屋子换为新区数间大小庭园的梦想,除了家人拥有自己的房间,又一个草地,你或许解脱百万身家奴才之忧。
 
空有百万名义,没有舒适空间,压迫生活在小房,站不着地,倒不如搬到远一点的住宅区,享受轻松不挤压的空间,这才是人生打屋啊!
in 未分类 | 0 Wo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