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賞音樂會應有的禮儀

出席日新國中華樂團呈獻的新世紀華樂演奏會,覺得有幾點基本禮儀是觀賞音樂會者必須學習的。

音樂會還沒有開始前,司儀要求出席的觀眾務必把手機關上或定在無聲狀態。

他也要求觀眾們在演奏時不要走動,以免影響他人觀賞節目。

可是節目進行時,我們卻看到攝影工作人員爬上爬下,轉來轉去,甚至站到樂隊指揮前面獵取鏡頭。

他們工作固然盡責,卻妨礙演奏員的情緒,也阻礙觀眾的視線。

至於贏得全場大笑的事件,竟然是小童通電話的“哈囉”聲,其父母沒有馬上制止孩子唐突的動作,反而繼續讓他自得其樂,影響全場觀眾欣賞音樂。

此外,現場的電話鈴聲此起彼落,觀眾像對司儀多次提醒他們關上鈴聲的呼吁充耳不聞,而破壞音樂欣賞會的氣氛。

更甚的是,我身旁坐了兩位“音樂批評家”,從一開始至結束,不斷對演奏員的水準,指揮的揮棒法則等發出批評。

他們根本沒有體會到自己的談話,簡直破壞身旁聽眾聆聽音樂的感受。

不過,除了這些人的表現,全場觀眾在音樂會上的基本表現,還是值得贊許的。

如果是在20年前,我們根本無法在寧靜中聆聽與欣賞音樂會,現在的情況算是已改善很多了,感謝大部份觀眾的合作與欣賞雅興。

老話一句,在適當的場合表現禮貌,是尊重別人,也是尊重自己。

星洲日報/言路‧作者:王孫文‧2008.04.20

in 未分类 | 0 Words

一番和非一番人類

相信在世界各地的社會上,都會有兩种階層的高級智慧動物,那既是一番,和非一番的人類。

一番的人類,就好如街坊上的人物,每天在干同樣的東西,同樣的事物,以及過一番同樣的日子。

他們的生活,不會有萬分地精彩,也不會被嵌入漩渦裏,他們只會每天重復在過普通的日子。

他們在太陽出來時,就出來做工,埋頭苦幹,賺錢養家。

在業餘時間,他們或到社團,組織,神廟,教堂,戲院,以及娛樂場所消磨時光。

月亮爬上來后,時而應酬社會,偶爾與友人出來喝酒。
在月兒高高挂時,他們也許是懞頭大睡,也許是在製造小生命,但是不會四處去“話是非”,講他人背後的故事。

他們如此的自我表現,往往被社會冠上“自私自利”,“自掃門前雪”的離群人類,可是他們確實沒有危害社會的高級智慧動物。

至於,非一番的人類,他們的生活則多姿多彩,精彩萬分,想怎樣做就可以如何去表演。

他們除了重復基本的人類常態,例如睡覺,呼吸,吃飯,大小便,以及工作,他們也會到處惹事生非,誤事造謠,挑破離間。

這種人類在社會裏,往往是在扮演“好人”的角色,他們會以非常熱情的態度關心你,慰問你, 提醒你,體諒你,説服你,以便達到他們的自私目標。

他們也會花費長時間來輔導你,讓你以爲他們就是社會的正義之士,而其他在社會服務的人士則是沒有用的東西,這根本就是顛倒是非的誤導手段。

可是,社會上的朋友往往就是如此被他們影響,以“另類的眼光”看待真正的社會工作者。

非一番的他們喜歡犧牲了自己的光陰時刻,進行搞破壞活動,可是他們卻不願意加入“犧牲自我”的社會義務工作。

這也許是他們天生具來的挑戰生活方程式,一天沒有挑戰他人的耐力,他們的生活則是沒有了人生的樂趣。

這就是先進社會存在的“奸人”與“俗人”。

朋友,你是屬於哪一類型的人類?

刊登于星洲日報北馬版01.08.08 PP03

in 未分类 | 1 Wo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