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个梦

在两百年前的美国黑奴织梦时,我国还没有独立。

今日奥巴马成为了第44届美国总统。奥巴马是历史上第五位非裔美国人参议员,也是目前参议院唯一的非裔人。

在其写作《我父亲的梦想》中,奥巴马描述了自己在母亲的白种美国中产家庭成长的经历,它对于自己早逝的黑人父亲的信息多来自于家庭故事和照片。

对于童年,奥巴马写道:“我的父亲与我身边的人完全不同,他的皮肤像沥青一样黑,我的母亲却像牛奶一样白,我对这一点印象深刻。”

这似如我国社会结构里头有黑,白,灰,黄,也有其他的颜色,如此的肤色构造不是可以在世界各地轻易发掘。这是因为很早以前,有许多不同的“人类”飘洋过海,出门寻求更好的生活,以便养活在家乡的亲人。

我们的祖先,在百年前“唐山”生活环境困苦,被逼抛妻弃子成为猪仔一族离开家园,四湖五海“寻找”更美好的明天。这也包括国内的其他民族的历史由来吧。

至于奥巴马的情形,就好如马六甲“峇峇娘惹”异族通婚的结晶子。如此的异族结合,在现今社会更普遍到处可见。例如大山脚国会议员与其印裔夫婿,前首相老马的华裔媳妇,以及友人的巫裔女婿。

这些结晶子,我们通常称为“瑟兰尼”,因为他们凑合了两个不同的人类,而诞生了“英俊亮丽”的混血儿女。这些人往往获得人群的瞩目,广告商的喜爱,以及另一半的暧昧。

奥巴马也写道在青年时,因为自己的多种族背景,很难取得社会认同。他回忆自己当年吸食大麻和可卡因,为了“将‘我是谁’的问题挤出脑袋”。

其实不只是在美国,多种族背景很难取得社会认同,在世界各地也发生如此的“大小眼”事件。尤其,是在民族权益为主的国家。

在马来西亚的我们想做梦可以吗?我们可以梦想在将来的某一天,我们可以获得全体人民的支持,全民把票投给我们,在这个民族权益为重的国家出任一哥(首相)。

也许我们还需要等多数十年,数百年,甚至数千年。可是,生于适,长于适,死于适的我们有权利去想,有义务去梦想,也可以敢敢去做,去争取,去施行。

你说,我们可能成功吗?我们的子女有一天成为了马来西亚的领导人。 哈哈。

21/11/08刊登于星洲日报 北马版

in 未分类 | 0 Words

我没请人代笔吹水

在网络上混了几年成为部落客,也在此执笔数月后,直到今天还是有人质疑,问起笔者是否请人代笔写专栏?

笔者慨然回答:哦!请你不要和别人说,偷偷告诉你,某位朋友的身份敏感,所以他利用我的名字和照片在这写耶。

友人都认同笔者的解释,大声一笑说:对啦!看你那个款,哪有闲情雅兴开栏写专稿!令伯和朋友打赌吃一大餐,说你跟本就是在骗吃。

哈!哈!朋友,请你仔细看好了,在这里写东西除了能提升你对于社会动态,生活习节,以及零碎故事的分析力,你还能赚点稿费来喝几杯怡保白咖啡,和加蛋的烘面包。至于大餐消化不良嘛,你们自己去吃了。

笔者就是在网上涂鸦留迹后,才被报界友人“拉牛上树”插上一脚。在此按键(电脑打字)胡说八道,让自己的生活留点精彩的笔迹回忆。

其实,在网络“媒体”发展上,我们都可以看到了许多非一番作者,他们在自己的部落格抒发个人看法,写出另类专栏报道,让网上游览的人们可以分享作者的思维和解读社会动向。

在世界媒体的演变中,平民个人化的网上书写方式,让来自五湖四海的文采讯息交流,慢慢地形成了所谓的“草根部落”或“草根媒体”。

“草根媒体”让不满大众利用媒体便利,把社会议论和切身看法发泄在网上了。他们在自由的网络上开坛施法大显神通,既是在部落格启发个人时事分解。

如此的网上发展,让大众有了更多管道去了解“社会状态”,以及世界突发事件。例如,早前的四川大地震在极短时间,网民已将灾场图文上载,让整个世界的人类为不幸的灾黎祈祷,更慷慨解囊捐助大笔的款项协助重建灾区。

这证明了草根媒体的重要性,因为它成为了人类分享讯息,观点的工具和不一样的平台。

只是,在互联网我们不难发觉“借笔”的颠倒是非,胡扯乱盖的文章,借此奉劝部落客网民,不要借网乱写一桶,导致社会动乱不安。在法制社会,任何人都必须为本身择写的文章负责任。

至于在栏上的文采会否获得到人们的重视?这就要看写栏的火候和功力了。

各位看官,写到这里,你怎么说?

07/11/2008刊登于星洲日报 北马版PP03

in 未分类 | 1 Wo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