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乐韵交融绕梁

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一日 下午二时四十七分
文:王孙文

日前,笔者出席了母校华乐团位于槟州大会堂举办之音乐晚会《九重天籁》,有所抒发现场感触。

热心听众为了邻近人士能在安宁幽静的环境享受乐符跳动世界,而发出提醒“嘘声”警惕“口语不停”的观众。

殊不知,他们的义举“嘘声不断”却影响了听众的雅兴。笔者好奇的是,场内的听众看来很多都是前来捧场的乐团支持者,难道这些身为乐手的他们忘了音乐会的礼仪?

更发笑的状况,哪既是获得全场爆笑的今译良言,这位男性学生可是处之泰然,还是忘了芜我,竟然在拉弦乐《送儿郎》音乐响起时爆出《厕所在外面》。

在友族同胞上台统领乐团演奏“龙的传奇”,笔者可是内心澎拜飞舞,这位华巫混血传人竟能充当百位华裔乐团的指挥。这就不是真正的你我共存,和谐社会吗?

在哈比思挥棒摇摆身躯时,出席众人仿佛看到了平等的一个马来西亚,也听到了马来舞曲与民族乐韵交融绕梁~伊犁风情,一首充分体现了伊犁人民乐观向上的精神风貌。

在国家独立数十年后,各族群拥有各别的生活文化陶醉,导致大家都忘了世界上的人“类”本来就是同“类”吧。

至于,对于全场爆满观众的评语表现,笔者还在梦想不知何时,马来西亚才能举行一场没有嘴巴出席的音乐会。

忘却自我的存在,尊重他人的礼仪,这就不是世界和平共处的出发吗?

in 未分类 | 0 Words

不管我事,燃眉之急!

人类就是如此奥妙,没有处于燃眉之急,他们根本就是不闻不问又不想知!

只要事到眼前,他们就会手忙脚乱,四处拜托关系,看看是否能马上解决。

好笑的趣事,告示,通告,警惕,言传,意会,还是警告,他们可以当着没事发生。

只要接到书信最后通牒,他们马上即刻慌张失措。

呵!呵!不到绞台不怕死,祸到临头后悔迟。

这是人类的通病,无论哪里何处吧?

作为主办单位的笔者日前曾呼吁市民们参与亚罗士打城市中心“改头换面”发展计划,以便市民能知晓自己是否被逼处于其中,因为一旦计划在宪报刊登公布,那计划既有行使法令地位。

只可惜,呼吁归呼吁,邀请归邀请,参与出席市民少之又少,主办当局算是“门可罗雀”的生意。

更有人说,“哎呀!政府推行那么多计划都是只闻楼梯声,不见人下来。不用那么紧张啦!”

哦!市民都漠不关心自己居住的城市,这表示了市民没有反对意见,也证明他们默认政府推行的改革“大转型”计划。

在计划书被市政厅安然通过,州政府没有异议下通过,又在政府宪报刊登后,市民也懵懵糊糊下接受被通过的发展规格法案。

过了数载,当城市发展列车抵达家门时,他才焕然醒来问,这是什么鬼发展鸟规格?为何令伯地段无辜被牵涉其中啊!

唉呀!在城市发展计划展示时,你有参与吗?

你有关心吗?你有看过吗?还是你有问看吗?

哈!哈!当政府“苦口婆心”呼吁人民参与改革转型计划时,请你移开贵脚前去有关单位询问官员,你的地段被青梅了吗?你的住家被绿化了吗?你的屋业有没有被圈定为鬼规格?还是你的商业地被有关当局列为娱乐大水池?

哎呀!人类,你还是前去亚罗士打市政厅看看城市发展计划,否则若干年的你肯定奔波政府部门申请豁免开发,地段用途,或是通过法律起诉“某某”突然闯入你园地玩游戏。

in 未分类 | 0 Words

米乡华乐教父

刊登于光华日报 异言堂
二零一零年五月七日 下午三时十五分

吉打是文化沙漠地带吗?这是很多人都在质疑的观点。

在马来西亚的社会上都会觉得吉打只是一个鱼米之乡,吉打只有稻米之乡美誉,其他事物倒没有了。

吉打在文化上有什么贡献?吉打在文献又有什么付出?还是吉打在音乐到底有什么地位?

其实,要说米乡的文雅世故,笔者肯定不够资格,只不过作为曾经在华乐团混过的笔者觉得有必要分享口述历史和讲法。

在50年前,吉打州或已率先成立了华乐团,那时亚洲各地不是没有中华音乐,而是各地对于中国民族民间音乐的分歧太大,大家都有各自源流的派系,例如广东小品,潮州音乐,江南丝竹等等。

“1960 年成立的吉打州德教会济阳阁音乐组原来是潮州音乐班底,在他改革下形成新型华乐队,青年们学习华族器乐的老师都是原来地方性音乐组里的老成员,如吉打州德 教会济阳阁华乐团创立初期受潮州音乐的影响很大,受到当地潮乐界前辈如钟荣宗,王松坤,李映辉等诸位先生的大力帮助。”(注:世纪期刊网)

由此可以看到,那时候的这位音乐发烧友觉得丝竹,小品,和音乐等等,务必整合改革作为一个新型乐团。

在过去的他很多作品都体现了马来西亚华乐最初的风格特色,主要创作作品有:《大众的歌》(歌曲与合奏曲),《晨光无限好》,《幸福生活靠双手》(歌曲与合奏曲), 《喜迎春》,《新春好》(歌曲与合奏曲),《晚会颂》。

《大 众的歌》在1972年获得了新加坡电台文艺歌曲优秀奖;《幸福生活靠双手》于1974年获得新加坡电台文艺歌曲优秀奖;在1987年 马佛青之歌及佛曲创作比赛优秀奖;《我爱你,大红花》在2005年马来西亚华人文化协会主办“2005马来西亚中文爱国歌曲创作比赛特优奖;《拉着华教妈 妈的手》则在2005年获得马来亚南洋大学校友会主办2005年纪念林连玉逝世20周年“华教歌曲创作比赛优秀奖”。

他为华乐默默耕耘数十年,在1997年荣获雪隆海南会馆颁赠第2届马来西亚表演艺术薪传奖《终身卓越服务最高荣誉》薪传奖;也在2008年荣获吉打州华人大会堂颁赠《文化传薪奖》。

他终生为音乐而活,他终日为音符而生,他就是米乡华乐教父~吕书成老师。

in 未分类 | 0 Wo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