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商包容开创新格局

5/12/2008刊登于星洲日报 北马版

在一個休閒的草地上,一對華巫老同學相約在榕樹下喝茶聊天…

唐人傑:阿巴卡巴? (最近好嗎? )

慕蛤蜊:卡巴百! (很好! ) ,餵!老兄,別忘了,我也是來自華校,懂得一點點華語啊!

唐人傑:哈!哈!哈!

慕蛤蜊:笑什麼?我與你同校唸書,難道我的華語無法與你溝通嗎?糖人先生。

唐人傑:你罵我什麼?木殼狸,你以為你是誰?

慕蛤蜊:餵!我們是老友呀!你以為我是木刻的狐狸嗎?那是若干年的外號了。

唐人傑:你知道就好。狐狸弟弟!

慕蛤蜊:你以前不是常在學校經常追求貌美同學嗎….

唐人傑:哎呀!都已經是老掉牙的故事了,還談了做什麼。現在,我們都四十好幾了。

慕蛤蜊:老!是你認老而已,我還“壯年”耶!最近才報名特選擂台賽啊!

唐人傑:哇佬!你只是比我小一歲,還算是“情粘”組嗎?

慕蛤蜊:嘿嘿,我還沒超齡哦,為何不可參與“情粘”組,誰叫你比我老一點點。

唐人傑:哼!以前你讀書不用讀預備班,直接跳上初中一,當然小我365天啦。

慕蛤蜊:對了!以前讀書時,學校有幾本以華文為媒介語的課本,我忘了。

唐人傑:在小學當然是華文主科,在中學許多都換成為了國語。

慕蛤蜊:哦!我就是要在特選“情粘”擂台賽發表如此的宣言。

唐人傑:什麼宣言?

慕蛤蜊:我要求國家教育制度化,把所有的課本都換成一種語文以便團結人民。

唐人傑:你說什麼?我聽不懂!

慕蛤蜊:我說….就是單一語文才能團結全民。

唐人傑:你說什麼?我聽不懂!

慕蛤蜊:我說華語,你聽不通,奇怪了!

唐人傑:當然啦,你說華語,我聽得通,只是你在解譯什麼鬼計劃,我哪裡會懂?

慕蛤蜊:你在諷刺我,你找死。

唐人傑:不是啊!要不是你在華校就讀,你今天會說華語嗎?你能在中資公司擔任高職嗎?

慕蛤蜊:哦,你誤會了!我不是這個意思。

唐人傑:你那裡可以把種族不和諧的現象,歸咎於不同源流的教育制度…

慕蛤蜊:朋友,我倒認為這才是促進全民團結最有效的方案。

唐人傑:要達到社會全民團結,語文並不是絆腳石,全民互相尊重及體會,大家的真誠互動才是促成和諧共處。

慕蛤蜊:哎呀呀!你又在誤會我了!我的意思是大家在顧及自己的母語時,必須兼顧他人的感受。

唐人傑:對呀!馬來西亞是一個多元種族的國家,我們更應該保護馬來西亞的特色,讓各族同時保有自己的根,自己的文化。

慕蛤蜊:好啦,我就以你我的見解與分析,作為競選此次特選擂台賽的宣言。

這2位老友終於在心平氣和,以及共同的理想作出另一個人生的看法。

in 未分类 | 0 Wo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