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六甲

明天到马六甲出席华总青的会议,
秘书处拨电通知小弟,
你只是列席哦!
为何?
只因为早前发生了一点事情,
属会改选后,新任团长懿旨旧人!?

其实,很多团体以为改选后就是一切。
当然,理事会可以换人代表出席。

但是,有些组织在改选时,确实认代表不认团体!
他们未必选你出任!

等到他的任期到了,还不是您吗?

in 未分类 | 0 Words

青运

今天出任了青运多皆支会的第一任主席,
其实我这个老人已不适合担任此职,
只是早前的承诺,我必须赴约,
不然,这个村长肯定会被雷公打死。

年前,我叫新新人类入会时讲过,
我会在你们的背后支持,他们不要如此的承诺,
他们要的是“你先担任主席,找来活动基金才下车。”

所以,除了村长,县议员,主席,团长,组织秘书,秘书。。。。。
忘了我还是马华州志工团的辅导主任。

还好,明年很多到期了,我可以慢慢下来歇息。

in 未分类 | 0 Words

华堂青的人选

20/4的复选,我被选为团长后,
我就联络吉中与吉南的青年团。
。。。。。。。。。。

我在22/4会见了吉中的代表,
上任的副团长带来几个新人,他申明要新人黄立仁出任副团长,
而他改任普通委员,也提名另一位新人周宝声任财政,
他的礼让,让我很佩服。
谢谢了!
。。。。。。。。。。

至于吉南的青年团,他们定于25/4中午共餐。
。。。。。。。。。。。

吉北的人选,我要求数个乡团的青年团委派代表,
既有江夏堂(黄源钟),陇西堂(李劲勋),潮青(巫伟强县议员),

还邀请个人代表,严圆(日得拉),张开笔(亚罗士打),
邝城汉市议员(交怡岛),李潮添(本同)。

。。。。。。。。。。。。。。。。。。。。

当然,人选不可能100%合人意,
况且,这一次我的出发点是:-

尝试容纳吉打州内各地里的华裔子弟。

in 未分类 | 1 Words

投票

一路来,我不相信政治承诺,
白纸黑字签名多都没有用!

竞选时期,很多人都会承诺支持你!
但是,开箱时发现了票数少了很多?

选举就是民主!
投票则是正式表态。

in 未分类 | 0 Words

出尔反尔

出爾反爾這則成語的原意是你怎樣對別人,別人也怎樣對你。
現用來形容一個人言行前後矛盾,反復無常。
指你,同返。

今晚,听闻我是一个出尔反尔的人?

说我在年前的马青选举,出尔反尔,
但是圈外人没有看到政治人物的嘴脸与手段,
他们一大早就策划如何把我干掉。

3年的时间,我在基层走动,
我们的共识是颜和财,曹国梁和王孙文,任选一个,
友谊与兄弟一起来,3人一起去拉票与宣传。
那时候,梅议员都还没有回来吉打!?
况且,2004年我曾经和他说过,你来我照打,
就让代表们有一个公开与平等的自由选择,
让马青仔用选票来证实支持的力量,
而不是口里支持,心里反对。

政治游戏里的人,认清心里的魔鬼,不要在害人了!

in 未分类 | 0 Words

接任团长

昨天,在吉华堂理事会复选会议,
获得理事们推荐出任第三任青年团团长。

以前,团长是会长委任,
现在,必须从理事会里的45岁以下男/女理事,
选出一位。

今年的理事会出现8男1女人选,
也是华堂成立以来,最多年轻人的一次。

当然,某高臣不属意我,还到处做媒,
然而,理事们的认同与支持,
某高臣只好接受。

我现今的职务与展望,
是结合吉打州内的华青,
配合母会的活动,
贯彻华堂的宗旨与方向。

有来部落客点击的朋友,
欢迎您的建议,诚邀您加入吉华堂,
让我们一起为米都华裔献绵力。

in 未分类 | 0 Words

吉华青团长

几天前,某报圈定我为吉华青团长候选人之一。

新闻出街后就收到很多询问,获得一些人的祝福,也收到评语。

友人告知,可以啊!

某人谓,尚有其他安排!

也有人说,安排好了!你梦想。

我想假如要出任,那么必须通知其他理事成员。。。。哦!

in 未分类 | 0 Words

补习

南洋商报
我国补习活动蔚然成风,是由于家长向来都要给孩子补习,
且人数只增不减,因此,更多补习老师便应运而生;
当中,华人家长较为热衷让孩子补习,它具有正面与负面因素,
包括华社所面对的升学困境。

好胜的心理作祟!每个家长都抱着输不起的心态,
导致其子女,日以赴约的补习。

一些教师也在校教书时不负责任,
却在本身的补习中心大放光彩。

年前,我曾接到一个投诉,
大学教授指责其子女的小学老师很久没有进班教书了?
但校方没有关注,只说老师有问题而已。
投诉教育局也无门,因为这是校长的事务,他们无权过问。

这就是我国的教育政策吗?
老师没有尽力教书,教育局也没有采取纪律行动。
弃置不理,我们的孩童不死才怪。

in 未分类 | 0 Words

宗教自由

南洋商报
总检察署将重新检讨1976年非回教徒婚姻及离婚法令,
考虑规定未满21岁结婚者,必须征求母亲的同意,
并说明孩子届满18岁后,父母无需再负担其生活费。
另外,总检察署也将重新检讨该法令下非回教徒皈依回教的条文。

这就是我国的条例,入易离难,死了更难,一死家散!
很多时候,身边的人曾何几时归入清真教?
亲人都不知,或许年轻时代,落魄时候?!
一旦归天,宗教局则以清真教义回向,
夺尸行动就发生了。

还有,另一半突然改信仰,
没理由全家人的信仰就必须更换?
你有你的自由,我也有我的自由,
况且,只是你有优先权,我们没有也不妥。

在这个地球上,任何人都有宗教信仰自由,除了1个吧。

in 未分类 | 0 Words

我不怕指控

副首相今天是說出了心里話,
他長時間一直都沒有對
蒙古女郎阿旦杜雅炸屍案做出回應,
而安華卻一直以這項課題對他做出人身攻擊,
這是副首相壓抑了這么久后的抒發出來的感情。

哦!法庭提控的人又不是您?
此地无银300两!

in 未分类 | 0 Wo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