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地疑云

国内1千2百余间华文学校,试问地契上的拥有人到底是谁?

董事部,学校,州秘书(政府),死人,捐献者,老董事,还是地主后人都可以。

至于谁才有主权呢?

学校,地主,还是信托人?

当地主没有意思发展时,学校不会有问题。当地主要开发土地时,学校分分钟会被赶出园地,这就是没有准册在学校董事部信托人名下的惨剧。

只可惜,在现实社会的制度下,有哪几间学校董事部敢说出心中话?

“老板,您的先祖在百年前曾诺这块地给以学校用途。”

“老兄,你是董事长的儿子,但您不是这块地的主人啊!”

“阿叔,您的哥哥说过这块地割给学校了,只不过地契没有割除哦 !”

“阿华,阿朱,阿狗,阿松,拜托你们将学校地契归还给学校,因为以前学校只是《利用》你们父亲的名字买地而已。”

至于,地契的用途又是什么?这要董事部自己去考察了~

碌么!

今日是首相官访吉打州的良辰吉日,许多人都为他而忙,有些人为了出位,有些人为了前途,有些人为了拨款,有些人为了一睹风采,有些人公务在身,有些人为了饭碗,我嘛~还不是身为州团长的关系,才需要剧情所需吗?

作为国人,我们需要尊重国家领袖,州级领袖,地方领袖。这由不得您的那个政党,还是派系,因为他们就是民选的领袖,或者就是统治者吧。

至于他的言论你要不要跟随,那是你的自由了!奉劝各方来客,尊重社会领袖则是基本礼貌~

不要自以为是或许猪滥,你就可以胡乱痛骂,胡扯,抹黑,还是没里头批评,当你不忿的时候,相信您的脑袋出现瘟疫了。。。

Borang K

跑了几个政府部门,笑纹终于获得Borang K,也既是文德学校可以向法庭正式索取赔偿款项了。

有关部门官员的态度,借此感谢她们的协助和帮忙。因为,她们没有所谓官僚风趣,她们只有协助配合的态度。

有了Borang K,文德学校能够获得8%利息的赔偿,因为政府(土地局)是于2009年正式发函征用校地,校方基于赔偿价格低于市价,所以与土地局在高庭交涉了2年多,高庭月前判决土地局需要以市场价格征用,也必须给以8%利息的赔偿。

感谢官员的合作,感激高庭合理的判决,感谢各方人士的协助。。。

第一次

想当年的第一次,

也既是第一次成为筹委会主席,

第一次上台致词,

第一作为音乐人,

第一次以革新简化称呼,

第一次用黑白封面。。。

回想起的那一次。。。。

啊!我的天~我已经步入43岁了。

回忆录~

看到今日有关孟光水坝关闭的报道,内心觉得有些遗憾。

毕竟这是大山脚人能携带家人一起运动的地方。

回想起25年前的回忆,那时一有空闲,或想要走走,还是宁静思考,大伙总是驱摩多哪逍遥自在去。

至于照片里头的这个家伙则是笑纹在初中三开始结识的华乐团友。

在初中三接近毕业的那几天,也既是笑纹 卸任下午班纠察团总团长后,李狄袁邀请5疯加入死人功德乐队(华乐)。包括笑纹,黄德财,黄明峰,郑俊宝,以及邱端裕(是不是他??)。

还记得步入华乐室填写入会表格时,还遇到同年女同学的投诉,她们向时任总务的陈建兴说,这个家伙不是好人?

陈建兴拉我出来乐室问个究竟,到底他们为什么反对王孙文的加入。我只是向他表示,我是脸黑黑的下午班总学长,会有人喜欢我吗?陈建兴二话不说,则答应我与其他数人的加入。

至于最后疯狂又如何成为音乐会筹委会主席,又必须年年初二开户接待华乐旧友,哈哈!这都是加入华乐的美好回忆和享受。

话说回来,当时的他是一个不爱说话,沉默是金的家伙,他总是一个人在角落拉二胡,对于身边的事务没有理睬,更不要说与您说几句。

不晓得高中一/二的某一天,我们相约一起到圣母山的后头走走看看。他还买了2包咖啡黑冰来,我们走啊走呀谈哦说哦。。。就这样成为了还可以说的朋友。并时常结伴去督昆盘山越岭,和孟光水坝走走。

还记得他去了某处把摩多借给我一霎那,可是父亲却“意外”入院休养,他即刻返回大山脚照顾年老的父亲。当我获讯后,并骑着他的蓝色摩多赶去医院,看到沉重心情的他,方警觉他的孝顺和责任。

原来在求学时的他必须刻苦耐劳,他生长在生活环境所逼的事实,他必须协助年老父亲开档买猪血汤,只因为老爸执意的想法和理念,不管家人的反对,老爸总是要出门开档做生意,他就得跟随老爸的脚步。。。。。

还是一个还记得的回忆,当我回到家乡的那一天,他的哥哥要我转告他一句话,兄弟拼手脚,大家都是要发达,希望他能理解 !

当他要结婚娶亲时,他致电询问,你几时有空啊!结果,他当真为了“我们”选了某(10)月最后一天作为婚事吉日。

他就是我山脚下的许多回忆中的死党之一,他就是跑出名堂的黄德财~

坐上了~

当你还没有坐上来,

你肯定要批评,

你或许觉得非常不满,

更觉得只有我才能解决,

因为,用口几乎不需要做什么~

因为,来肢体表演不需要太多体力~

只不过,结果又如何呢?

等着瞧!笑纹只相信黑猫白猫,决信不过什么免费(849万)猫,透明(偷沙)猫,公平(国教)猫,信口开河猫,自我独尊猫,看不过眼猫,绝不对错猫,百元化缘猫,网球场地猫,一天数次猫,旅游经济猫,只有我讲猫,文告猫,天天上镜猫~

溜山不归

月前的某一天,当我参与玻璃市野兔俱乐部盘山运动时,差一点可能过夜在山中了。

在后段路程上我死命地跑,就是没有看到人,更没有听到人声。他们当地人懂得“捷路”,我这个外来者根本不晓得捷徒,结果满路漫山都是纸张引路,我可上下不停,偶尔还走错路险~

直到再加紧快步使劲地用心地跑,终于让我独自走出山迈,看到泊油路了。要说不怕,哈哈!没睡过森林的人根本没有机会享受里头的声叫和寂寞。

今晚的适才,某位媒体记者来电谓“武吉旺”有人逗山不归,请问是你的人吗?还是其他野兔俱乐部呢?

奇怪,星期日好像没有什么野兔俱乐部会登山寻乐,除了星期六的亚罗士打野兔和哥打士打捷兔,难道寄居山中多年的金刚耍人来了! on!  on!

注1:2003年10月18日赖锦光迷失山丛,2005年7月13日 偕友爬山失蹤, 賴錦光橫屍山林?!,7月15日登山員尋獲另一批骸骨2005年9月21日警方基于骸骨DNA化验不能有效进行仍列为失踪案。)(注2:2008年7月13日~天色昏黑看不清記號 2人迷路留宿半山; 2队员登山迷路 受困12小时平安下山)

看戏

好久没有坐在椅子上看完整套戏,

这是多年来忙于组织后的缺陷,

也既是参与政治,乡团后的失去~

虽然戏中的激情,打斗,感言很吸引,

只可惜。。。

戏能留在心中却没有什么,

只想着小儿坐在脚上看戏,

他呢喃 爸爸什么来的, 爸爸他做什么,爸他们在打架。。。

原来在忙着事业,组织,政治,以及不三不四的活动时,

我们不知不觉流失了温馨过程,

这是今晚观后感,

你到底遗失了什么?

斗劲

日前的马青代表常年大会,

出席人数是历年来最低,

这或许党团的最低潮,

也是人们对于党的忠诚和信赖,

更是笑纹领导州团的考验。

作为一个代表,

最基本的职责,

既是出席一年一度的大会,

无故缺席,还是不见人,

哪是显示了代表的思维,

也既是团不团结的定义。

很多人爱说,党不爱我,领袖不疼惜我,

请问一个不出席会议的人士,

一个要显示我不支持你的代表,

还是我就是不出席,你吹也!

我不会一个一个致电要求,

更不稀罕你们的罢席,

只觉得大家还是认为如此才是上策,

不归队,不支持,不看好,

哈哈!大家惨遭撕掉脸皮,党组织还剩下什么?

笑纹在数年的失败,

就是不停支持赢得选举的一方,

更要求伙伴兄弟务必归队,

务必让党团一致抗敌,

我们才有胜利的一天~

潜移默化

308后的米都,

潜移默化的开启,

路上爪夷文广告牌,

市镇林立大喇叭,

布条,商牌,宣传品无夷不准,

鼓励你我分开坐,

鼓励商家要小休,

鼓励蝌蚪要上版,

鼓励房屋要保留,

鼓励,鼓励又鼓励,

潜移默化再鼓励,

你我慢慢成番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