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人头

陈松文打从我加入多皆大家庭,也即是我前来武吉拉耶万兴美米较打工那些年故事,就在米较厂水槽漏水时候,他带着工人解决工程时“认识”的老叔。

尤记得,他一口福建音让我摸不着头脑,老福建腔啊!身为福建南安传人,不懂得乡语,真的说不过去!

第一次看到他,相信是1988年前后,他当时跟“林哥”解释,水槽必须更换原料,把白铁换成fibre(纤维),一来厂内有点阳光照射,二来损坏时修补易事,不需要整条更换。

那时候起,我则叫他fibre虫,他是虫,还是丛,我至今也不懂。

尔后我加入多皆福利组,也忘了那几年,我竟然担任了该组副主席,也与他共事好多年。还记得那时候有人欲我接班,成为其顺势接班人,可年纪轻轻的我觉得怪怪,就跳出福利组跑到马华支会去。

在出任马华支会主席后,我才发觉老粗的他除了担任死人头(福利组领导)外,竟然也是多皆马华幼儿园发起人之一。

70年代初,基于多皆埠没有学前教育处,他与黄成业在马华旗帜下创立了幼儿园,让当地学子能在正式入学前参与启蒙教育。

他曾经解释,为了子女,也为了大家的子女,到处奔波筹备开设一间幼儿园,真的不简单。

至于采纳马华幼儿园是基于当时社会环境,要设立私立幼儿园不易,执照申请非常难,况且这一间幼儿园也是民办,也作为多皆文德学校的前奏。

采用马华两字到教育局注册,该部门也顺利发出执照。所以没有政治因素干涉,没有政党打扰,多皆马华幼儿园在支会主席,妇女组义务协调下走了四十余载,谢谢fibre虫与“协哥”们的远见。

今年也是多皆马华幼儿园成立44周年,可他选择日前走失了,对于在生的故事,我只能凭空记忆,感激他的精神。。。

人生没什么空遗憾,只要在生好好生活,在世不计较事务太多,放下己见,退下一部,后边的天空或比眼前的风景还要辽阔。

祝愿老友陈松文,一路走好~

搬不搬

自从1980年毕业之后,笔者极少返回校园,要说没有机会,倒不如说自己没想到回去吧!

回想起1975年走入校园,就在前几个月内发生笑话,让同学笑翻天。

记忆中写着那一天不知道吃了什么,肚子搞革命,在上课期间,大肠小肠打起架来,二话不说,劈里啪啦动手奋斗,导致上着课的小文夺粪而出,弄脏地上和地上。

小文不知搓洗,吓坏自己,不懂得如何解决?只待老师呼唤校工前来打扫,更换上其开裆裤,那种人力车阿伯穿的短裤。

穿着如此大件的裤子,小文只能呆在椅子上,怕笑话穿得更远,等到老妈子带裤子前来更换后,又被同学取笑,长那么大要去厕所也不懂,唉!

隔年,这件学校更发生轰动全国的故事,就在某天的下午,某位学生被小小人触及,导致整个人不舒服,据当时他说,那个小小人只有几寸高,好像很小很小的人类。

这个消息一传开,整个校园的学生都冲向发现小小人的草丛寻找,希望可以看到小小人,以便成为它的好朋友。

记忆中,各报都刊登外星人传说,至于小小人是否曾经乘飞碟下降大山脚日新小学,也只有当时的学生在相聚时,都会拿出来讲述老故事。外星人是不是属实,却不是我们大家的问题了。

今日,难得重返校园,小文也从7-12演变到46++的中年人,即使在校园走来走去,转来转去,也不觉得校园有那么大范围了。

尤其,在B校范围后那段有鬼故事的路段,走过也只是看一看,心里没有恐惧,也不会拔腿就逃,狼狈躲避鬼魂的追打,哈哈~

还有大门旁的校车停泊处也不见了,转换为篮球场,AB校轮流使用,那几辆校车的故事也走入历史洪流,AB校称霸山脚下的故事也结束,AB校得以“特升”国民型日新的优待也失去地位。

在那时候,AB校的学生有点特权,检定考试的成绩只要不是太差,一番入校成绩是10分的话,AB校的学生优待至12分,运动特出的话“保送”。所以,许多家长爱把孩子通往武拉必塞,即使住家附近有华文小学,大家还是觉得AB校比较好。

回想起来,这还不是大家在质疑政府的特权,优先权,特别照顾吗?还有那时候的董事部的成员,还能保送一个学生进入日新国民型中学,这些推荐生都会塞进N班,也即是最后一班之预备班。

有些外校生在进不了国民型中学,都会通过管道闯校。还记得,把孩子的地址换到学校附近处,向附近住家借水电单呈报教育局,向董事部成员求情协助。

总而言之,齐天大圣再世也会摇头,一间国民型中学那么“巴闭”。老爸需要各地求情说客,拜托某人,要求某人。。。

据说,当下的 入门制度也改变了,董事班没有了,要进入日新国民型中学,只有一个办法,考获7A成绩,不然与6A1B的成绩等待第二论收纳。只要班级没有填满人数,威省各校学生都差不多平等对待。AB校的学生也有点优待,即是1分吧。

在教育政策制度改变下,AB校不再吃香,家长都送孩子到住家附近的学府。北海附近的学生则到北海钟灵分校去,有些威南学生则到华都国民中学继续求学生涯。

AB校也在家长不再疼爱的状态下,学生人数逐年减少,这些年的AB校,比较那些年的AB校,大校变中校,中校降小校,再不想办法解决,华社肯定笑笑,笑道关闭学校。

人家说笑傲江湖,老文可说笑到最后,谁坚持不搬迁,不改变,不向现实低头,肯定跟随双轨火车计划而去。

百年树人在没有生涯灌溉理念下,不死也难发达!以其,两间兄弟校斗墙争夺学生来源,倒不如派一间到新世界发展,或则AB校的要笑,还是笑笑都成为下一个大校,学生人数超过千人,甚至2千,3千。

共勉之~我敬爱的母校 大山脚日新A校,祝福您了。。。。

睡不着

凌晨4时许被蚊声給吵醒,想起来驱蚊,打死这几只闹情绪的小家伙,结果蚊子打不死,睡神已走失他乡。

人生或许就是如此,想干的事,办不好。不想处理的事务,却排山倒海冲向你来,把你给梗死。

在床上反复,在思想转翻,在肚子打滚,在眼睛闭不上,在脑海静不下来,在内心纠缠不清,在在不在下,我只得煮碗面给以一早醒来的女儿。

煮着当儿,在想以前老妈是不是一样为了早起的孩儿煮碗面食,此时的我是睡不下,并不是为了早早爬床给以爱心,哈哈!

躺在床上,看着熟睡的有定,想着讲话调皮又怪腔的时刻,是否熟悉的自我,哈哈!

看着女儿退着车子出去,瞧呀瞧呀,其技术或许没经常退车,而导致欲退非退,退来退去,结果老爸必须纠正其驾驶盘来完成褪去。

看着女儿逐步成长,看着儿子一日一日长高,自己又是一天一天退若了吧!

一个无成的事业根底,一个经常调动的工作地点,打从第一天迁移到米乡,我可是在数间米较看管,也从十九退化到近五十。

以前,到了五十,老人家对会说一只脚踏入棺材,而今的老人家都活到七八十,八九十,另一只脚踏去那了?

按键打字十余年,参与组织十余年,活在虚伪圈子十余年,看在眼里听进耳里,我是否忘记初衷了?

记忆里,好像是45岁退出江湖。印象中,几乎想放下又迟疑了。形势上,欲退则怠可是兵败山倒啊!

难得现在胡言乱语,是时候整顿自我,抛弃哪些不与我的组织,放下这几个看不过眼的圈子,离开讽刺言语的堂皇庭园,走出属于他家的庭院,嘻嘻!

再不整顿自我生活,那只踏入棺材的脚跟或陷入更深的漩涡,糟蹋更多安然日子,浪费更多温馨时光。

检疫当下的心情抒发,检讨过去服务社团心态,我想 我思 我决定 跟再见了断联系 就这样黯然结束十余年的游戏社间,恢复自我悠闲生活去,哈哈!

与君席言

丽江古城

丽江古城

也忘了如何认识这位仁兄,也许就在2010年,当马青总团访问光华日报总社时,老总谈起要办车队,以庆祝光华百年报庆,魏家祥推荐了我给以报馆,说什么北马的自驾游好手。

尔后,在报馆与廖总签署自驾游那天,其双溪大年负责人来电谓老板要我参与推介礼,要求我前往槟岛总社观礼。

我想就这样的车队延续,就成为光华车队历届挂名队长兼领导之一。

在参与车队几年期间,不管是在报馆,或是旅途上看到他,这位总编辑总爱开玩笑,偶尔还要抱抱一下,显示我们很熟,但并不是经常见面那种友好。

还记得在中山与中国革命先行者孙中山石像拍照时,他与中方媒体介绍,这位是假孙中山,字孙文但姓王。

他的强力推荐,也把电视台记者给吸引了,即刻访问了不懂得礼节的我,说什么国父孙中山,还拍摄过程停了几次,美女记者强调孙中山不是国父,只可称为革命先行者。

胡锦昌也在孙中山冥诞那一次,他刻意介绍孙中山的孙子,跟他说与你祖先同名而来的孙文先生。

在几次自驾游的宴会上,我们举杯痛饮了,还搞笑地说假孙中山与假胡锦涛共醉,嘿嘿!

今午,当面子书传来他的消息时,我不敢相信他那么快走失了,也不敢致电总社询问,而只是问了本地办事处的负责人。。。总编辑走了吗?

那个家伙听到我的声音,说正想通知我,耳筒声讯传来,内心的触觉沉入悲海,泪水在打转,他果然走失当下,一个壮如牛的朋友,不小心掉途而返,回去那个世界,走失自我,飞逝时空去。。。

假锦涛,还记得早前约定,丝绸之路 路上有你相伴,让友谊之旅再续情缘。。。

可没法上路的我,只因为家里有事,脱不了身。而你却上了别条路,或许你已在新疆之旅路上等着车队,也许等不了明天的你正看着大家,放下人生身段,做个轻松的自我,学习如你的人生。。。

上载了这一张,问过你老总的,有问题吗?吐舌头的老总,你说面子书上了那么多,怕什!还记得耳边这几话的声响,也是人生绝响~

写到此,除了祝福你旅途愉快,祝贺您路上走好,也期待那天再偶遇,少不了举杯同欢,笑谈今生,风韵当下,哈哈~

车队情缘

“你好!获知你此次没有参与新疆之旅,甚为惋惜。每次你都能为团队的平安运行做出重要贡献。假如你能参与,最迟08月30日前尚可定夺,参与后,万一有急事,我们会在任何地点为你返回做出最快安排,每隔500公里大都有飞机场辗转,如何?廖东红敬上。”

“孙文兄,此次行程独欠您的参与,感觉缺少了什么的,请做安排,等待您的好消息。” 另一则来自报馆高层的讯息#

2013-06-08-09.10.02.jpg

在2004年那一次起航参与车队,笔者就陷入自驾游的漩涡,一旦号角吹起,自己不期然报名加入队伍,参与远征数国自驾游。

作为一个在事业中途办事的笔者,要说能真正参与自驾游的话,这欺人论点根本站不足脚,因为没有真正放下一切和家族允许,笔者那能个把月休假而去。

就是笔者那种全意放下和参与,自己在车队行是全力以赴,在行程上带着顺意心情面对状况,对于路上遇到的事情,当着考验一一与队友们克服的解决。

即使在路程遇到阻碍,行不得路程,就当着老天爷让车队在路上休息,就把等待开车时刻当着联系大伙春光。

偶尔在路上赶路,赶到几乎不耐烦,错失景点,延误用餐时间,饿到慌张麻痹,就当着上天要考验意志力,以穷人饥饿躯体来应对赶路状态。

当然,在这几年领队期间,也在言论中得罪了不少人,甚至在言行里错误使用,将自己给以典当了,失礼!失礼!

而今年此航远征新疆之旅,要参与时刻,却面对家事缠身,欲去不能。

又面对一些业务问题,要在起航期间,放下两项事业和家务,除了不简单也不可以啦!

而许多队友又要求再次领航,报馆也要求自驾游协调,以调决庞大队形的行驶。

心里再痒,内心深处再想,笔者只能狠心下了决定。。。实话一句,车队是我灵魂深处的最爱,可此趟遇到老爸人生健康交叉点,虽说复健当儿,可家里唯一男丁,要在此趟缺席月余,想着老人家的立场和感受,小哥真的爱莫能助,有心无力,欲罢不能,抱歉了!

改次启航小哥会借契机再续车队情,感谢光华多年的相辅,感激队友的拥护,再次致歉,也奉献了祝福和顺航顺行于 与我同心之光华车队~

彩画

多皆文德学校此次难得有幸与戴老师疯狂一趟,把文德校园给填色,甚至地上也不放过。

虽然,我们不懂地彩能耐多久,但大家都享受色彩的诱惑,这不是没有参与的高潮,哈哈!

打从我加入文德大家庭,做了财政几年,与董事长不合,被拉下马。

下马后,也曾担任副总务,以及董事。直到2008年,董事长引退后,我才变身董事长,一个疯癫乱来的董事部领导。

老实说,接任董事长一职时,我的确不知道要做什么?甚至不懂董事长应该作什么。。。

不过,好运几乎陪我在文德,无论做什么,要发展,要建设,要色,要花天酒地,都有契机完成。

打了官司,不小心赢了。。。

填高数尺的泥地,不小心免费获得。。。

硬体发展,不小心政府给了。。。

85周年校庆,不小心成功了。。。

色彩美化校园,不小心得到缤纷。。。

曾承诺做到官司打赢,不小心三年赢了。。。

曾说5年就好,不小心作乐6年。。。

再写再作,不小心豁免退休吗?

迟到

上个星期,停留在马来人佳节,忘记了微型小说之约。

就在今午在家整理文稿时,方惊觉逾期吉日了,哈哈!

为了敷衍自己的梦想,我还是快函飞驶地将两则写好的说词给以复印和加持,希望明日一早能将它给中央南洋大学陈奏。

有没有入选或丢入垃圾桶,这不是我的选择,我只是履行自我的承诺,报名参与微型小说。

7788

2014废墟了7个月,你在两百余天作了什么?

再懊恼百余天,你到了2015,你又能做什么?

做人道理去了那?

自己没有检讨,你我他觉得当然,日子就一天一天不见了!

银行户口没有增值,人格开始贬值~

思维缺乏进修,内涵失去意义~

荒废时光,废弃自己~

#再不振作,人生完结篇~

基本#礼仪

一觉醒来,睡不了~

开启电脑,胡乱游~

游览四处,春光蚀~

浪费睡眠,荒废咯~

埋头欲睡,周公呢?

按键乱写,道德呢?

#做人没有基本,哪来社会礼仪~

错不觉

每到餐馆用餐,有定特爱到硬币购买器,用一枚五角,或两枚五角去购买孩儿玩具。

每次我都会讲他,你又给人家骗了,那么笨!

每趟评议,他总是听不进耳里,也许小童都是如此吧!

每到用餐地点习惯叫了啤酒灌肠,为了暧昧嗜好。

每次他都会说,喝酒不好,阿嫲骂你了!

每趟评议,我总是听不进,也许自己错不觉麻醉了!

#要教育小孩,自己又没遵守人生守则,要如何履行职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