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菌感染

老姐今午过去槟岛探视老爸,医生的答案细菌感染,必须多住几天,以便给以注射药物。

根据医生说法,老人家近日被病菌侵犯。。。

哎呀 !医生你说什么都什么,要如何医疗都可以,只要老人家没事就好~

其实,作为子女不识病魔是谁?更不懂要如何下药治疗,我们只能听从医生劝告,让疗程为病倒的老人家给以服务和休息。

我们只能在上香时,心里再祈求神明给以和保佑,祈望在天之灵的祂为老人家加持。

on off on off

早前医生有说过中风病患在短期中会有“来去”症状,偶尔会并发,让病患觉得又来了!

所以,患上局部中风的人们,医生不鼓励90天内自行上路,也即是亲自驾车,哪怕on off on off发作,他哪控制得了自己。

老爸在年初一中风入院,医生声称发现得早,只是轻微,相信短期内恢复,但三个月内最好不驾车。

一星期后,医生给以出院,以便回家拜天公,可老人家不起劲,没有起来跟天公数旧迎新。

过了几天,当大家庆祝情人节庆时,老人家突然off症状,就回到医院休息几天。

尔后,就回到来休养,也到物理治疗中心复检运动,老人家也逐渐恢复状态,没有九十也有八十巴仙!

有一天老爸等不及载送,自己驾车去办事处,让大家吓着了!

我们不怕什么,只怕途中off 掉,伤害到途人,还是在驾驶中遇到路霸款式车主,驾着 车子的他肯定发火咯~

从年初一到今日,数数也有75天了,离开第二次风症,应该还有两星期《禁令》,老人家就可以自由活动了。

今早,老人家不小心喝了白咖啡后,咖啡因起了作用,导致不舒服,肚里好像没消化,想呕吐。。。起不来又没力走动,哎!

老天爷,说好的祝福。。。去了哪里?

祈求您保佑老人家恢复能耐体格,运动不停,讲话大声,帮帮忙咯~

穿着

差不多每一天都有人问,今天没上班吗?

哎呀!小弟穿着好多年,喜欢就短裤兔衣,喜欢就牛仔裤T-shirt,再不然上法院时长袖黑裤咯~

更何况,我在阿里巴巴公司办事,哪有可能穿成老板模样,小弟充其量只是打工仔,维修头手,或代理员。

说穿了,我对于衣着没什么选择,我不敬罗衣,金装,派头衣着,或者加龙假使的衣冠。

我只想简单渡过时刻,你觉得笑纹没有standard就没水准,你看到疯人没资格与你沟通不睬他算卦了!

关里故事

听到友人讲道里面是多么肮脏,不管大小便都在里边,看着管子堵塞,闻着臭气满天的味觉,站也不是,躺也能,到底进来的人类还有尊严吗?

不曾进去的人们,不会晓得关里的故事,更不会要理解关里空气,饮食,条件,以及其他问题。

只有入关的他们才会感觉关里的无奈,谁叫你被拉进去磨炼,蚊子咬你,臭气欺负你,咽不下的食物,没有杯子的白开水。。。

到底人犯有没有权利?或许执法单位觉得犯罪的人没有资格来要求舒适环境,更没有理由浪费纳税人的款项来优待关里的人类~

礼物

“有一份爱的礼物 我要把它送给你,那是我的一颗心 爱你情深永不移。有一份爱的礼物 我要把它献给你,那是我的情和意 海枯石烂永不移。创造一个爱的奇迹 留下一个爱的回忆,希望你把我的心 放在你的心坎里。有一份爱的礼物 我要把它送给你,那是代表我的情 你要对它多珍惜。”

今早,当他哼唱着以上歌词时,我感觉到他几乎恢复状态了!

自从年初一,他步入医院休养,很多次想哼唱歌谣,但极少能整句歌词给哼完。

难得今日他自己在没有音乐引导下,差不多哼完《爱的礼物》。

感谢老天爷给与保佑,老人家才得以短时间恢复,也得感激医务人员的照顾,以及各路人马给以支持和打气。

尤其,下午“婴儿uncle”跟他闲聊后,看着他走到宫后的模样,婴儿uncle讲了一句话,Datuk应该很快出来了,哈哈!

最近,他也开始叽喳几句,虽然话语不多,但咬词音色标准,偶尔也觉得生气模样,有定也说爷爷很凶!

就好如,今午向斗母娘娘,九皇爷,南北斗星君,三太子,大伯公,发主公祈求剩下岁月安康自在,活动自如,自乐度日~

注:老爸的好友《婴儿uncle》福建话ONG AH翁安

告别失败

古時候三顧茅廬為了江山,今日笑紋三顧義山卻無法與你告別,看來生前失聯,死後欲再續,只待來世再說!

北上米鄉討生活數十載,落地生根于此,卻失去山腳下的親戚情懷,唉!

是自己懶惰返鄉走走,還賴路途太遙遠,此別警惕自己要活得自在,也要珍惜當下,別後再努力緬懷,好如生前不孝順,死後拜燒豬番,沒用的!

兵团

早期有人说起红豆兵团,也有人建议马华网军,哈哈~

308之前,笑纹曾短讯老总说明部落客一面倒,此届大选凶多吉少,上面给以直觉,没问题,死不掉!

结果,网虫亡命链接各国组织,获得更价值网际网络,它还是以前的他么?

室内OKU

想了很久,不懂得写了办事处特优人士,笑纹又必须如何解释?

很久以前,当婚事结束那刻,老板说家后基于公司政策,不可以加入公司服务。

当时,惟有接受公司的条例,因为大家都来自啊公组织,至于家后如何解决,以礼待人不是解释一切了吗?

尔后几年,接下来入门的媳妇都是公司人员,老板要驱走她们也不是,结果公司政策打回原形,长头发惹是非!

着迷

要骂女儿 着迷电脑文字游戏,得检讨老爸在网际网络游览好多年,不管天昏,那晓日出,笑纹总是躲在文字部落格自我消沉。

也忘记何曾几时在英文网络游行,更记不起自己何时成为部落格,一个自我抒发心意的地盘《自以为是》群体活动留下足赤。

女儿将在今年面对先修班“大考”,她说还没准备好,政府考试即将来临,她们要如何面对苛求的试题?

我啊!还是那副吊儿郎当思维,能就能不须强求,办不到,考不上,追不到梦寐以求的她,睡醒再解释~

可惜,人类终是按耐不停,为了联系线上友人,为了解读自我耐力,也有些想突破5千大关而露点肉鲜艳。

我太早接触网络,还是过时机器呢?

文字差

还记得数年前,老友坦白一句话,你写了很多,但不是好文章!

我知道自己没有文字底子,没有优雅秀气,更没有好字给你看,嘻嘻~

我这里有着内心澎湃飞舞的心情,你的到来,感恩!

孙文部落至开设,写者只是抒发内心世界,让自己留下人生心情录。

偶尔,重读当时,可笑又可悲,为何自己是如此懊恼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