督旺(Tok Wang)

跟他借杯黑狗喝,在家外面慢慢尝,没犯规吧!
十三年前的开始,直到彼此都是这样领导,没什么条规吧?
他有着自己的态度,我侧度过一生一世风霜雨雪…
今晚难得在灵前举杯,兄弟们的情怀则让此时,醉酒今宵。 。 何善其中?

林正开

2002年在马华多皆支会改选不期而遇,我获得主席职,他获选为署理主席,我们不是联盟竞选,更不认识对方,只能说知道这个人的存在。

就从那晚改选成绩开始,我们的情谊则步入热恋期,大家几乎时常聚在一起喝酒聊天,无所不谈,大家不分彼此混在一起。

还记得,在当年回教党老大逝世后的补选,大伙一起为国阵候选人拉票,插旗,站台,结果为学校社区带来近百万的发展和提升工作。

那时候,大伙开心非凡为党服务,收到的津贴全纳入组织,以便日后可以为组织带来改革。

在我担任村长和县议员期间,则为了免费服务全心付出,政府给以津贴一律纳入银行户口后,当时叶志祥老师也认同付出服务,他一样把津贴交给我,而我在转给财政戴奕祥收在支会户口。

尤记得,补选期间的晚上,他负责膳食,每晚打包鸳鸯,炒面,还有一箱黑狗啤,整班人马就在会所一起疯狂处事。

不久后,他获选为多皆福利组和皇天宫主席,他也忙着为组织服务,也在每年的秋祭晚宴慷慨解囊,多年来为吉打两间独立中学,捐献大笔款项,每一场宴会几千几千地捐出来。

他除了参与福利组晚宴,也在三罗堂,林氏公会,偶尔甚至隔邻秋祭晚宴也插上几千。

在这十来年,大家都不晓得他贡献了多少?但,都觉得他疯言狂语,让许多人不满意,更不敢与他往来。

而我这个小wayar则是他还能接受的疯仔,偶尔还是坐在一座吃喝玩乐,直到前年的多皆埠联合拜祭玉皇大帝时,他透露身子出点问题,必须暂时停酒检查。

而他就这样绝酒,停止社团活动,但天公诞还是会出现在皇天宫,监督工作进展。即使今年,他的身子已开始衰弱,他仍坚持参与拜祭活动,胜杯卜炉主时,他坐在殿内看完全场仪式,可没有人察觉就是他。

就在他出声说话时,我们都惊讶林正开来了,但不察觉眼前消瘦的他,就是他!

唉!过了天公诞,新年,清明,皇天宫改选,他卸任我接任,想拜访他数次,可机缘难逢,多次登门没法度。。。

日前,在微信读闻林正开走了,个人惊呆讯息的突然,虽然早知肝硬化不会那么快好,但也没想到那么快走失。

当天下午去到灵前探访,看着他,一个样子都不像的,他还是他吗?

昨晚再到灵前,点燃一直香,再奉上其生前最爱黑狗啤,站在其身边,看着说了~

过去则让它过去,谢谢你的支持,没有您的爱护和协助,多皆故事不会有今日,而我这个疯文也没有今日的地位,哈哈~干了吧!tok wang

0423

《明年不来》听到了吗?假如你们不合作的话,我绝不会出现在下一次。

《顾问》打从给予一些话语,就得高攀虚位,废人循环使用,山脚男孩并不坏!

《早醒》运动会是早晨开始,董事长却醒不来,一个古老的约定,您到底要不要来!

ASJC 32half Marathon

亚罗士打跑步俱乐部亚罗士打跑步俱乐部为了推广跑步健身运动,以及联系爱好跑步者之感情,定于2015年6月6日(星期六)早上6时正,位于亚罗士打广场(Alor Star Mall, Kawasan Perusahaan Tandop Baru)举办第32届亚罗士打跑步俱乐部跑步赛会。

此项赛会工委会主席许明诚日前在亚罗士打广场召开记者会时,特邀全国各地爱好跑步的朋友前来参与,并顺道携带家人旅游吉打州内的旅游胜地。

他表示,今年的赛会也是该俱乐部庆祝成立32周年的纪念跑步会。

他说,为了方便爱好者参与,该俱乐部多年来都配合最高元首诞辰日举行。

该赛会组别分为5项,(A)半马拉松21公里男子公开组(40岁及以下);(B)半马拉松21公里男子宿将组(40岁以上);(C)半马拉松21公里女子公开组,(D)越野赛跑10公里男子公开组;(E)越野赛跑10公里女子公开组。

A,B&C组的报名费为40令吉,D&E组的报名费为20令吉,年龄计算日期由06/06/2015开始计算,参赛者请携带身份证以便检查年龄。参与者将获得由部友们报效定制之第32届赛会纪念衣裳。

各组设有冠,亚,季军和安慰奖,优胜者将获得现金奖。跑完全程者获得幸运抽奖机会。

半马拉松参赛者如能在3小时内跑完22公里皆可获得奖牌和证书,跑完10公里越野赛跑者则获得证书。

欲想参与者可联系该会副主席王娄银019-4446024(电邮:ongleehoon88@gmail.com),秘书蔡尚培 012-4082757,04-7322757,Rainbow Hotel 04-7717998,报名截止22/05/2015。

双“鸽”

早前老友与友人合资参与事业,他们只合作三个月,老友就退下来了!

还记得最后一晚,几个友人到哪聊天,大嘴巴就说了鸽论,老友中了里外夹攻,被攻陷了,哈哈~

想起以前,当三人行时,情谊那么浓,大家总是一伙出气。

没想到,我事故先离开圈子,他们仍齐走故里,直到共识出来创业,齐心合作,想打一番事业。

或许,在退出哪儿后,有什么变动我不知晓,以前,过去,现在,以后,都是下一个剧情而已。

其实,对于合伙做生意,我向来抱着对抗态度,赚钱时候大家觉得一起花,可偶尔车子大一点,房子阔一点,分红多一点,领薪多几个,而另一个总是抱怨,说什么不公平。

而这两个好友相处这几年,且在共同拥有事业时,分道扬镳,谁知道好事,还是坏事?

就好如我在家族数十年,干了无所谓事情,看了人事差距,持有那几个巴仙又奈何?

待遇总是差别一点点,相对总是差一点,事故总是你放下。。。

只不过,我记得老大一句话,只有相让才永恒,多一点少一点还不是一样,大一点小一点还不是一样。

但愿我吃得当下,放下比较,容下族群一切,什么鸽子都自不过鸟类,逃不过一死~

因为我只懂得联营很难有结果,相处很难结果,家族难过三代,至于死了几块木板,三乘六,一方尺,睡在那都一样醒不过来嘛!

无人问津

察觉多时部落已没人到来,但抱着得写还写的心情,孙文继续涂鸦于此。

早前,曾参与部落圈,大家一起发扬部落,彼此都为了部落,各自牵连部落的联系,让有部落的写者有机会走出独居。

而 我在多年前写了,泄了,退了,当下只剩下一个惭愧之心,写不出好文章,抒发不了内心的感触,涂鸦失色了!

所以,觉得,没人参观,只不过正常事故。。。

生死状

老婆不晓得何事,竟然找到了两张生死记录纸,一个过去的记载,一个曾经的伤痛。

老二面试两星期,在不愿喝奶下,送去就医后,不告而别!

要她一个十余天的婴儿告白,毕竟不可能,也不是事实,但她没遗留什么,就如此走失了,我们无奈也无能啊!

她在家期间,那几晚播放着交响乐曲,每一晚差不多都这样,直到星期五晚间送她入院检验,就医,抢救,走失,简直不可思议。

没预告,没病着,只不过不喝牛奶,与保姆一起到医院找医生看看,哪知在专业告白下,我吓呆了~细菌干染。

接着医生求救更高级的医生,要他即刻回来救急,在他检验后,说了一句话,请你准备,我们会尽力~

在诊疗室外,我什么也不能做,只能祈求老天爷保佑,直到凌晨时分医生走出来。。。。。

回到家,接老婆去医院看那一眼,只知道呼吸系统没停止,系统仍跳着,其实她昨夜走失了。

尔后,在医院处理好手续,她被院方人员送走,被带到另一个地方继续睡觉,我们除了看着,呆着,想念,什么也无能力。

就这样她离开我们,短短十余天,当着货不对版,退货了!

还记得当时跟老婆说,两星期走失,好过一岁的妹妹,六岁的弟弟,二十余岁的堂哥,在一起更久伤痛更久。

但有时候想到医院回忆,总觉得那一幕始终留在脑海里,模糊记忆中的一个孩子,希望离世这么多年,你已是另一个开始,让下一次的相聚更长久,等再约是美满温馨的。

选择

当我们从高中学堂走出来,下一步如何走,自己几乎不懂得,即使辅导老师已经给以分享。

年前,当女儿考完高三政府考试,我鼓励她进入大学先修班,以实力读完这一段学堂生活。

这些日子来,看到她努力地完成学堂生涯,也察觉她放弃了一小段过程,让结果查了一点。

可在她再次进入考堂面对试验,她终于获得人生考验的另一个实践,放弃不是结束了一切。

或许,对她来说,老爸残酷无比,一直对她挑剔,一直像她不好过,但愿她接下来更美好!

蓄积

很多时候,大家都懂得要留点,可生活上要剩余不简单!

比如情谊,款项,人情事故,还是生涯?

要在情谊留点空间,要在款项留点空闲,要在人情世故留点空档,要在生涯留点空隙。。。

情谊有点空间,大家才不会挤压,友情才能顺意成长。

款项有点空闲,日后才能派上用场,生活才不会成问题。

人情事故有点 空档,大家相处方能融洽,彼此生疏有道,即使争执也得退一点。

生涯留点空隙,自己才不会被压力送走西方。

所以,偶尔对于生活上的自己给点时间,自由,梦想,日后遇到问题才有喘气机会,哈哈!

4

《议员也疯狂》当吉打,国会不约而同通过涨薪,朝野都说不够花费,人民却得自己面对通货膨胀,嘿嘿…

《生蛇》药师看了一眼说,也转身去配药酒。跟他开玩笑,致电消防局去,他笑笑说,只有义务疯人队伍才能捉弄,因为官府会说没这个义务。

《没财》遇到外围收字员,看到钥匙扣的号码,就给一块钱,要他按小注,玩看运气。过了八时,查询网际快讯,惊觉差一点中字。可惜,财神爷爷插身而过,前后八成又奈何!

《RM》人人都想要,大家争先恐后,丟银子标字号,路官衙典当两千个各好,朝廷草粮获七百万银两。要说草民没本钱,可朝野上下丟银饰,志在必得啊!

《意领无误》十时五十五分钟,要说迟也不早,要说健康生活的人已经呼呼大睡,只有扫来扫去的人,欲醉的人,想下又下不得的人,以及政治应酬的鬼子善待空头入眠不得。扫浪费时间,醉弄坏身子,退欲罢不能,政失去初衷…

重新做人

在草稿里发现这题目,而且是个把月前的文稿,只不过没写下任何文字。

想了又想,这题目那么难写吗?为何,只留下题目又没点滴字迹,还是当时的心情太复杂,胡思乱想。。。

再次看到此草稿,自己也不懂为何没写完,其实在智慧手机流行后,自己也极少在电脑前走下来打字,更不要说放下心情写文章。

此贴写了数个月,就不曾完整下来,今日看到了,又想继续写下去。

重新做人,是觉得自己在过去做的不够好,应该调整步伐,给自己一个机会,重新出发。

还是开贴那一天,觉得窝废,没有出人头地,没有好好把握,没有真正去做完事情。

在这一年的九十余天,每刻都觉得不够,每元都感觉不够,到底不够 何时了?

也许,在过去数十年来,不够是一个不曾面对的问题,而今日不够确实生活的考验。

时间不够,金钱不够,温馨不够,时光却跑得非常快,醒来又是一日,天天如此!

早上,醒来去龙贵山参与春祭活动,看到今年来了许多新人上山,也发觉以往一些人健康不如前,更有些已睡在哪儿!

走到其家前,跟他说 ~ 好久不见,你最近好吗?哈哈~

闲谈中,友人说东西不用带回去,明年还需要带来,我跟着说人不用回了,始终要回到这里,老姨啐个不停,呵呵~

你说对吗?如此人生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