庙会趣闻

异言堂
27/05/201718:19
文:王孙文

打从2005年开始至今,热闹牛牛,人日,辛卯百兔喜迎春,好运一条龙,金蛇纳福,骏马腾飞,槟城人过年,槟城庙会,直到2017年槟城人过年,这些年来的农历新年,各地人士总是在节庆期间涌入槟城岛屿,与当地子民一起度过热闹非凡的华人文化佳节庆典。

槟城庙会也在举办当局打造下,让庙会成为马来西亚的一个旅游品牌,且让世界各地游客被吸引了,飞来参与其盛。虽然,这几年的庆典引起一些人觉得不够味道,但笑纹只能说,主办当局已做得尽力,将几乎完美的庆典呈献给予社会。

在网上寻觅新年庙会,都看到此活动是由民间开始,结合各组织、宗祠、团体,以及青年人的力量,一起发愿誓言,将为槟城州写下另一种记载。

这12年来,各姓氏宗祠联委会的努力,要是少了街坊热心人士的配合,相信庙会也无法如此成功顺利,年年如一日,一年复一年,把庙会给搞成一个品牌。

民间的力量在政治人物的干涉下,政客让活动项目公司直接参与,以便政客通过活动走入民间。这是州政府活动,还是州政党的游戏规则呢?

偶记得张威如坦言,至1999年开始,多年来在各朝政府,以及各宗祠会馆家庙,友好文化团体与青联委的支持下,规模逐年扩大,庙会已经成为槟城数一数二的文化品牌。

他当初的感觉,即使朝野政党替代,换了位子,庙会还是如此这番传承下去。他也满意当今政府给以的支持和协助,让庙会能顺利举办。

他也感言,在政客和官员看中庙会的商机后,这几年的项目活动,在节目策划公司的游戏里,让人嗅闻了政客的虚伪。所以插了一脚进来,欲分享这一块庙会肥肉。

槟华堂领导直言政坛变天后,政府就开始抢办元宵节,而以前的政府是与华堂联合举办。华堂认为州政府不应该跟民间组织抢办传统文化活动,而只需在背后支持和协调。

华堂领导认为文化归文化,没理由让政治干扰了其操作。这是全马华堂的信念和坚持,在政治上超越政党不超越政治。但在民间活动里,华堂建议政府置身事外,扮演协调工作就好。华堂肯定支持庙会继续办下去,也期望办得更出色。

对于庙会举办权和办理过程,华堂领导只希望州政府能平等心对待各姓氏宗祠联委会,并与宗联委好好沟通,让该联委会能继续领导庙会工作,也主导项目活动。

对我而言,只有代议士真正为民间办理事物,一起为文化传承做事,这才是像样的政客,对吗?

爱我就请解散

异言堂
20/05/201718:05
文:王孙文

听到牢里传来这一句话,相信支持者都心碎了!

选举前的民意调查显示,阿学获得超半的支持,要蝉联省长一职应该不是什么问题。

可在选举过程当中,阿学为了纠正政敌的宣传手法,并以宗教信仰来解释,没想到厄运就跟着而来。

他的比喻被政敌当着冒犯教义,被对手攻击,而在第一轮选举不过半,直接蝉联不了省长。必须通过第二轮的选举来再遴选一次,就在再竞选流程下,法庭宣判了罪行摘要。

就在阿学落选后,法庭正式判决有罪,必须入狱服刑两年。其支持者不服当局,去到监狱聚集,要当局解放他。

他喊话要支持者解散“示威”队伍,要支持者回家等候他。根据早前的说法,他欲通过上诉来证明自己没有侵犯宗教信仰。他没有说自己没有错说,只希望通过法律程序来推翻判决。

他如此做法是尊重司法公正,只有通过法庭判决来厘清一个事实依据,我到底有罪吗?这与马来西亚的政客有什么差异呢?

法庭宣判我方胜利,司法就公正无私。法官判决我方失败,不管什么罪,马来西亚就是一个揽权国家,是吗?

阿学坦然面对现实主义制度的指控,要支持者回家继续努力民主战斗。相信有朝一日,在如此民主制度改革下,阿学或成为下一届总统。

爱我就得回家去,爱我就不要聚集在监牢外闹事,爱我就得根据法律规定“执行”罪判,只有通过法律制度“挑战”,证明我是没罪的,我才是真正没做错的人!

回头看大马版的安华,法庭程序判决完了!寻求宽赦成为释放另一个出路,哎哟!宽赦,赦免,豁免都是有罪在身啊!

华乐回忆

其实,我也是误打误闯下,被狄袁拉近华乐团。还记得初中二学校假期始,在篮球场遇到他,在他大力游说下,我们几个才姗姗来迟,搭乘最后列车。

尤其乐团不会从初中二(Form 2)招收新生,隔年又是政府会考。哪有时间学习乐器演奏?

结果我,俊宝,德财,铭峰,端裕吧?在长假中开始成为死人音乐团的一分子。

其实,在我欲加入时,面对很多人反对。大家觉得我很麻烦,一个下午班纠察团红带总团长,就是那么惹人讨厌,呵呵!

可没想到篮球场那一次,让我爬上四楼华乐室,跟当时的总务陈建兴要求,虽然进去华乐室听到死人音乐有点怪怪。

但看到几个美女在哪里,死都不出来…

高调神圣不失疯癫动机

12/05/201718:34
文:王孙文

李宗圣,何方神圣?这些年来,跟游戏打交道,与金钱为伍,解救了时下最入流的普通百姓,对吗?

在其游戏世界下架后,执法如山的大马官员喊话,自称民主制度的代议士也呼叫,要是几天不现身说法,就报警捉人。

总警长、政客、内阁,还是草民都想捉住李财神。要他即刻“退货”,将游戏币汇款回大家的户头?

这几天的游戏演变,不少人觉得马来西亚社会无法无天,只要跟商业注册局注册,公司干什么都是合法权益。只要在网际网络登记一个账号,让投资者能登录查看,游戏数字信号,什么投资都是信得过。不信由你!

而李财神日前在警方护送下,将投资额退还给100名残缺人士,这不是讽刺吗?上个月,执法单位在报纸上说非法集资诈骗,可今天又附送持枪警卫到那去还钱。三岁小孩好骗也不是如此欺负无知吧!

明明知道李财神经验有道,把各界给予的款项生子生孙,一层一层又一层的一层层,投资额在财神优抚下,数字翻倍跳。但基于马来西亚金融体系认证机制的问题,这些游戏都归纳为非法行善积德,唉!

这厢非法集资诈骗要捉拿入狱,这边又站岗保护李财神,马来西亚Boleh又成为了世界纪录。“信以为真”也是全国认证记录,“以假换真”也是记录,真真假假更是大家信用卡号。

高调现身都能成行,在执政党安排下的活动不算党务,警察叔叔没有捉拿,还特意保护……马国除了笑话,还剩下什么呢?

五一劳动节

写在五一节,心里多少有点苦涩的味道,做了数十年的工作,时到今日还得继续做下去!

还记得86年高中三毕业,政府考试失利,留级一年,校长在台上讽刺数十个留级生。不管你多厉害,就差一课国文不及格,就得留校多一年。

尤记得当年的学长失手马来文,尽管考得七星高照,始终无法轻描淡写去到大学预学班,唉!而我熬得不佳又不烂,也是马来文考得九(肥佬)。

预学班读不了,只好硬着头皮留级一年。跟学弟学妹一起重修功课,重读课业,唉!重考的文凭只不过进步一点点,勉强及格了!

尔后又到吉隆坡修读课程,可不是读书料的人又如何继续进修呢?就这样结束了进一步深化书本旅程,被啊头叫回老爸家乡打工。

应该是88年4月吧!被啊叔载回老爸家乡,开始打工仔生涯。啊叔看到我带回的包裹,还说你只是打工仔,不是什么高层管理噢!

就这样一直在米较打转,换了几个公司上班下班,就是在稻谷和白米打交道,混到了今日。从那几百块,千余块,到今天哪几千块钱,笑纹还是一个工人阶级!

工字不出头,可富豪都是从打工开始,直到伯乐与他相处,让他称为了富甲一方的家伙?即使马云,他还不是从潦倒变成一个笑话!

现在的年轻人不愿承认自己不够资格,更觉得大学毕业就是王牌。殊不知,没有工作经验的基础上,你比什么人都差劲,拿着一张文凭觉得高人一等。还不懂就是大学生活的磨练让你优秀作业,可没修炼社会做人做事的根本。

日前迷失在金钱游戏之龙的传人,很多人都晓得游戏规则,就是想自己在规则里获利。其他方面都已不是,更不是参与者的忧虑,对吗,

每个月都获得20%回馈,我还需要付出劳力吗?要是2万投入资金,每个月4千利息,工人岂不是都可以成为解救普通人一族加持人…

对我来说…打工是终生事业,无论你拥有多少财富,你肯定要有工作打发时间才行,退下来不干嘛的人都耐不久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