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瘦新年乐

打从那一年开始,笑纹从48公斤慢慢升,金犬未吠,重量几乎已是当年的数目翻过来读,呵呵!

对于自己几时要生下一个健康的Baby,也成为了每一个宴会的问候,大家都会摸着肚皮,笑着说,笑A昨晚又忘记生Baby吧!

呵呵…美女,今晚要是没醉倒,应该就在今夜把Baby给你生下来,而你就有了一个义仔咯!

可每一次与美女,老叔,老姨,还是俊男坐在餐桌上,吃了第一道菜,还记得自己抱着肚腩很幸苦。再多几道菜肴,尤其是没吃过的美味佳肴,自己心里很我说,就今晚最后一次,好吗?

这最后一次又一次,与农历新年老友聚集会相较之下,你我他都以侥幸心态骗自己,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结果Baby跟自己依依不舍,总不愿离开相聚时刻,每一时每一刻都依靠着,没有你的日子不好过啊!

写啊!写啊!农历新年又要来了,收工午聚都数十年与红蓝话说哪一年,那可不聚一下,就吃少一点嘛!

到了团圆饭,这一餐更不可缺,因全家老小都坐在一起围炉,谈笑风生,喝几杯酒下肚,哇!新年前夕不就是全家聚集一家才是最重要的幸福美满吗?

偶尔在团圆饭食后,会邀请一个没有结婚的老友,七十多岁的老友啊!不叫他过来家前篱笆外晒月亮喝点酒,老人家会落寞咯!

年初一一觉醒来,隔壁的隔壁的隔壁的亲戚叩门拜年,恭喜发财,新年快乐,万事如意,接着也跟着老爸老妈去向大伯母,三伯拜年,身体健康,安康吉祥,你我他是不是咬着年糕点,就这一口,也喝下童年的回忆。

想当年,狮标汽水只有过年过节才有得喝,哪像当今孩子那懂得杀鸡杀鸭拜神,只有一年一度才有的最好吃饭菜。

年初二回娘家,岳父岳母总爱说一年一次,不要客气,多吃一点。而笑纹每一年吃了岳父的辣死你妈,大虾大雨又墨鱼,跟着就飞车回乡打扫大山脚老家。

年初二,晚上八点是华乐老友数十年的话当年聚集会,来参与的华乐人都携带新年糕点,啤酒与你我他分享回忆。说到深夜,几个老友鬼鬼还到伯公坛吃宵夜。

这个宵夜吃喝到凌晨两三点,还记得专科医生讲过人生癌意,他说每三个人,两个有机会癌意,十个人癌意,只有一个人马上走失自我,你怕什么?不吃不喝待何时,呵呵!

年初三通常情况是自然醒过来,因为根本就无法在早晨起床咯!就让笑纹有机会睡到日上三竿,晒到屁股才起床。

醒来后,又相约老同学聚集,一个在初三,下午三点喝茶忆当年的同学会。从下午两点讲到傍晚时分,又与几个同学到小贩中心继续车大炮,又吃又喝,五香卤肉,猪肠粉内脏通通来,笑纹来不及吞噬,几个医生已吃完两盘。

要是说此类食物不健康,可为何几个医生却吃到嘴里叼着,呵呵!也许,医生只在诊疗所跟你讲健康食疗,可与老友在一起,都原形毕露了!

吃了金犬三三聚集会,笑纹还得赶另一场自己人集会,与庆丰栈亲戚诉说椰子树下情怀,那种乡下人的大锅饭的亲情,数十人同一屋檐下的生活回忆。

初三夜夜就是干那孙跟舅舅喝酒,啊姨摸摸讲讲,叔公说最新局势,姑婆谈人生,婶婆谈过去,讲椰脚,说文仔的坏事,呵呵!

通常醉酒的笑纹,酒醉兮兮倒在大厅当厅长。隔天醒来,迷迷糊糊吃早餐,就回到米乡开始工作。

所以说,要享受农历新年热闹非凡,又要在这几天想瘦快乐…唉!笑纹已跟肚子的Baby协议,金猪再生下你了。

至于美女想当干妈的梦想,只好委屈她在梦里相会,笑纹肯定满足你的意思~今晚生下Baby囖!

议员心语

先父曾經告訴我,以我的性格及脾氣不適合在政治圈發展,反對我加入民主行動黨!但2008年308 第十二届大選,我竟然當選了檳州民主行動黨唯一的女性立法議員及受委任行政議員!

2008年12月28日檳州民主行動黨改選前,有30多個支部提名我競選州委及婦女組;但我拒絶、也退出競選!
當時先父說我的政途完了!他說領袖要提拔妳,妳却拒絶了,那要如何做下去!

是的,在武拉必做了近10年的人民代議士;我連個支部都沒有,只是一直在做身為民選議員的工作,為民為黨!所以2013年 505 第二次競選時,為黨打了漂亮的一戰!赢得歷史性的記録88.4%多數票,使對手失去按櫃金!

我也許不是先父期望的接班人,但是,我的政治工作生涯没有讓他老人家失望或有損王家的名譽!

清清白白做人,两袖清風回歸!

自在逍遥,對得起天地良心!

从亲人姐当上尊贵的行政议员,笔者多次与她偶遇谈两句,她认为从政初衷是做人做事道理。

还记得她说过什么…要做到廉洁自律,吃饭买水果都不准小贩不收钱。她固执己见,要党组织有党格,跟着党章,顺从民意。

那时候笔者还是她党的敌对州团长,常在报纸写文告指责该党,在专栏写执政弊病,可我俩还是亲人姐弟相对,因为都是米乡本同县乡民嘛!

那时候爱写文告提醒该党这,批评哪,被许多人认为出风头,胡说八道,没教养,也没政治涵养。可505后,遇到一些早前不满意笔者写字的人,又好像怀念当初北马发言人的文字组体。

因为,政坛上一些事务让人们看到了政治游戏的故事,原来俗语说得好,政治是肮脏的!

对于过去所写和讲,笔者向来以王孙文自称,不以假名户或笔名写字。因为老亲说得对,清清白白做人,两袖清風回歸!最重要,自在逍遥,對得起天地良心!

老师,你好吗?

2018新学年开学不久,就有两所华小的老师相继自杀,家总主席黄华生对此深感遗憾,他说老师们的压力非常大。学生有做不完的功课,其实老师也有做不完的功课。再加上,如果得不到上司谅解,更把老师推向悬崖。

是以家总呼吁恢复吹哨者的管道,好让投诉无门的老师得到正确的管道解决问题。因为家总认为教专、教总也帮不到老师他们,大家无法发挥作用,因为老师是不能公开投诉。要对外投诉是要不得行为,会被教育局采取纪律行动对付。

笔者到认为很多时候,教育局都会基于老师是公务员体制,在没有了解他们情形下,就把问题推回学校或家协处理。

可学校和家协是否站在老师角度看问题,在过去这么多年来,换了许多教育部长,每一位新官都要表现自己,都在任内推出新政策,要老师呈上许多书面报告,甚至在深夜还得上网打报告。

虽然这些年来,看到很多不一样式的老师,有半路出家的,有抱负的,有骑牛找马的,有做一天和尚打一天木鱼的,总之在教育界看到了许多不同款式的老师。

对于有抱负的老师,他们总是尽责去教书,也严格要求学生要自律读书。对于半路出家,他们只不过找一碗饭吃,学生成绩如何,关钦何事!所以说,每一个行业都有害群之马,可身为教育界的一份子,社会还是有着一群负责任的为人师表。

那天在网络读到某位老师在会议发癫胡乱骂人,借此跟大家说,老师也是人,也是有情绪,有家庭,有压力,有负担,有周围环境“无形气压”。要是大家都有着同理心对待老师,相信老师也会以礼相待吧!

其实,在笔者求学那些年,相信很多人都觉得要是自己在学校被老师鞭打,回到家都得拉低裤子,不让家人知道。否则爸爸,还是妈妈肯定又再次鞭打自己,在质问你,在学校做错了什么?

这与当下的学府实况有的不一样,要是哪家的孩子被老师鞭打,留下痕迹,相信家长怒发冲冲飞往学校找老师理论,有些还奉上拳头问候老师的脸,对吗?

尊师重道已跟着往事随风而去,老师啊!你要自重,也得好好活下去。。。

金银政治

岛屿上为了政治之风,导致庙会也区分了立场,神明也跟着疯狂。

对于庙会之别,笑纹感觉是有心人故意挑拨离间,让社区热心人士自己找立场去站岗。

这项政治的区别是基于主办当局与州政府之间牙齿印之争,要说朝野政党在争夺这块肥猪肉,倒不如说有心人从中得利,除了名义获得民众注意,最重要在承办过程,有些人在商言商咯!

在过去几年的庙会,大家都看到了利益之争,有人争名,有人争利,也有人坐在沙发上看戏,谁管你生死,只有传承文化的人伤心,欲哭无泪。

在过去默默无名直到今天世界闻名,槟城庙会从当初的无名小卒埋头苦干,到今日政客晒口水争功劳,这些代议士可有真正落力参与过庙会筹办,还是司仪邀请后上台车大炮,主持仪式,就当着自己是庙会开国功臣。

笑纹不曾到过庙会,不懂庙会是不是很成功,但在报纸上读到庙会的热闹和传承,也在网络看到一些网友对于庙会的批评和赞扬。这是槟城庙会之光,对吗?

写到此,看到金银神车出游,金神比银神早出游,祂祂走同样的路线,让同一班信徒膜拜,祈求世界和平,国泰民安,风调雨顺,椰子一粒接一粒摔在地上,以椰水洗涤社会尘灰,也祝福大家吧。

为了椰子祝福,根据市场的一个笑语,很早以前有一个商家为了获得更好的生活祝福,捐赠大萝莉的椰子让信徒摔,此摔椰文化演变成一种浪费,又加速了埋葬垃圾场寿命。

过去大家丢一粒椰子祈求出入平安,今天得丢两粒椰子向金神和银神,这也是一种浪费啊!为何同一条路需要两位祂来洗涤,同一个岛屿需要两位祂来保佑。。。

哈哈!其实,金银背后还不是蓝绿政治在炒作,因为现实的社会已逃不过蓝神绿仙的魔力,当下的人儿哪一个不是被神灌了迷汤,昏昏颠颠,盲目跟着政客满街走,还跟着政客神谕在咖啡店哼仙话。

988258

谁说马来西亚即将破产?还说人民生在水深火热的环境下,唉!

可一个张学友就改写了马来西亚经济状态,他在一个小时卖完2万4000张价值最高境界的988,直到最便宜的258大元一张票。

对于张学友的歌声,笔者到觉得歌神的最高境界,两场演唱会,再加一场,就彻底治愈了马来西亚经济。

很多人在骂政府,没有照顾他们,让他们生在钱不够用的社会,大家都结缘成为了月光族群。

可当金钱游戏一崩盘,领导人被捉调查时,这些喊穷的人让你觉得他们投资很多基金份额。

无论什么金钱游戏都有人投资,甚至融资给予中国商家制作飞机,造船上市,对吗?

其实很简单的一句话,大家都有些钱跟游戏打交道。希望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实现发达梦想,成为下一个马云。

今天写文贴字只想告诉你,马来西亚的经济危机都是嘴巴讲的,尤其政客在台上车大炮时,其数据都是经济专家提供。

而实际情况呢?歌神的988,888,748,618,488,368,258成功打救了崩溃的马来西亚经济结构。

就如一个前媒体朋友碧所写,买一张票能缴付一个月的房屋贷款,也是一个月的汽车贷款缴付费啊!

其实买最便宜的那一张票也可支付这一个月的汽油费,对吗?

就不懂可以上山观看演唱会的朋友,是不是每个星期三晚上看讯息骂政府后,又到油站排队等候添油呢?每个星期“节省”一公升一两分钱,聚少成多再排队购买歌神的票。

因为一年52星期,每次节省50公升的几分钱,就这样“炼成”了25800分,呵呵!

过年机票贵

过年过节谁不想回乡?除了能力有限,还是重任在肩,离不开岗位职责啊!

今天林议员号召乡民不要在农历新年回乡,要求选民在大选才回来支持该党改朝换代,呵呵!

对于这个议员的看法,见仁见智咯!为了迈向布城,该党不惜一切都是这样啦!跟数十年的仇人变成盟友,跟一路来对敌的人结拜为大哥,二姐,三弟,这种症状是善变症,比起疯狗症患者还要严重。

所以议员建议你在农历新年不回家,只需要你在给他票时才回去,这是一种特殊状态不佳的实话,也即是怕输心态。

作为一名收入比离乡背井的乡民还要高几倍的代议事,要不是为了钱途要你根据其思维投票表决,不然就怒骂你投废票咯!

在想为何有人建议投废票,还号召大家不妨投废票…要不是他们对于两方面失去信心,不回乡就算了!他们何必刻意回乡投下废票啊!

对于你选择投什么票,笑纹不会介意,因为都不是笑纹下场玩游戏,更不是笑纹打生死战,你选谁不关我事啦!

但…要是笑纹下场游戏人间,请你新年买贵机票,不要回家,不要回家,不要回家。你只可以在我下场选议员哪天才可回乡画我一票,哈哈…

Ong Soon Boon

以死证明

有位女学生为了证明自己是无辜,不是偷窃老师手机的小偷,贸然以死来表示清白。

唉!一位学生必须以生命来诉求,说明了什么呢?社会生病了!教育制度体系出问题了!还是一粒手机的价值代表了一条宝贵的性命?

当讯息跳出来这个讯息,作为一名普通民众在想马来西亚这么多贪污腐败个案,这些贪官和奸诈商人有没有想过以性命来证明自己无辜呢?

打从我国独立以来,被政客吃掉的款项,被有心吃钱的官员弄走几多不义之财。可他们可曾想过吃钱是不对的,吞噬人民的血汗钱,受贿掉几亿元,用无需有单据,报告,工程干捞了几多人民缴纳的税收。

有人指责首相接纳了26亿元“黑金”,至今仍未解释清楚。有人在东马水务局,铁道局,弄走数百万元。有人滥用职权,获得更多的公款挥霍无度。

大家都说法庭没有定罪,你们不可以说我某某人吃钱。

这与最近北马一个超级大工程建设来说,被贪污局带走调查处理的人是不是与同谋夺走了岛屿款项呢?

做官的人至今为止,善于政敌互相喊话,可他们可有学习做傻事的小妹妹,以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没有参与吃钱犯罪。

一个做官的一里路,与一个做官的绝对廉洁自律,唉!要是这些为人父母官真的懂得清廉礼仪,相信马来西亚政坛就不会闹出笑话,污染了整个国度。

因为大官既然能被容许用一点黑金,人民群众倒不如自己也一样跟风,吃政府的津贴补贴。例如早前买便宜屋的人,在街坊咖啡店的话语,吃26亿都不捉,却捉买便宜货的他。

作为一名普通老百姓,笔者认为一个人在世除了要懂得做人做事的根本,也要了解一下从政者的心态。但最低限度是自己驾车不超速,不酒醉驾车,更不要在警察叔叔在询问自己的过错时,跟警察叔叔要求就地“正法”解决,对吗?

马来西亚不会有切腹政客,更没有政客会坦然面对贪污指控,因为在马来西亚只有他们会吃钱,令伯绝对是一个透明理财完美的政治人物,呵呵!

不打烊的政说

多年前跟县署去过澳洲考察几天,也即是政治308海啸前。尔后几个月的政治环境演变,好友小明当晚拆除车前的县议员徽章,隔天笑纹也跟着除牌丢信不干了!

想起多年前的故事情节,自己还以为是几天前的事,可白发提醒笑纹,哪已是好多年的残酷现实政治笑话。

尤记得在野党政客常说考察团还不是市县议员,州议员跟着官员飞出国外看世界,叹杯茶,拍几张照片就回来收进文件夹收工。

可308后,突然成为州议员的人跟我说,有机会获得考察南非,不去很可惜!也有当上市议员的人,跟官员飞到北京考察,带回来什么改变呢?

州议员在505被拉下马,市议员成为了有精彩的州议员,但州政府变了样。跟他华丽转身的另一位投机取巧人也获得祝福,或以为能做当行政长官,可民联输了州政权。

两个人只好作罢,写文告,靠座谈会抬举争议,终于成功延续至今为止的政治生涯。

他俩从谁推荐谁成为工业城市议员,到一年前谁排挤谁失去州委一职,这是政治常态。没有永远的敌人,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共同利益的损友。

想起多年前,常写文告指责政敌,爱批评林冠英,爱写州务大臣。直到有一天遇到某位区会主席,被告知笑纹所写的指正文章,已让人民感到厌倦,破坏了人民对党的支持。

唉!一个从横党组装数十年的人尽然如此说,笑纹作为北马发言人也得闭嘴不写。怕害死党团组织,他是为了保护那个单位,还是身边人讲很多忠言又逆耳的传闻。

过去几年不要想写内容,是觉得组织培养了笑纹这一个政客明星代言人。而这些年尤其505的政治压力测试让更多同志告老还乡,笑纹也成为一名普通老百姓。

虽然说,官印依然受到肯定,可惜民间的支持力度只剩下几个巴仙。笑纹还有脸跟赢得席位的尊贵力争“上游”吗?

就如多年前与马公子谈笑风生505局势,坦然自若说了…你只能靠你的族人支持,你才有机会成为州务大臣。

而且你也得跟另一个人选谈妥分配改革,不然的话他扯你后腿,你也赢不了吉打州。

还记得他问一句,华人剩多少呢?笑纹傻傻跟他说,九十巴仙不是我们的…没理由你不懂。结果显示了,他们探测器完全真确,问卷调查显示了华裔爱回教党。

尔后一个会面对话,跟新任州务大臣谈了一点点。他说,既然你们全都支持月亮政策,我只好跟随华社的投票结果,呵呵!

当他掌托执政为民请命后,小马果然名不虚传,跟着选票行事,跟着支持率决定政策。这时华社又喊话鸟他,你不支持我们,下一届不支持你…

没想到在一场官廷斗争后,小马黯然走了,换来跟他谈妥的人回来主持505的后事,唉!

而小马在父亲优抚下,跟着老爸去到敌对阵营,跟昔日政敌携手并肩打回司令台。

说小马跟老马熟悉老魔头,到不说政客都说爱说笑的一群。为了什么坚持到底,鼓吹你我同行走上街头抗议。待他们当选后,什么承诺都是这样炼成为乘懦。

在政治反斗这些日子,浑身都是疤痕。喊砍喊杀的政敌只用口吐口水,到底是谁动了刀刃呢?

不听话的人,不会得到党的祝福,不管你几用力踩脚踏车,不管你正义感又多强,不管你初衷还遗憾什么?

能读懂这一段,还得感谢天地父母的恩惠,让笑纹能在有生之年留下字迹,遗臭万年…

同学之光

今天某人当上了市政厅之首,昔日同窗聚集一版跟他祝贺,以同学的高升为荣。

相信很多龙的传人都引以为荣,不期然都祝贺他为人父母官,升官发财啊!

可此厅龙头是否能够满足龙之子的欲念吗?公平对待各族,平等相待各宗教信仰,真正履行市长职责吗?

在一个以民主为号的州政府老大统领下,谁都得听老大的话。不接神谕者,人民都知道他们的下场。尤其环保份子,民意律师,孤独议员都曾叹息…听不到,看不到,做不到!

对于老大的话,笔者也不敢恭维,怕被东厂兵马追杀,逼害我走入人生死胡同,呵呵!

今天写此稿是基于一个祝贺广告,一群数十人的同窗为了分享老同学爬上岛屿市龙椅,特邀旧日同窗刊登祝贺。

可这些人就不懂为何遗落母校的芳名,也许有人觉得母校名字不好叫,还是觉得英雄不问出路吧!

但作为马来西亚教育事业的路人甲,发稿质疑新任市长,您到底出之何校?

请相信笑纹不是政治议论,而是基于您是华裔之光,请务必记得是哪家学府陶冶求学情操,让你今日出人头地您务必懂得感恩,以实际行动回馈母校啊!

到底是怎样?

槟岛打从猫政府主权后,趣事何其多?

过去几年的故事暂时不说,就拿停车收费先谈笑风生,想知道谁才是真正说了算?

一个要卸下职权的老大,还是市政厅呢?就不懂收到庭令后,刚坐上位子的大马唯一华裔老大要如何解决这个费事。

但笑纹想了解一下,这个承包商是谁?除了有能力拖欠六百万,还是通知书的四百万,到底政策透明的猫政府有没有人知道这件欠债事实?

因为猫老大爱说在其管理下,州内每一件事都是清清楚楚,与联邦政府的贪污腐败不一样,对吗?

可为何拖欠几年的泊车费会发生在岛屿呢?而且又欠不还的人,还能获得衙门的佑福。

笑纹就是不懂日前的收费取消,是不是根据法律程序行事。否则为何欠款的承包商能获得庭令,对吗?

要是刚放下老大一职的她不急着“砍掉”赖帐的承包商,让刚上任的全马唯一华裔啊头“解决”,那么今天的庭令就不可能出现了吧?

这与黄氏国会议员的新建议没什么分别吧?在她任职期间没提出三项东东,却在他接任后,公开讲出来泉安需要,呵呵!

日落洞之虎还是虎吗?这么多年来的卡巴星精神还存在吗?不然的话,为何国会议员等雌老虎退休后,方讲出心中话。

这与猫老大精神有点一样,永远对着马华干,就不敢跟国阵老大正面对冲,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