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痴被人当午餐

普罗大众想投资;对金融市场不熟悉的放定存,或买点保本有固定收入的证券就好。假如对房地产有研究,在不需要大力举债的情况下,买房产收租也是一个好的理财途径。

千万不要去相信那些一个月几十巴仙回筹的投资计划,他们有本事赚那么多钱就不必沦落到连阿婆的钱都要骗了。我没有看过有白吃的午餐,但白痴被人当午餐就看多了。

跟友人借来的文字稿,想跟各位看官了解一下市场经济投资的游戏风云变幻。否则,改天坐在警察局报案的人或许就是你!

当老鼠会还不是害人时,大家一窝蜂把钱都丢进去,跟老鼠投资家打交道。希望该会生钱专家会将大家的钱,投资到赚钱秘笈公司。

数十年来,老鼠会已不是昨日阿蒙,该会已变成了家家户户懂得金钱游戏。只要你投资一千美金,每个月担保你都获得二十巴仙回馈。

而且每个人只能投资一千美金,不允许你独霸钱庄,让许多人用家人名字,都一一注册成为投资者。

家里有五个人,就投资了五千美金。每个月份,银行户口都受到马币三千二百块,只要六个月就收回投资成本。

用两万块的储蓄,就获得年入三万八千四百块,你还需要做工吗?将两万丢给金钱游戏,每个月就有三个大马底薪收入,这样好的钱生钱,其公司是做什么生意呢?

相信只要你有两万块投资钱生钱,接下来的岁月,你大可摇脚逍遥叹日子。何必打工,做到半死呢?

就是大家想逍遥度日,想精明强干的投资专家为你赚钱,导致马来西亚拥有了许多厉害赚钱的钱生钱专业从事家。

几乎全马各地都设立了分公司,不管你在何处,都会听到身旁人在分享赚钱秘笈。老友记约你出来喝茶,老同学也会跟你说,刚认识的人也会不经意讲他的投资理财平台。

当大家都在讲,跟你讲,这个投资理财产品很好很好。只要你投资几千块,数年后当公司挂牌上市后,你的投资就是这样炼成数万。

不管数千变数万,还是每个月都汇入银行户口。投资人都会说,拿到公司倒,对吗?

结果,不懂谁将是最后的投资者,一旦他成为末代不幸受害者,他就是报纸上投诉无门的人士,唉!

爱美爱写爱讲

爱美是女人天性,这个道理很简单,大家都懂得啊!

爱讲是政客惯性,这个理论建在从政基础,人民也知道啊!

爱写是写者习惯,这种写意人生是执笔人性,也是爬格子的投篮者心知。写得好就登录栏里,公告天下;写得烂就掉入篮里,见不得光。

昨天的私人提案,明天的提案控告,都是昨天引起的风波故事。

要不是福利国口号喊得响,让人民沉迷在改朝换代就在今朝,法案能“夸过”日落洞之虎试题吗?

笔者以夸过比喻跨过是基于政客失去了脚踏实地的足,让伊斯兰刑事法有机会走入神圣议会。

当卡巴星在位时,身为律师的他捍卫宪法,以身试法,将身躯当成保卫宪法声明,可在他离世后,该党党魁为了达到结合盟党需求,只好委屈求全,接纳和认同回教党条文。

虽然三党签署的备忘录只是结盟工具,可在党魁签名后,再说什么也徒然。说什么爱你直到永远,也只是一种政治术语。

因为结盟同道已认同你接受了,再多的解释和宣传,都属于各自解疑的政治手段,对吗?

就如爱美的她,爱讲的他,爱写的我,全都是为己而已。难道从政不为己,天诛地灭吗?

为了党团的前景,为了议员的前途,为了从政的初衷,你还是你吗?在其位这些日子,在政坛这些年,坚持从政理念的人多少已退出江湖。

今日读到九岁就可结婚,强奸后娶你,不偷不强怕什么?可355条文一旦被修改,相信择文写稿也得清真了!

不管下一届国会众议院会不会三读通过,请你记得投票表决你要的人代表你去到神圣议厅,不好任由开会不出声,会后再跟你高谈阔论民主自由,呵呵!

上路咯…

在伊斯兰党魁提呈伊刑事法355私人法案时,为何没听到行动党议员在神圣议厅议事论事呢?反而在场外拿住麦克风大讲特讲,呱呱叫呢?

还把网讯四处传,让人民以为代议事有在下议院为民请命,作为人民喉舌,呵呵!

作为参与议会的成业,你不在开会时提出宝贵意见,而选择在外面与民分享。这是民粹动作,不是为民请命。

看到林吉祥在议会里,在依刑事法还没提呈前,开炮轰炸国阵放行。可为何当伊斯兰党魁正式提呈时,他消声匿迹在哪?

行动党有着数十位高手在国会大厦守住底线,可为何跟平时在讲座会捍卫宪法的精神有点差异。在外开讲是英雄,在内仗义执言是哑巴吗?

笔者不认同355法案,但支持民主制度体系,哈迪作为议员,他拥有权力维护其教义,在议会厅里提出建议。而任何议员一样有权力来反对或支持私人法案,这就是所谓的民主自由啊!

不管我们如何讨厌和反对355,可这是伊斯兰党从创立回教党至今的理念,值得大家敬佩和学习。

该党从以前到今天,从不放弃创党根本,也不会含糊其词,跟你讲是非曲直的风格。这就是多年前,大选宣言Pas for All。

当时笔者还是马青北马发言人,常写文告批评该党,可内心却尊重该党领袖,坚持不懈的理念。

可在其盟党大事宣传福利国后,原本对于回教党排除的选民,也逐渐认同回教党。从308到505,认同支持民联政府,也即是支持行动党,投票给回教党,划票给公正党。

还记得卡巴星一句话,要通过伊刑事法,先跨过其尸体。可在他走后,在大选共识下,其党魁就签字给予民联。则晓得伊斯兰党的坚持,支持该党理念云云。

这就是为何哈迪所言不虚,你懂的备忘录。可为何林氏父子对外却说不一样的解释呢?相信在当时政治所逼,为了布城在所不惜。

就在505大选期间,蔡细历主导下,大打回教国课题,跟选民谈支持回教党,就是支持伊斯兰刑事法。但人民在换政府口号下,以为ini kalilah,就划下了一去不回头的咖喱饭。

还记得跟慕克力在505大选后的饭局,他认为华裔选民既然选择了回教党,认同了该党大选宣言。为何还要国阵履行大选承诺?

你都不支持国阵,但在国阵夺回吉打州政权后,反过来“讨价还价”!这是政治残酷的实话,你选择跟随回教党(理念),但又要我慕克力陪你玩妈妈杀,唉!

此届国会会议提呈私人法案,伊斯兰党赢得创党精神,能不能在下一次又一次会议通过,则是未知数。而人民就在那一次的大选备忘录被出卖了,被政客给典当了,为了迈向布城,推翻国阵,人民都不小心乘搭了回教国列车,嘟嘟…嘟…嘟…

又是会错意

还好马来西亚根据日不落帝国制度治国,而不是大日本帝国主义,否则在国会车大炮的代议士肯定要切腹表示诚意,以便跟国民交代。

在过去这些日子,朝野政客在言论“不可一世”后,都会将本意与记者争执。即使,记者当天有录音记录,代议士也会觉得都是媒体翻译的错误。

偶尔,有些政客还自觉记者的英语水准不好,有些政客善感觉记者敌意太强,有些政客又太好,客气到记者都不好意思要写错他。这是文字职场的笑话,也是要采访沙场上的经典故事,哈哈!

近日在神圣国会议厅开讲,有关童婚法案事宜的来龙去脉,当事人以回教法官身份跟你分享其宗教观点,可是被记者误解其意,让全国人民当废话,也疯传世界网络去。

对于该代议士的言语,笔者想于宗教观点来分析,根据教义来说,只要女孩初经一来,就可当着“成人”,可以结婚了!只不过这一段解释是古时候的法例,已不适用当下体制。

至于他说强奸犯可以娶受害者为妻,这也是约旦形法规定,不是笑话!也许他是基于该国法律来分享,何况他曾任回教法庭法官,对于任何解说相信都以伊斯兰宗教为由。

笔者不是伊斯兰教徒,不懂其法,更不晓得伊斯兰刑事法的条例。但这一次的法官解答风波,相信让人民上了宝贵一课,只要马来西亚有着两种法律制度,被波及的受害者可能或面对一些问题。

但去年发生在邻国的亚齐,信奉基督教的60岁老妇因售卖酒类,在大庭广众之下遭鞭刑,是当地首次有非穆斯林地处伊斯兰法而被处罚。

要是强奸犯不属于穆斯林教徒,他应当受到处罚的期限不少于5年,但不超过20年的监禁和,也应被判鞭打。这是马来西亚法律,也是宪法下的376条文。就不知身为前任回教法庭法官的代议士又要如何解释呢?

难道在另一个法律或条文下,强奸犯就能逃过376制裁,万一被糟蹋者是非穆斯林,强奸犯的判决另当别论。

笔者不是记者,也不是代议士,更不是法官,充其量只是社会的一个宝宝。宝宝很怕,宝宝很恐惧,即使不偷不强,一旦碰上穆斯林牵连了犯罪活动,宝宝很怕被355条文给糟蹋了!

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而不会因为身份地位而获得差别代议。在古老的中国,即使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可在马来西亚呢?同罪或许是笑话,但同犯确实是罪案共谋者,只要代议士和政客继续会错意,将会错意推给媒体,那么总有一天,人民将会步上会错意罪案。

只要不是有心做错事,相信法律条文“会错意”下判犯罪者没事。当那一天到来,马来西亚将成为世界模范,犯下滔天大罪不是问题,只要跟法官声明一句话,她会错意我的心思,让我跟他邦交了!为了我俩的下一代着想,请给我机会赎罪,让我终生不休她的情况下,判我无罪。。。

看官要看好好孙文所写哦!不要会错意啊!我只是写出重点,不是要误导看官噢!你的下半生不好给了疯子,请寄托给予值得信赖的另一半,与你共勉之。。。

美女与野兽

当电檢局大剪刀欲缩短130分钟剧情时,制片商声称少一秒也不可,最多不上映马来西亚。

尔后在什么局衡量后,以一票之差通过该片不需要剪什么。只附带条件,13岁孩童需要父母携带方能入场看戏。

而笑纹则在10岁孩子要求下,跟家人一起入场享受一下闹剧之影,看看里头是不是真的出现不应该出现的镜头。

对于导演一席话,电檢局仿佛面临严峻考验,为了防止大马子民被影响,就跟广大市民反映了剧情,让大家都了解到危害公共次序的警惕。

笑纹从头到尾,就看不出什么?只感觉到了剧情与当下生活全集没什么差别。

顶多哪种类型的爱情故事情节应该不会发生在马来西亚,因为国情政策下,人类不可能与类似野兽的他来一个轰轰烈烈的恋情。

尤其,闭眼也恐惧的对象,怎么可能是你的对象?只有在电影故事情节才有如此凄迷恋情啊!

只不过在现实的爱情故事,你可能遇到了外表看起来一定是人类,内心深处是不是人,那可就是你的遭遇。

许多陷入爱情的情侣,在甜蜜乐章的情意绵绵中,都会掉入醉生梦死状态,觉得爱人就是一生一世的唯一。

这一次的情爱肯定始终如一局,就如人生不会take two。可为何眼前人会变成野兽呢?跟剧情中的野兽不一样,他外表看起来像是,可他绝不是。

因为他中了巫婆的爱情降,只有遇到盲目的爱人,不计较容貌的爱人,不管现实主义的爱人,在玫瑰花瓣掉完前才能够改变藐视命运。

王子变成野兽,则是他轻视容貌很丑的人。而王子变回人类,则是美女不计较他貌似畜生,而爱上容貌似兽的他,才有资格做回一个人。

这一个剧情典故跟我们说,人不可貌相!但往往我们爱跟衣冠禽兽为伍,这或是人类爱美之心吧!觉得不修边幅的人,应该道德修养有问题。看到衣冠不整的人,心里很不舒服,他应该不是人!

结果森林的蛇,人人一看就知。社会的蛇人,搞坏了周围环境,七骗八捞害死人。因为,这种蛇跟我们一样人形,与其交往根本不懂几时被吞噬。

电檢局根据导演提醒言语,相信买票入场的看官未必察觉到,那一分那一秒就是他们所谓,同性往来的表白。

也许当官者感觉言语让人不舒服就是犯罪,可为何官爷总是侵犯人民呢?所谓同性的剧情有错,难道要你躺下了享受就没错吗?

更甚的话语,将错语推给记者,说媒体人会错意,侵犯女性后,娶她过门就没事了!这一种赎罪法,强奸犯与畜生还有差别吗?

说这句人话的前法官,还算是人吗?作为一名代议事,为民请命的五品官在国会大厦如此说道,与胡说八道的笑纹没得比啊!

唉!笑纹不是宝宝,宝宝也不懂得情爱,情爱不懂得现实意义,现实意义不懂得政治,政治不理解政客,政客不了解官僚机制,官僚机制懂得野兽与美女吗?

九岁的孩童懂得情爱了吗?只有你才会珍惜貌似野兽的他,永恒不变的爱情故事,永远不会让你失望的电影情节,美女会爱上笑纹吗?

一个远不及的绵绵情意,一种特殊的爱意,就如国民对于马来西亚的情爱,你要怎样做,国家才会爱上自己哦!

撑起半边天

政府在过去为了让她能参与主导,一直以来都鼓励,推动,和支持她能成为一名领头羊。

政党也为了选票,为了更多的她预留空间,让她能拥有一定程度的“法定”人数,作为党组织的号召力。

党组织预留几十巴仙给予她,说好听是认同了她,可大家都有保留的感觉,说好的尊重只不过是剧情所需,呵呵!

至于全球范围之内的她,许多都担任了要职,首相,总理,总裁,总经理,甚至特首也迎来一个她。

可为何报道会刻意追求女字?报道通常都爱写第一个,首位,隔壁的泰国也在多年前有了第一个她当首相。

印尼在多年前也有了她当老大,菲利宾也一样,而马来西亚呢?几时才有她担当重任的一天,何时才有她成为首相,尤其在宗教信仰的条例下。

笑纹不懂,也觉得马来西亚要有她成为政府一号官员,遥不可及,除非友族同胞放下教义执着,否则大马女首相与华人首相只是政客空谈的愚人言论。

但借此要祝贺光华日报栽培了她,让她担当大梁,为报馆写下人民喉舌的榜样,哈哈!

郑彩风,百年老报的前景就看你如何风行另一个百年了!

又淹水了

看到报纸写着槟城多区淹水,笔者感叹在面子书,写着超级月亮,测试版,雨量空前绝后…戏子无义,至少比政客还有点正气。

这些解释都是之前当官者,在水退回海域后,在记者会讲的一席话。执政为民的官爷总以为人民会听得懂官言,就要灾黎埋怨上天,抱怨老天爷不懂怜惜草民。

笔者写过劈山开坡发展趋势将影响天然山林蓄水结构,把老天爷给予的大自然“蓄水树”砍掉,为了只是发展成为住宅用地。

当然,到了今天,对于政治说辞,秃头山还是一个森林保留区。政府由不得任何物业发展落地生根,这是政客术语。

驾车在槟城大桥上,只要大家仰头看上去,秃头区域的周围环境规模逐渐好看,清洁卫生了!以前油绿绿的树林,已变成一条坚固耐用的山路,这当然是远暸的想法,哈哈!

至于近几年的淹水局势,是不是秃头山脉搞事呢?作为一个执笔聊天说故事的孙文,从其量只是不入流的爬格疯子。

哪能媲美在朝当官的政治工作者,这是高官有着许多助理和秘书解剖问题根源,官爷都有大蓝图报告,有一大堆发展大亨的解决方案。

不然的话,当官者哪会批评他州政府,就是因为贪污腐败才导致治水计划失败,让人民受苦受难。

而岛屿的才子佳人曾骄傲地宣布,在清廉公开透明的执政下,猫政府在九个月解决了水事。

可为什么近几年的水势,一雨成灾呢?难道各地蓬勃发展不是主因,难道保护森林被开发不是原因,就都是老天爷的错吗?

在面子书抒发了疯言笑语,迎来几个解释,网名说至少一、二个小时水就退,不像其他州淹了三天三夜!

还坚称有没有进步,改善,当地居民最清楚,政客人云亦云。

至于没给钱?有给钱?像南美园,才能园淹水一个星期的,只是国阵时代的故事。

我说啊!中央政府没有给予拨款治水,才让淹水情形恶化。这都是纳吉的错,不关秃头山岭的事。不对吗!

湖内变成水乡泽国,一场大雨就把湖内变成现实中的威尼斯。垄尾的黄泥水,不是从山下流下来,也许是从地下喷上来。

至于在雨中遇祸,不幸身亡的友族小伙子应该是没有驾驶执照,才会早走他乡。绝不是山水流湿道路,导致路滑引发夺命事故。

作为一个负责任的政府,理当担当重任,把问题逐步解决,就算太多方案或建议要处理。政客就得一一对应,把人们的寄托当成职责,将选民的委托和信任当成任务。

从308政治海啸,505政治再改变,问政担当几乎是笑话,不断推卸责任,指责政敌和前朝,就是这么简单易用的承诺,哈哈!

在淹水地区的人民,相信逢雨必淹一小段时间,是为了政客兴旺发,把老天爷的圣水当成猪笼入水,财源滚滚来。淹一淹没烦恼,浸一浸好事自然来…

跨县通勤 校长好苦

罗督学在某个集会说,吉打州成绩在全国各州排行总是殿尾,若校长免于每日长途跋涉之苦,就可投入更多心思,为学校拟定有助提升学生各方面的计划。

督学也呼吁郊区老师大胆尝试申请为副校长,以日后成为一校之长。

督学放眼五年期限内,改善这一个奔波劳命的问题。他也曾向教育局主任提出,计划五年透过调配,减少校长每日长途开车噩梦。

相信跨县服务不单单是吉打州校长的问题,也是全国各地学校面对的奔波僵局。

要在郊区“提拔”教职员成为管理层,你说此策行得通吗?郊区学校的本土老师应该不是很多,要寻找同区域的老师呢?应该也易,更何况当下的副校长有名无实,务实工作倒是责任,实在津贴呢?

据了解以前副校长的补贴,就是每月多了数十块钱,就多了行政工作,而教课可以少一些。

所以过去的老师,除非自己有心想成为一名校长,不然极少会自动“登录”申请。名义上你是第一副校长,第二副校长,第三副校长(或称课外活动主任),但你还是在课室教书的老师噢!

拿哪区区数十块,还得负责行政工作,下课放学还得轮流顾教务处,学校假期也是轮流驻守学校,我干脆不做副校长咯!

督学今日的有心改善,谢谢他用心良苦,协助掌校人的踩油苦。但也得采用全新解决方案,来“修改”副校长职务的等级。

至少做了副校长后,等级升了一号,从老师阶级更升一层楼,薪水也更着调整。除了心态会好一点,收入也会多一些,这样才能平衡校老二嘛!

可要修改等级,还得获得公共服务部门提交,内阁部长会议接纳批准,副校长就慢慢等…

今年听闻老师过剩四百名,学校不再缺乏老师了。老师太多,想要成为副校长应该也会随之而来吧,呵呵!

从政初衷变了样

老林去到事发地点,跟记者说,仅此对于四子离家出走说一声抱歉,非常对不起!

至于四子所言,几年前跟月亮佬合作拉票趣事,是基于当时的形势,只不过月亮佬变样,错不在我们,我们不需要道歉!

好啦!四子在退党仪式上,后悔跟月亮佬拉票,并向人民致歉。还说飞天党已变质,不再是以前的火箭。

老林则说,数十年火箭没变,只有四子变质。因为,飞天仔为了马来西亚的马来西亚人,不曾转换过信念和坚持。

槟岛议论+环保议员说了什么?当下的党员敢怒不敢言,如今的领袖已经乖离党的原则。他说,党的策略决策及发展趨勢,確實已經乖離黨原則。

郑雨周认为黨機制若不加以改革、領袖沒有新成代謝,人為失誤及思維落差在所難免,黨不可能成熟及深化擴大民主空間。

他认为黨必須破斧沉舟的有遠瞻改革,高職,主席及秘書長等必須直選及有限制,以免一言堂,核心領袖在位過久,黨失去動力及裸足不前。

他还在脸书贴文留下伏笔,党领袖必須言而有信,在面對司法時必須至少請假,以示有信。他是指谁呢?

至于意兴阑珊的国慧又写了什么?沒完沒了的政治鬥爭、沒有原則的政治人物、沒有朋友也沒有敵人、只有永遠的利益關係,還是陪家人喝咖啡吃塊Cake,更逍遙自在……

四子的言语,笑纹不想再述说,只觉得当许多党员在进谏领袖,又获得领导的特别反应,是上面,下面,还是哪里出了毛病?

今日林氏父子同声说道,党没有变了样,只有四子改变了!但为何还有杂声在响。。。该党独行侠邓章钦则回应了劉鎮東,你或許忘了,四子在党内努力斗争的时日比你久和资深,尤其甚同钦在党的年资,比你的岁数还老。这说明了该党确实存在了保王派,一些以林氏王朝为皈依的马仔,对于党内资深前辈赶绝杀尽,才致使组织老人对于党组织心寒,不得已下离开了数十年的斗争。

不管老林,还是小林,今天对于四子离家出走都说,四子辜负了选民的委托,伤透了党的尊严,两人都把责任推给他人,就不懂老林有没察觉五十一年来的变色龙,已不是当年的颜色。

小林的指责更可笑,四子不满党领导,决定退出党组织,首长竟然把马华和巫统牵扯,却不检讨自己这些年的坚持,从政初衷,到底是执政风气改变了首长,官僚作风转变了党格,还是自己已成为下一个陈水扁。。。

皇上休怒,草民叹气

红衣教主爱搞创意,兴起就到州府外要冲凉洗澡刷牙,不然就把马来武术”发扬光大”。

日前为了雪州惠民措施基金发放事宜,特别派遣13辆棺材车载送棺材去雪州秘书署示威,还说”要”送给行政议员。

教主质疑该州初生婴儿基金与乐龄人士基金发放欠透明,且让高达2亿令吉基金去向不明,并要雪州大臣解释运作程序。

教主欲”送棺给官”用,就不知这些官到底贪婪了吗?他们是不是学到了贪得无厌,他们是不是买到便宜货。

在种种利益关系下,在朝当官的代议事有没患上官僚主义疾病,这些衣食父母遵守当官要清廉的初衷吗?

看过很多代议事”当官”一段时间后,身家都会随着日子增长,就好如笑纹的肚腩跟着岁数成长。

笑纹不是说当官者爱吃钱,只是看到了各国领导人在位多年后,下台时不小心被廉政厅”捉弄”,述说他们在位利用官位牟利。

香港特区特首被批评咸鸭蛋都等人送,说明了官爷当上时,没有人会认为你贪了!只不过当你下台后,事后孔明都站出来指责,说你意发风气时的为人不检点,哎!

数年前捡到便宜屋个案,让大街小巷的草民质疑执法条文,买便宜不可以,买贵就没事,呵呵!为了躲罪,政客什么不可谓。

就不知几粒咸鸭蛋跟少收百多万的定义差别在哪?还记得前行政议员去买水果,小贩不收钱,她坚持付钱。说什么在职守则?

今天说回教主趣事,他没里头找州府闹事,就少看到大臣回应疯人搞事。这种胸怀属于古时代宰相肚子,能撑船啊!

他让人民看笑话,一个不得意的教主胡闹,一个不懂事的政客搞是非。这与岛屿猫主相比之下,差太远了!

抬棺闹事今日在圣旨下,红衣教主应该高喊…休怒啊!皇上,草民只不过打抱不平,为民喊怨啊!请皇上明察秋毫,降谕调查取证,看看谁偷走了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