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精神是敢认输 跌倒再爬起来

多皆文德学校吉北多皆文德学校董事长王孙文强调,体育精神是敢认输,跌倒再爬起来。

他认为运动对小孩助益,运动能平衡小孩的心智发展,小孩从运动中建立体育精神,肯认输,跌倒了会爬起来,而培养了他们的竞争力,也促进健康的身心发育。

他是在日前该校常年运动会致词时声称,学生除了课业优异表现,也必须多运动锻炼身体,以便拥有健壮体格面对繁重课业。

他感到失望的是,由于太过注重课本而逐渐离开体育活动,导致当下的学子的健康已经出现颠覆和许多问题。因此他勉励学子务必多加运动,以能克服挑战的生活。

另一方面,他特别及感谢热心家长,校友,老师及3机构成员善用时间,出钱出力完成了“我的校园,我的花园”美化校园计划,让校园焕然一新。

他欣慰有越多家长和校友走入校园,除了协助图书馆的整理工作以外,也把校园给绿意美化。

此外也是吉打多皆曾门黄玉桂助学金管理委员会主席的他,也呼吁家庭状态与双亲每月入息少过三千元的国立大学新人类把握机会,尽快向校方申请助学金。

出席运动会仪式的包括副董事长江溪林,总务戴金海及财政林伟龙,董事黄有地,家教主席黄添华,副主席林炜壮,总务施国强,文德校友会主席戴坚松,多皆元老戴宋蛟等。

微小说

看到主办当局征稿,心里痒痒,又写不出小说,哎呀!

没有经过文化洗礼,那有文字养分。

或许,斗胆写了2篇去试试看,让自己有机会投篮,也可以环保做再循环纸。

呜~呜~呜~

从政守则之最高境界《鳄鱼泪+猫哭耗子》,

说什么真情流露,讲什么深深感动,叹什么身受同感。。。

总而言之,

以类赢得支持既是~

overruled

每当政府实行新政策时,人民惯性拒绝新条例!

人民自称政府是我们选出来的,政府必须停我们的,不然下一次选举抛弃你。

话说是话语,选了就定义了,何必再懊恼执行任务的他们呢?

其实,在现实的生活里,当上官爷的代议事往往在官厅熏陶下迷失自我,只要权力在握,任何事情都变成政事。

无论,朝野上庭面圣,只要不对阵容的人提出,大家都习惯不接纳,或许装聋作哑,甚至overruled。

尤记得,当林首长刚做官时,他乘搭飞机时,不小心坐到经济舱,还说为了子民务必节省,还炮轰首相何必专机?

可现在的他,还出现在媒体茶室吗?

也记得当时他讽刺许子根媲美超级影星,日日见报,时时曝光,可现在的他,不允许下属见报太多,否则格杀!

还有小弟的兄弟,话说穿牛仔裤上班,可穿了几日,牛仔放牛去了!

也记得自己的一席话,改革马青,纠正青黄不接。。。。

而自己现在作了几年董事长,村长,某某理事,挂名吊誉又典当了初衷去!

做人办事,最重要莫忘初衷~

你的初衷又是什么?进去组织反对什么?走入政坛反对什么?跳入漩涡反对什么?

看来换了制服,地位,位子,成为两个口后,自己已是overruled~

违规吃钱了事

许多驾车人不爱系上安全带,又说执法单位为难,要吃钱了事。

其实,只要大家奉公守法,他那有机会贪污呢?

作为一个奉公守法的人类,执行人员必须从何下手才能受益,除非滥权诬赖你讲电话,闯红灯,超快!

笔者就试过一次被指责讲电话,他与我逆驶而过,仿佛看到我讲电话,即刻掉头追围而来。

我一停车,他凶巴巴强调,为何违法驾驶车子?你不知道一边驾车,一边讲电话是犯法吗?

我想了片刻回应,你那粒眼睛看到?

他更懊恼地回应,你不得狡辩!

我:好啊!

他:拿身份证,驾驶执照出来。

给了,他看了又看,又问要如何解决。

我没力回应,没有讲电话就是没有,要我如何解决呢?

还强调,要写就写,上法庭selesai,我会要求法官检查手机记录,看是否通电了~

争执往来有还是没有。。。

到最后,他没法子还了身份证和驾驶执照,还说以后小心!

我则礼貌跟他说,要是下一次我错了,我肯定selesai sini~

3pm开档

当网友开始鞭挞国阵州政府实行3pm开档政策时,笔者在想网友毕竟还是忘忧吧!

一个执行多年的政策,一个履行多届了的条例,为何到了某个阵容执政时,又成为政敌攻击对象。

好笑的指责,当其盟党执行此条例时,他躲在那里?

难道,尊贵的他忘记是其已故战友开始执行此宗教规矩,还是要成为一个成功的政客就得否认过去的赞同,再来一个摸黑政敌的侠客!

还记得,当此条例被揭发时,州务大臣华人事务官表示,回教徒经营的餐馆在下午3时后才可以开档的指示,是于去年(2009)开始实行。

也是亚罗士打市议员说,其实,在这之前,这项条例早已存在,只是未严格执行,不过由于去年接获太多投诉指由回教徒经营的餐馆或档口太早准备食物,不符合回教徒应遵守的斋戒月,因此市政厅才于去年开始严格执行回教徒餐馆必须在午后3时才可以开始准备和开档。

他说,今年(2010)回教徒业者在更新营业执照时,市政厅已有附加这项条件。

而这位官员在今年党选也退出江湖,而505后当上州议员则说吉打州之前不曾实行过相关条例,而且就算真有此规定,也应该限定穆斯林餐馆而已。

哎呀!都说穆斯林而已,非穆斯林不受《其害》。

借此说明一件实事,不管来自朝野政党,只要穆斯林,他们总是根据教义来执行任务,以免下地狱处分。

要是法律被修改为全教义,相信马国的有一天将成为全礼仪宗教国,以迈向宗教国的使命,将全体子民带入宗教陶冶,如此才能圣洁一切。

就好如往生的老友说焉,你们要在malam jumaat做大戏就做,我不可签署,这不是我的教义。

因为,在其思维里,malam jumaat是圣洁夜晚,不可以有其他活动。

但作为一个县官,为了各民族需要,他当着你们须要就可以,但万万不得签字允许。

一旦允许了你们,哪他就得下地狱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