储蓄

在现今的社会里,有几个人会规划自己的财务,又有几个人能妥善处理财务管理?

大家嘴巴都喊着钱不够用,你我她都渲染自己的口袋没有太多钱,而在现实的社会里,全部人是不是像口中番的缺钱用。

我想人人都会有自己的常月收入,那既是作了数十年的工作薪金(不多又饿不死),偶尔还有意外发财,还是额外收入吧。

在社会发展演变下,人人都不会真的饿昏,你我她也不见得为钱消瘦,大家都还不是一样地过着过得去的日子。

而真正的理由,我还是相信大家不会规划自己的财务管理,大家还是会把钱包的所有给超市的大减价给骗走,女人会被化装品,男人给烟酒女人弄走,以及为孩子的前途补东补西。

哈!哈!在财库还没用完前,有几个会定时存款储蓄?你开始每月把钱给放进银行吗?你何曾几时把钱投资?透支就有,投资没有!!!

in 未分类 | 0 Words

冲凉

每次笔者要冲凉时,小瓜都会在浴室外脱衣裤,嘴巴喊着“等我啦!”

所以只要有在家的话,我通常都会沉迷在床上,等待早起的小瓜先喝完奶,自己先脱光衣服,在浴室喊叫小瓜快点进来洗澡。

每逢老爸教他说,这个是大鸟这个是小鸟,小瓜每次都会看着下面说“咕咕birD。”偶尔还会指着上面说“奶奶”有时候还吵着要洗屁股。

笔者通常都会抱着他高高,让喷水器淋湿小瓜全身,更叫他洗涤头发,上面下面,以及前面后面。偶尔也让他泡浸在其容器,让小瓜自己在水中玩乐。

我想就有这几年小瓜还想与老爸共浴,并且还冲到很兴奋愉快。也许在他上学后的开始,他就不想再共浴了。

在有机会的条件下,作为父母的我们应该尽量与孩儿共处欢乐,否则过了童年后的他们都会逐渐远离双亲的怀抱,及时我们想也来不及了。

in 未分类 | 1 Words

宰相肚子能乘船

嘿!嘿!当自己被人家抹黑针对时,老耄跳起来质问政敌:“为何你没有维护我的言论?”

哦!你的言论需要政敌来保送和支持,试问您的同盟决定不利华社条例时,却不曾见到您前来纠正和改变。

马来西亚的在野党向来都是高调质问执政党,政敌,以及事发问题,他们总是以本身的见解看法,更滥用民心来煽动没有证据的课题!

他们重视煽动心,却不曾见到他们在会议提出改革心,也没有“全力”会议来关心议程。

要说国会议员非常勤力缺席会议,我想朝野政党都要正视他们各自的代义士,而不是在报章上努力发文告,在活动仪式上讲了废话连天的故事,以及努力出席什么开幕仪式。

老耄至今还是热诚出席每一个活动,甚至每一个邀请,导致老耄脸儿每页报纸都是他,还什么。。。许老只会出席仪式,却耽误了公事(上台前的批评)!

他做得不赖,人民自会给以支持,因为他已经是牢牢大,更已经不是以前的下三流~胡编。

只好笑的他挺记着当年的不借,导致他年年缺席更吝啬不给以任何拨款,还要耍嘴脸!你不支持令伯,我就给你好看~~~

哎呀!尊贵的老耄,您已经是牢牢大,不是以前的小混混,更不是江湖义士在胡扯篇故事,请把肚皮给挣开,把船只给塞进去,让各界人士的鸟语花香送入耳边。

“古人蕴-宰相肚子好乘船-度量到底有都大啊?”

难道你的肚子就像蚊子那么大,还是脑海里只能放支三板飘呀!流啊!哇哈哈~

in 未分类 | 2 Words

为我全民

每一个政党都会自称全民政府,只可惜马华只有华人,民政以华为主,火箭绝多是华人,公正党以马为首,国大党以印为家,回教党和巫统唯我独尊。

马华只因他是马来西亚华人公会,民政是曾经马华嘛,火箭号称全民却雪霹槟吉缺乏巫,公正党还剩几个华裔区会主席呢?

哈!哈!号称绝不是“哭成”,更不可能耍杂技。

不是全民就不要污渍全民,请高台贵手吧~马来西亚的政客们!

in 未分类 | 0 Words

补选奇事

看到那么多死掉的补选,笑纹觉得有机会上阵作候选人出战国州议席,就代表了你踏入棺材边等着地狱的呼唤了。

万一,明天老蔡说:“笑A,党需要您的服务,您即刻准备提名为选举候选人。”

笑纹第一时间不是兴高采烈,而是马上转头去律师楼准备遗属,并要律师准备分割不是很多的家产给以继承家人。

因为,一旦您成功获选为代义士,您的另支脚马上被棺材拉进去了。。。(地府传来)我等着你归来,我等着你回来,我等着你归来,我等着你回来,我等着你归来,我等着你回来~

作为候选人是病入药膏吗?这或许不是病在先,而是应酬太多,投诉太烦,任务太艰难,事务太复杂,工作太难堪,时间太紧凑,健康太难顾,日子太难过。

选民啊!不要认为给了票,您的代义士就必须献上宝贵的生命服务群众,更必须全天候24小时等待人民的电话,365天不休将国民弄到服服帖帖。。。

哈!哈!至于写文稿服务人民的代义士呢?他只有死在电脑前,停在键盘,还是断气在麦克风前。

in 未分类 | 1 Words

行动方略

看到《行动方略》的演变,相信懂得里头的人士都晓得这是权位输赢后的小集团~

笔者不是爱看吵架,更不想有什么小集团出现在华社,只不过这一小撮输掉选举的头头却看不开失去后的事实。

在龙头老大还未更换前,旧老大为了扶持新人上位,特地开办了《行动方略》计划,更让小组成员环游全马讲解《行动方略》的好处和提高团队的形象。

至于在另一个老大获得领导棒子后,其战友觉得《行动方略》好像又像是小华总组织,更看得出输掉的成员经常挂上《行动方略》到处走动。

哎呀!输了就等下一次的选举,你我她不需要为了什么好事之徒的好斗牺牲了整个华社的尊严和气力。为了面子,输了里子,陈大人值得吗?

至于再至于的方总啊!刀下留人死不掉气魂,看不开小组大动作只好吞下分裂华社的罪名。就是您故意让我们得逞了,哈哈!

in 未分类 | 0 Words

不是我的错!

最近大家都可以看到马医生经常提起:“不是我要的,都怪警方啦!”

这个言论与赵二姐有点相似,因为都已自我为主来看事实啊!

他们两个都以自己作为终点,那既是只有我的看法“对”而已。

我不是说赵明福不是自杀,但是没有真确的证据来显示他“真的”自己走人。

我只能说在这件事上,贪污局肯定逃不开法律责任。

因为赵明福是丧生在贪污局的建筑物范围内,而且他是在被贪污局带走后才丧失宝贵的生命。只可惜,现在所有的人都要“他杀”,而不愿意看到“自杀”的结果。

至于人老言乱的老医生,我只能说他步上了独立之父东姑的后尘,不是老矛盾,不是痴呆症,不是没人理,不是自狂,更不是说错了!

而只是觉得过期领袖没有再得到星光闪耀的注射感到很寂寞,更觉得自己被时光淘汰,也被国人遗忘了什么?

说得难听点:“自我心态太重了,总觉得整个社会亏待了旧东西!”

哈!哈!只有放下自我的防备,您才有机会看到更大的世界~

in 未分类 | 0 Words

出席支持

哈!嘿!最近的大型新春团拜很不错,各政党乡团政府结构都加入了大团拜的行列,他们为了什么打开门户谁晓得?

只可惜参与的指数是不是证明获得支持大家都无法肯定,只有选票成绩才能证明政党提供的菜单是否爽口。

吃喝忘了,大鱼大虾好吃吗?吃喝玩乐都没错,只有坐错船的政客才有自叹不如,哈!哈!吃了还需要感谢主办当局的好意,还是在往后的日子里提醒自己“他妈的”政党准备不够溢流的食物。。。

“团拜,团拜,我爱你!最好大虾在桌上,最好大鱼很好吃,只有免费最得意~”(梅花,梅花,我爱你!)

in 未分类 | 0 Words

废话正值

在政治上,有几个工作者的话可以听,又信得过?

在任反对党时,指三道四,成天上报手指垄沟眼看天空,就是讲执政党的不是和坏话。

可是在做官后,嘴脸变了样,甚至媲美好莱坞明星的曝光率。

而前朝的官爷也是如此,鼻孔出烟眼角无人,下朝后还改不了样,偶尔还指责龙族不支持好政策。

哎!呀!好政策人民肯定支持,有力全民的条列谁都支持,只要没伤了人民的口袋自然没有事。

嘿!嘿!只可惜,在朝干事的官爷被官厅文化陶醉后,自然而然都会用两个嘴巴讲话,一个讲鸟话,一个讲气话,你们不爱听不管我事。

“为了杜绝非法收费员,冰岛全日到晚收费,包括假日和周假。”

“只要我们执政,水费不起价,公务员可以贷款,门牌税不起。。。。。”

“以民为本,全民政府,还是一个马来西亚?”

“不拆除是前朝和业者的错,不是我们的失误。”

“宪法,艺术,还是无知?”

你啊!我也!他呀?都不不是人啦!只有死人才可以称呼为死掉的好人,还在世的你我他勉强地说:“还在修炼的凡人,孰能无错!~

in 未分类 | 0 Words

兔然

今晚被主办当局兔然邀请上台讲话,心脏里边的肉块跳跃不羁,双脚还有点儿抖,脑袋也不晓得要整理什么样的浆料~

这就是兔年的第一次“突然”!然而作伪政治房客,既然吃了喝了看了享乐,你不必结账,也需要呕一点心思出来啊!

结果,就讲了一些肺话笑语与出席者分享,更获得他们鼓掌通过了我的讲词提案。

我说嘛。。。米都被硬行拆除的宰猪场已经是565天,行政议员口口声声说政府没有问题,请问新的宰猪场要“放”在那里?

为什么是“放”呢?因为,我们和人民一样不晓得民联政府到底要把新的宰猪场放在州内的那里,还是“放”政客的嘴里?

而且,在行政议员嘴里的私人商业宰猪场是否只牵涉个人,还是整个华裔社会,甚至有吃猪肉的族群啊?昂贵的运输费,过夜的猪肉,还是废话连天的推辞?

还有陈楚江说讲的老实话是不是吉打州政府没有回教化,只是把亚罗士打的房屋建筑固打保留70%?还是只写爪夷文的广告?甚至需要男女分开坐而已?

至于三党并立的笑话就是村长分配闹翻天,林吉祥冠英父子北上骂国阵却不见来到吉打州解决不利全民的政策,行政议会设立在亚罗士打通往竹城8英里的回教党总部,朝野都要监督不利全民的政策,作为PAS FOR ALL是不是可以取消30%固打?~

突然,徒然,还是兔然发财!我想借此机会通过你们的鼓掌来通过讲话提案~~哈!哈!

in 未分类 | 3 Wor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