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兔然

今晚被主办当局兔然邀请上台讲话,心脏里边的肉块跳跃不羁,双脚还有点儿抖,脑袋也不晓得要整理什么样的浆料~

这就是兔年的第一次“突然”!然而作伪政治房客,既然吃了喝了看了享乐,你不必结账,也需要呕一点心思出来啊!

结果,就讲了一些肺话笑语与出席者分享,更获得他们鼓掌通过了我的讲词提案。

我说嘛。。。米都被硬行拆除的宰猪场已经是565天,行政议员口口声声说政府没有问题,请问新的宰猪场要“放”在那里?

为什么是“放”呢?因为,我们和人民一样不晓得民联政府到底要把新的宰猪场放在州内的那里,还是“放”政客的嘴里?

而且,在行政议员嘴里的私人商业宰猪场是否只牵涉个人,还是整个华裔社会,甚至有吃猪肉的族群啊?昂贵的运输费,过夜的猪肉,还是废话连天的推辞?

还有陈楚江说讲的老实话是不是吉打州政府没有回教化,只是把亚罗士打的房屋建筑固打保留70%?还是只写爪夷文的广告?甚至需要男女分开坐而已?

至于三党并立的笑话就是村长分配闹翻天,林吉祥冠英父子北上骂国阵却不见来到吉打州解决不利全民的政策,行政议会设立在亚罗士打通往竹城8英里的回教党总部,朝野都要监督不利全民的政策,作为PAS FOR ALL是不是可以取消30%固打?~

突然,徒然,还是兔然发财!我想借此机会通过你们的鼓掌来通过讲话提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