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打房等于打发展商

dafang2013年12月19日刊登于东方日报《纸上议会》打不打房
 
文:王孙文
 
对于房屋价格高企不下,政府要施行打房条例吗?
 
要是政府以强制规定发展商只能建25千排屋,更指定发展商在计划内建筑30%友族房屋,你说发展商会做亏钱工程,还是暗地里施行潜规矩,向购买者收取特别美化费,停车费,篱笆费,询问费等。
 
笔者还记得小时候走路到临近档格买炒果条,没蛋五角,加蛋六角,鸳鸯炒一快钱,自己带蛋来加也行。那时候,大山脚才有几个住宅花园,排屋应该三十千,半独立五十千,独立不超过百千,现在家乡住宅区屋价没三五百千,你想入住都不用想。
 
几十千变成几百千,社会环境变迁嘛!不然,去咖啡店叫一盘炒果条看看,四块还可以吃,你跟他讲两块半,回家自己炒咯。更何况,当今孩童会走路到临近小贩档购买东西吗?越过小巷都要爸妈载送,燃油不起价才假。
 
世界上什么物品都换了价码,几角摇身变几块,甚至十倍数增长,基本月薪百八到九百,车子几千块到百余千,你还期待屋子价格停留在二战时代?连椰园,稻田,香蕉园,树胶园丘都成为人人起居睡觉之处,几角一方尺已成为历史名词,现在城市土地难求下,槟城百余到数百,吉隆坡数百到千多块。
 
政府要打房,岂不是要发展商卖江山来倒贴规定价格,把妻女送给政府寄养,也会倒闭到荷兰吃风。
 
建议发展郊区屋业
 
笔者倒建议政府实行打房政策,倒不如在郊区发展物业,重新规划城市发展,在新区建设更多可承担房屋给以需要人士,并重振挤密人口迁到新区。
 
人口密集的槟岛规划要是分散在威省各地,威北,威南不超越威中大山脚的话,这不是发展策划不佳,更是交通系统一塌糊涂问题吧。
 
就好像早前吉打州政府有意将城市规划扩大至十字港,波各士那,以及港口一带,这说明政府要把集中“建屋”在亚罗士打的计划弄扩范围。可惜,华裔人士往往喜欢居住热闹地区,贪图工作便利,出入购买东西方便,就是不想驾车半小时办事,吃东西,上下学等。
 
这种情形在吉隆坡已成为习惯,在首都工作的人士大早起身出门,放工回家星空陪伴,进到屋里不想出来。他们不想在路途遥远处起居,但买不起吉隆坡里头的房屋,被环境训练适应了。
 
要是槟城不想打屋解决问题,而人民可以接受较远地区,政府应该在威省规划新区,把空旷土地建造几个卫星市,又把临近归纳为住宅花园。
 
当即多人民搬到陆地寻求生活后,槟岛一地难求僵局或成为历史,把槟岛发展为旅游岛屿,相信拥有房屋的子民可以借旅游赚更旷阔的新区房屋。
 
将槟岛价值百万的一个屋子换为新区数间大小庭园的梦想,除了家人拥有自己的房间,又一个草地,你或许解脱百万身家奴才之忧。
 
空有百万名义,没有舒适空间,压迫生活在小房,站不着地,倒不如搬到远一点的住宅区,享受轻松不挤压的空间,这才是人生打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