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牌楼启事

在一個繁忙的古老街道上,6歲的小文與家人欲乘車到外地遊玩。。。

小文:啊!爸爸。(被嚇著的樣子)

文爸爸:小文,怎麼了?喊道那麼大聲,想嚇死老爸?

小文:爸,不是啦!你看,一大堆的鐵條站在前面吖。

文爸:喂,小子!什麼鐵條堆,那可是“牌坊”。

小文:牌坊?!不是Sullivan嗎?那支只藍紫色皮毛、長著觸角的大塊頭怪獸。

文爸:哎呀!你啊卡通片看太多了,什麼“書裡玩”,我買卡通片給你看,是要你學習裡邊的英語對話。

文媽媽“惹不住”罵道:死鬼,什麼英語卡通影片?他現在問你“前邊的牌樓”?你扯到那裡了。

文爸:我也在“研究”,奇怪了!昨天下班路過時,還沒看到?

小文:媽媽,和“什麼”親善,我看不懂。

文媽媽:MU,和木頭的“木”同音。

小文:哦!和“木”親善,哈哈,你是叫我和木頭玩“媽媽啥”。

文媽媽:不是,你聽錯了,只是讀音一樣,意思不同。和睦親善是說,世界上的人都能和平相處,仁慈為懷,互相幫助,睦鄰友好,平等共事。

小文:你又說“成語”了。我哪裡懂?

文爸爸:媽媽是說,我們什麼人都可住在一起,坐在一起,睡在一起,吃在一起。

文媽媽尖聲喊道:死鬼,你就想歪了。你要和誰睡在一起?那個女人,你給我從實招來。哼!

小文:當然是媽媽啦!還有誰?

文爸爸看到風勢不對,馬上轉話題:小文,你有看到下面的字嗎?

小文:嗯!豆芽字不是嗎?蚊子蟲蟲的朋友蝌蚪,這個小文懂得。

文爸爸還來不及回應,小文又喊道:對啊!!!這個豆芽字好像那個“大粒人”的車牌。只有他一個人有而已那個。

文爸爸:看來好像不是爪語文!圓圓,這應該是印裔同胞的文字。

小文:爸,你錯了! “圓圓”與“團團”不是被中國送去台灣當朋友大使了。

文爸爸:小文,爸爸是說文字,不是熊貓。

文媽媽:我想起來了,這些字體跟三美叔叔看的報紙彷彿一樣。

小文:對啦,印度廟寫著的字體,也是圓圓。

文爸爸:對!牌樓的文字設計牽涉了我國的三大民族,馬來人,華人和印度人。非常符合Muhibah這個字眼。

這時車上的輕音樂停了,接著嘟。。嘟。。嘟。。。 salam muhibah,各位聽眾早上好!(電台廣播員)

小文叫道:爸爸,你聽啊!電台也在說muhibah了。

文媽媽:是呀,我國的電台廣播員每次在節目開始前,都會先說salam muhibah。就好像在說:和睦親善,你好!

文爸爸:是嘛!?還不是講爽爽而已,騙小孩子。

小文:小孩子!我才是小孩子,你們都是老大人了。

文爸爸:小文,爸爸是比喻有心人把聽眾當“小孩子”來騙,講過就不算數。

小文:噢哦!對呀,爸爸也是一樣啊,每次答應說,帶小文去玩後,就可以自己忘記了。這不是騙嗎?

文媽媽:嘿嘿!死鬼,聽到了嗎?你自己說看,不是大砲?是什麼?

文爸爸無言支吾以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