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回应谢诗坚

光华日报~异言堂:王孙文

哈!哈!晚辈致敬来了。。。

要说政治资历,还是人生体验,出道不到十年的王孙文根本不是谢诗坚的一根毛。

只不过,在乡团学校的组织里,笔者还是忍不住要说几句话,不要让乡团组织为你的政治言论导致撕开两面的下场。

笔者曾在308前出任某工委会主席,在致词中身为八品官的笔者不敢讲出什么政治言词,只求大家给以全力支持组织活动。但是组织老大却誓言给以执政党120%支持,你说会员有什么感触?没有大问题,只是解散组织理事会才来重选而已嘛!

可惜,在大都市演绎习惯的老人家喜爱人民溺爱,觉得有人呱呱叫就是对他不敬。还不晓得自己的出位已经为组织带来少些的杀伤力。

说到污染政治真谛,众人还真得不晓得谁在污染政治环 境,以及整个政府部门的服务状况。

笔者总觉得身为主人家的罗永忠代表地方房屋政府部长有所顾虑,不可能要和全国客属署理总会长闹翻天吧?也许,罗永忠不要让当晚的宴会成为政治演说会,更何况他可是当晚宴会的总务。

对笔者来说,乡团总是情感归属的社区活动,政治只是一个利益冲突的游戏大熔炉。不管你来自哪个党派,只要你是本乡团传承子弟,你既是我们的亲人。其实,在乡亲,还是宗亲的拉拢关系,只有自己爽的成分才有更高的物质享受。

今天,我选择点评谢诗坚因为我觉得是时候提醒老人家了。昨日,我则写林思年因为此君比过去有所改变。

嘿!嘿!我只会抒发点滴华文字体排行,没有能耐开章数落他人,更不是一个通顺华文世界的写者。

老人家功德无量,只有在社会付出 贡献的人士才有资格领取吧!政治攻击武术佳,如此政客才能得到有目共睹的笑傲故事奖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