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民族乐韵交融绕梁

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一日 下午二时四十七分
文:王孙文

日前,笔者出席了母校华乐团位于槟州大会堂举办之音乐晚会《九重天籁》,有所抒发现场感触。

热心听众为了邻近人士能在安宁幽静的环境享受乐符跳动世界,而发出提醒“嘘声”警惕“口语不停”的观众。

殊不知,他们的义举“嘘声不断”却影响了听众的雅兴。笔者好奇的是,场内的听众看来很多都是前来捧场的乐团支持者,难道这些身为乐手的他们忘了音乐会的礼仪?

更发笑的状况,哪既是获得全场爆笑的今译良言,这位男性学生可是处之泰然,还是忘了芜我,竟然在拉弦乐《送儿郎》音乐响起时爆出《厕所在外面》。

在友族同胞上台统领乐团演奏“龙的传奇”,笔者可是内心澎拜飞舞,这位华巫混血传人竟能充当百位华裔乐团的指挥。这就不是真正的你我共存,和谐社会吗?

在哈比思挥棒摇摆身躯时,出席众人仿佛看到了平等的一个马来西亚,也听到了马来舞曲与民族乐韵交融绕梁~伊犁风情,一首充分体现了伊犁人民乐观向上的精神风貌。

在国家独立数十年后,各族群拥有各别的生活文化陶醉,导致大家都忘了世界上的人“类”本来就是同“类”吧。

至于,对于全场爆满观众的评语表现,笔者还在梦想不知何时,马来西亚才能举行一场没有嘴巴出席的音乐会。

忘却自我的存在,尊重他人的礼仪,这就不是世界和平共处的出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