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老了很多

出席了昨晚的音乐会,才发觉 旧了很多。 哈哈,老哥已毕业20年。

1986年的我~~~还是日新华乐团《乐》音乐晚会的筹委会主席,当时,还自以为是发起 / 发动 《音乐晚会是来听歌`欣赏华乐演奏》, 所以就只有一个大会主席(我)致欢迎词,好戏开始了,称呼嘛,讲来都好笑,我是以简短的称呼开始。。

《各位亲爱的来宾们,大家晚上好,欢迎大家抽出宝贵的时间,来参与今晚由日新华乐团所主办~ 乐~音乐晚会。。。。。。。。。》隔天早上,校长就叫我这个问题人物去他的办公室,质问我为何不称呼董事长,校长,大人物。。。。。哗姥!!!

我当时回答 : 既然司仪已称呼了,为何我还要多此一举,不用了吧。。。。

故事是讲完了。 结果,我罚站了1个小时,校长努骂了1个小时,·~!#¥%—……(*+~¥!……·—……(—?〉《。。。 所以到现在德20年后,他老人家杨旺成校长,还认得我这个坏学生。

现在呢????哈!哈!哈! 人老心俞老。

回想以前参加华乐团时,同学以好笑`质疑的态度看我个问题人物, 虽然斯文败类已是下午班纠察团总团长,但吊儿郎当的形象。。。。。。,好采还能顺利呆在乐团5年,也培养了一群老友至今,这几年大家一伙也都在老家举办了述旧会,我想今年也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