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长期疾病

不关多健康的人士,只要他常年续月习惯性依赖,他始终走上绝路!

就好如您习惯性喝多两杯,或者是抽几只烟仔,还是赌它两手。

总而言之,习惯,依赖,惯习,依靠,还是总觉得~

吃饭习惯留几粒米饭,喝水爱留几滴,穿衣就是不塞完,鞋带不绑好,接吻不刷口。。。

一旦您习惯了,但是你依靠了,如果没有了他,

你还能活下去吗?

在政治的生涯也是如此,不管执政还是在野党,一旦你习惯了呐喊反对,你始终爱呱呱叫耍口角,或者是你当官久后,嘴脸变了样,立场改了装,你还能如此纯洁吗?

至于执政太久的政党又如何避开疾病?做太久的老大,耳朵聋了,眼睛盲了,鼻子严重堵塞了,什么听不到,什么看不到,什么嗅不觉~

所以说嘛!做了就算,当过就是。。。君不见,做了官变了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