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天蓬元帅,您还好吗?

屠业公会成员,你们现在还好吧?

镇暴队前来为此次序,记者尽快按下快门。

市政厅给以的告示~

被亚罗士打市政厅硬行拆除的那一霎那!

屠业公会秘书在拆除前“收拾”保佑宰猪场数十年的神明!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间宰猪场也被拆除2年了。这2年来,朝野政党都为宰猪场而烦,几时重建?能不能重建?至于失去工作的他们身在那里呢?

尤记得是22户宰猪人家,他们这2年来,日子过得如何?当朝野政党都在为各自政治利益加分时,他们有没有协助到失去工作的人氏?相信大家都为了课题而闹,州政府也只是应酬政治需要,到底谁真正在为宰猪业工作?

至于要与宰猪场同在的议员又作了什么?想当年的那一天,你们口口声声与华社同在,要与宰猪场存亡,并限时要求州务大臣着手处理,以便平复华社不满市政厅硬行拆除的手法。否则,要求州务大臣引咎辞职。而今身在权位高职的他们又坚持什么态度?

试问林吉祥和冠英父子可有向州务大臣“商讨”重建计划,还是只闻楼梯省,不见人下来的局面而已。或者林氏父子根本就无法认同吉打州政府的做法,只是为了民联的团结而牺牲了宰猪场的前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