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辞职

其实,在林思年挑战之前,我不曾想要辞掉州团长一职。

这因为我是票选出来的州团长,我要是想离开此职(马华),我有需要向支持者交待。

只不过,在林思年口出异言时,我想他为了区区2万的拨款,竟然要我们几个退出政坛。

天啊!在政治生涯,我们三个值2万元?

还是,他认为要履行透明廉洁的政治路上要有人陪伴。

所以,我刻意挑战了这位政治朋友,也就是接收他哪个政治意志,放马过来!

在此时的我还是在想马来西亚的政治天空,几时才能真正透彻开放?

在此时的我在期待马来西亚的政客不需要再挑战下,大家都会自动公开选区拨款(例如翁诗杰)。

在此时的我在梦想着,此次的赌注有点大,但是能让吉打州走出透明廉洁的第一步何乐不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