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死得瞑目

我在社会服务了十来年,第一次给人家要《死得瞑目》,更觉得政治敌人的可爱。

数字玩游戏吸引了政敌的回应兴趣,也让人民看到了什么是政治游戏的内容。

在数字有问题后,笑纹即刻在面子书“借机”道歉,这是作为“人”的基本礼貌。

而在续后的发展故事,我觉得要玩,就玩大一点。

尤其,他将政党拨款事宜推给老人家时,内心觉得他是那么不讲理吗?

你的地头办活动,老人家给你一笔钱,你不感激不致谢算了,没想到出问题后还想把责任给老人家。。。

更何况,只是一个数字指责,就要政敌死在沙场,你真的满讲理~

所以,我就在面子书公开挑战~居然林思年爱挑战,只要您林思年宣布历年全部拨款,我宣布辞掉马青州团长!

结果呢?他公开2009年部分拨款,就要求3人死得瞑目。

哈!哈!我啊还是这句话~居然林思年爱挑战,只要您林思年宣布历年全部拨款,我宣布辞掉马青州团长!

或许,他“再”公布308前后的总财产,我考虑退出政治哦!

总财产=他与家人的财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