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期待下一世我们还是兄弟~

吾弟在当时候为了治疗心脏有空,

去了英国一趟,

也带回来这一块卡带音乐。。。

但当时的他没有获得《可以》解决的疗法,

结果他始终走了~

而这些留在脑海的歌谣,

确实刻下不可消磨的记忆,

孙明,

虽然你走了数十年,

今夜的我还是泪流满脸,

期待下一世我们还是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