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迟闻

打从他们几次的改革,

我可没看到什么新意,

除了迟到的新闻,

除了失去创意,

除了死人报~

它真的没什么了!

百年老报,你要是如此下去,我祝福你了~

活在槟导,死在北马,烧在全国。。。。

您到最后还是一条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