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何文水

何文水一个比令伯还要鸟的怪兰客,也是陪同笑纹出血的好拍档。

也忘记几时开始,我俩就结伴前往中央医院血库做出捐献血液的举动。

在模糊的记忆中,我俩好像在wild rabbit cafe门外喝酒时讲起,不如咱们一起去出血~

因为,我还记得第一包血液是捐给以其大哥急救,只可惜身中重伤的哥哥也因为医术乏天下走失了。

他的哥哥曾经在米较驾挖土机,捐血时我不晓得伤者是谁?

直到抵达治丧居看到照片才发觉其大哥曾经教我驾挖土机哪个,而阿牛也是他的兄弟啊!

话说这个好友,他啊风趣超凡,他说话能让鸟儿飞下来,也让人头风起笑(疯掉)~

他够兄弟,够朋友,只是耳朵有点轻,喜欢自销残品~

他可以为了朋友断背,也可以为了脾气闹翻座椅~

写到这,希望他没有看到,哈哈~

否则头断脚折人起笑我就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