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找寻那美好时光

虽然我是槟城子民,可是在米乡居留太久,对于新年庙会有点陌生,哈哈!

庙会应该是什么?庙会要符合什么?庙会又要如何庆祝?庙会?妙会?喵会?

在吉打州这个号称文化沙漠的疆边上,华裔属于少数族群,而且华裔分布在吉南居林,吉中双溪大年,吉北亚罗士打,至于其他地区只有零散数字。

所以,在米都要举办新年庙会是一件不简单任务,更何况华裔居多的三区也有段距离。无论,在那里举办庙会,相信只有该区有限人士参与,要想槟城庙会那么热闹的话,梦话也!

笔者在想庙会应该获得政府大力推动和支持下,民间才有力量举办吧!否则,不晓得米都哪一个组织可承担此荣幸来举办庙会。

因为,在2008年的那一次,吉打华人大会堂轮值第25届全国华人文化节时,举办当局筹办了许多场活动,还刻意做什么文化街,文化演绎晚会,以及火炬行。

笔者始终觉得少了那么一点点的文艺和涵义,表面上大家做到最好了,可是里头的意义让人感觉不到。

吁办《米都庙会》

就好如每年在槟岛举行的庙会,笔者在报章上看到许多华丽的装饰,优美的舞技,灿烂的灯火,人山人海的壮景,就是不晓得古文化的庙会要表达什么?

也许笔者人不在现场,感染不到其味道和触觉。可是又想米都也有如此的庙会来延续阿公阿嘛的旧习俗,呵呵!

因为在根据报道写着,“庙会讓大家體驗古人過年的習俗,而且在尋找即將失傳的中華文化。。。”

哈!哈!更何况大人对于新年已经失去味觉,汽水,大肥鸡,大虾大鱼,以及丰富餐食已是当下人们日常的食物,难道时下小孩会觉得狮标汽水一瓶难求,大肥鸡腿,大虾大鱼在平常日子根本见不到踪影只有新年才吃得到。

写到这让我不期然回到旧时候的新年,老妈子定购一箱狮标汽水,我们几个兴奋非常,一直看一直等,看看亲戚几时来?更期盼他们没有将整只汽水给倒完,留下一点点让我们品尝。

到了夜里,父母亲带我们到“新年夜场”购买年货,添购新衣新裤听新年歌谣“欢迎大地回春,枝头儿朵朵花如景,原野层层草如茵,燕子归来寻旧巢,双双呢喃诉衷情,大地万象更新。。。

期待米乡庙会,盼望米都庙会,有谁愿意领导庙会呢?

或许,吉打州华人大会堂有义务落实米乡庙会,让米乡子女能继承中华新春文化习俗,让更多“根在那里”的新新人类了解古人過年習俗。

借此呼吁州政府考虑承办“米乡庙会”来吸引更多游客走入吉打,一方面推广旅游,另一方面可以介绍鱼米之乡的多元习俗和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