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是谁叫华校走入死胡同?

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八日 下午三时四分
异言堂
文:王孙文

亚罗士打家长每年都被“升学”弄翻天,他们都是为了子女爱慕之学府奔波来回教育局和学校,他们也到处求人拜佛,以便子女能步入爱慕的学府。

他们的子女成绩优异吗?6A1B,5A2B的成绩要进入吉北名校国中,且被拒绝门外。

可是,学生们却看到成绩跟他们有距离的朋友却能直升名校国中,你可了解孩童的心灵已经严受打击。

这就是米都数年来的异型发展制度,数间华小比另18间华小特殊,因为他们拥有直升名校的后门功夫。

他们如此的待遇,就是华社经常批评友族惯有特权,那既是拐杖文化。

华社讽刺友族滥用政府给以的特殊管道,对他们的举动和待遇,华社不肖和讨厌。

藐视他人子弟

相对的事,发生在米都华校的拐杖制度、自我独尊,藐视他人子弟,如此邪风是否可长啊!

在拐杖关照文化,这数间学校的毕业生可说绝多数是坐“直升机”通达名校国中,此文化已沦落为轮椅残废人士通道。

因为,无论该学生的成绩是什么,待遇就是可以保送名校国中。这证明了自己的孩子是宝,别人的孩子是草的事实。

“拥有特殊功能的家长,可晓得天下父母都是一样为孩子都奔波吗?”

对于来自其他学校的学子们肯定带来甚大打击,为何成绩比人优异却无法步入名校国中?

他们或许在想,这世界是不是还有公平的存在吗?

顾及平衡发展

尔后不论转校就读,还是一年级新生入读,家长们大可一窝蜂“冲向”待遇的数间学校,其余的学府肯定门可罗雀,就是关门大吉!

到那时候,华社再指责政府无情关闭微型学校,此罪是谁造成?教育局,还是自持OKU证件的华校?

请热爱华教的善心人士以《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来顾及华校平衡发展,而不是让保送异型,而把祖先创校的理念典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