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写死鬼

农历七月是鬼节,街头小巷都点燃好多蜡烛清香,以拜祭好兄弟。

而野兔在山区举行盂兰胜会,则向已故野兔群致敬,让他们在七月与我们同跑,同吃,同饮,同欢共庆鬼节。

野兔们对于拜祭的涵义应该倾向追思多过“喂食”饿鬼,我们觉得走失的他们应该在另一个世界等着我们团聚,大家将在日后结缘上山寻乐。

所以,野兔盂兰纪念会举行了整十年,每年大伙都会议论纷纷,xGM the lated Dharan Singh是如何在跑程中丧失宝贵生命,水牛离开了多久?

一个八十年代的前主席在爬山时,意外掉落象屿山谷,让当时的野兔心情掉入谷底,大家都没有心情再跑山,差点将亚罗士打野兔给一起埋葬了。

尔后在数个热心野兔再次召集,三五人陆续再回到跑程,大家继续相约星期六,野兔旗帜才能飘扬直到今日。

水牛则癌症在九十年代离开世界,他始终留在我脑海的那一幕,坐在流水的小溪,笑问斯文还能吗?

接下来离开野兔群的老狗也患上癌症走失世界,在2002年他跟随大队到印度GOA INTER HASH,还记得当时他与我同房生活了十多天,无论是跑,吃喝,还是街头购物,我俩陀不离秤。

可是回来后的数个月,有天被发现常食PANADOL的老狗原来不肯接受事实,与水牛长期五塔散药粉一样,都被癌症细胞击败了。

KAN KOH KIAN(2007)和GIAN TAU(2003),一个意外车祸走失,一个在与癌症作战十余年后,还是被逼走掉。

最让人唏嘘的GIAN TAU本人不喝酒,可是留下遗言且要每晚六箱送一箱的ANCHOR提供给野兔喝,也吩咐亲戚晚晚烧猪肉,焊头真的是野兔精神。

KAN KOH KIAN在前往工作时遇到车祸,一撞不醒睡了几个星期,最后在他选择在老婆疑廢寢忘食照顧車禍昏迷的他,導致胃病惡化不治走了,跟着在隔天因肺部積水離世。

至于退出野兔群CHIPEC,也在数年后因病逝世。

LEE POR CHAI在2011年也走失了,为了让来不及穿上联谊跑步T恤,我们只好铺盖在后者棺木上。

另一个前野兔则是BAJU HANTU(2013)意外死在沙巴州的海滩上。

对于上述走失的野兔,我们以追思感觉来纪念《同在时刻》,在闲聊中缅怀死掉的他们,在把杯饮酒 时与他们再次同欢,在登山流汗时讲讲生前的趣事。。。

焊头最不值,杠沉重的背包上GURUN JERAI,雷雨交加时,他会问:“要黑啤吗?”

老狗最爱吃,什么都要吃。

鬼衣什么也不吃,只要啤酒下肚,怎样都高兴。

水牛很固执,讲什么,也看不开。

很难死最开心,CHA CHA TANGO难不倒他,可惜跳破裤子而已嘛~

玩肚挤最实在,老老实实一个人。。。

brother, nice to meet u all during our hashing, hope we r brother next time ON! oN!

至于迷失在武吉山的金刚(KING KONG),我们从来不邀请,因为不晓得行踪不明的他死了吗?(赖锦光骸骨DNA化验不能有效进行 警方仍列为失踪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