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回想

婚姻两字都有女,

昏因皆因女人吧~

没有女人那成婚,

只有男人只有混。

在过去数年的马华服务历史,多少都接触到婚姻个案,来求助者都投诉另一半问题很大,对于指责对方又不检讨自己的个案,我只能说~没法度!

至于来电放开胸怀的语句,我坦荡听闻收下接纳,哈哈!

也许,当年周美芬担任志工团老大时的效果,她偶尔定时举办辅导课程,让其妇女组学习解决婚姻困境。

而我就在那时成为吉打州的辅导主任,也是北马唯一参与课程的凡人,每几个月都有上课。。。

我深夜上巴士睡觉到凌晨4五时,当抵达富都车站,差不多需要等待一个小时再转车到八达岭工业区去。

每次到工业区,哪儿只有嘛嘛店有开门,也即是清晨7时前,吃了两块印度煎饼,我步行到一个免费借出场地的公司冲凉,哈哈!

今日回想起冲凉,哪儿没有洗澡室,我只能在解决后,利用哪知水管洗涤自己,这样也读过数个课程到结业。

在最初梁惠美教导,到而后其他老师代课,我只记得她一个人,可惜最近电台没听到她声音,不晓得她近况如何了?

虽然我无法成为合格辅导,但在其过程中,我的确学习到生活中的需要和顾及,也在渡过此生时,偶尔用点技巧复生,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