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影响大局 影响党势

2013年10月24日刊登于东方日报《纸上议会》
在新任州务大臣领导下的米乡将面对第一场补选,要在双溪里茂补选重夺失去五届议席谈何容易。
在回教党吉打州精神老大阿兹然默默耕耘下,“钟摆”局面成为绝响,二十余年来变身“回教堡垒”(Kubur Pas),国阵根本拿下此回教党堡垒围城。就算505大选派阿兹然表弟上阵来“影响”家族选票也徒劳无功,重夺议席希望只能纸上谈兵。
也许,大家都奇怪为何“礼貌河”乡下佬那么执意倾向回教党怀抱,而在过去无法自拔重温旧梦,这就要数说阿兹然在家乡待人亲善和蔼,不管在巴刹,稻田,街道,还是咖啡店,遇到他好如邻家阿伯,一个熟悉又亲切的礼貌老人家。
就算国阵成员党在“占伯”与其他候选人比较下,相信其党员也基于乡亲影响而将选票给以祝福,偷偷在占伯名字旁画了“X”叉。
在308政治海啸风魔米乡改貌,慈善和蔼老人家转身一变成为民联执政吉打州的州务大臣,在回教党影子权力掌控中,占伯仍获得礼貌河选民爱戴,在505选举蝉联议员席位,可惜与病魔斗争败走逝世。
受乡民爱戴的他终于走了,他的逝世对于吉打政坛和社会贡献肯定损失,国阵对于然伯逝世爱恨交加,也给以他非凡的定位和表扬。
此补,选民结构只占少数6.5%的千八位华裔又何去何从?尤其在新任州务大臣声称505选举,华裔选民少于一成支持国阵政府,是以作为懂得报恩的领导政权务必先向强力支持者给以协助后,再考虑其他“不是我的人”申请书。
一千八百的华裔选票会不会在补选有所改变,将数届支持和蔼老人的选票投给国阵呢?
要是华裔选民采取“以暴制暴”类似态度画票,同样以“初一十五”政策的州政府要批评华裔不继续支持,到底谁在选举中损失了权益?
一个亲民的政府必须与民为本,真正贯彻全民政策,惠及各教各族权益,如此掌权手段才能万寿年年,执政长远。
要是政府只懂得报复民意,不改变人民厌倦政策,就算补选期间,许下多少政治承诺和发展计划,相信选民不会将手上一票丢给你。
一个在过去五年如何对待全民的政府,一个重夺政权的政府要如何在补选期间“换取”人民的信任,相信活在当下的选民都懂得选择吧!
值得一提的政治事实是新任州务大臣慕克力肯定全力以赴,启动竞选和组织机器,利用回教党内部问题,以减低该党蝉联席位的胜算。慕克力把补选视为巩固政权一环,并为自己的政途写下亮丽一页,把1995年失去的沙拉(旧称)给夺回。否则在吉打州回教党内讧影响下的契机,没好好给以打击,相信下一届大选要攻城更是一项登天任务。
分类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