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370

 

在过去数十载的过程中,我曾经遇到两次惊险,而老天爷珍惜了我,让我继续停留在尘世。

回想第一次的霎那。。。与松龄赶车回去家乡走走,在峨仑新村大路附近,我没察觉路上的罗里,就这样硬硬给它上了,车头插入罗里尾,再差几寸就撞了脑袋。

虽然,此祸没收拾了小命,但也让我盲目好几天,躺在医院不知所谓,要干什么也不能,只靠耳朵来算嘀嗒声。

主治医生还说,你很幸运,玻璃碎插满眼球,就没往黑眼球插,不然你可盲目一辈子了!

感谢上苍给以恩惠。。。。

2006年在中国自驾游时,我遇到第二次祸事,在勐腊往昆明途中,车子打滑撞树,让车上四个人吓破胆子,让车队同仁担心不已。

就好在那棵树挡了车子,谢谢你一棵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