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老调课业

队长

作了名义队长几年,当了垫尾车多次,大家还记得队长两字,还得感激报馆管理层的爱护和体谅。

记得多年前,大年副经理邦灵找我询问车队事宜,说什么报馆百年庆典自驾游到中山去。

我交了马青车队特刊给他,也交待了廖东虹,中国领队的联系,之后协调进展不在我范围内。

尔后,当马青总团访问报馆,双方交流时谈到车队自驾游,魏家祥当场介绍了笑纹给以大家,说什么北马车队他去了最多次,殊不知笑纹只参与两次中国行,几次本国行。

就在报馆与廖总签署合约时,报馆邀请笑纹参与过程,当时不晓得他们是要如何游,只晓得有得上报宣传自我,就兴奋咯~

过了几天,报馆也来电谓你是第一个报名参与,要拿点资料登报,要采访你。。。

来电记者梁子奋,我不认识,我只说通过MSN传讯比较容易,但要等我在家才能采访,这个粪没有选择余地,只得任我有空才进行网上采访。

待报章刊登后,很多朋友来电问了笑纹全版彩色多少钱?为何光华日报会采访你过去参与车队的新闻,我没好气地回应马币7500,也即是报名参与光华百年情之旅的费用。

就这样哪个我与光华车队结缘,接下来几年他们都会名义给我领队出发自驾游,其实另有高手在内领导,我只是吹响哨子的一个人。。。

一个同样的哨子,我吹了4年。
一辆同样的战车,载过异类非凡人士。
一个依旧吹响哨子,且不懂得领导的我~
还在等待上车的号角,

我还在等待哪个让我出发的响声。。。

我还需解决尽孝的角色。。。

期待老天爷为我祝福和祈祷~

就算笑纹不能成行上车,

祈求老天爷保佑队友们高兴起航,安然归航,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