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闲谈无聊

钟锡金

一个人见人怕的作家,见到任何人就是推销其书籍,他终于在清晨330左右走失自我世界。。。

首次,遇到他就买了两本书籍,也忘了收藏在那,记得当时基于支持本地作家,就如此留下纪念。

尔后,在几次的会谈中,又发现他固执自我人生态度,那种不放弃整理历史的观念。

有些人说他不是写历史,而是抄写他人处作,再整合为作品。

其实,其友人说了公道话,历史可以重写吗?锡金只不过重修各作家的文稿,再弄出自己认为价值历史文件呈现于读者。

~~~~~~~~~~~~~~~~~~~~~~~~~~~~~~~~~~~~~~~~~~~~~~~~~~~~~~~~~~~~~~~~~~~~~~~~~~~~~~~~~~

与他没什么私交,更没有出去喝茶谈天的雅兴。

首次与他共车,就是坐会长的车到大年某间酒店参与《梦 开始 一辈子》推展礼,一本笑纹有参与的书籍。

回程中,当会长和乃健提到要到鸿洲住家商讨出书事宜,我觉得他不是参与而没趣离别我们。

当时,笑纹想着他一定不高兴华堂没有找他整理米都历史,而找鸿洲整理,内心不爽。。。

~~~~~~~~~~~~~~~~~~~~~~~~~~~~~~~~~~~~~~~~~~~~~~~~~~~~~~~~~~~~~~~~~~~~~~~~~~~~~~~~~~~~~~~

对一个不熟悉的他,我只能凭点滴感觉回忆抒发内心感触,而这段与他不是融洽的记忆,我又写不出温馨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