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老调课业

在流汗圈,
他们放不下争夺脸,
一直想完成遗憾界!

我在过去,
非常执著,
没有理由,
只有抱负。。。

直到哪一天,
被会员遗弃选票外,
没得申诉,
不得张扬,
才看到孤立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