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一个马来西亚是口号,还是政治宣言?

光华日报 异言堂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八日 晚上六时三十二分

在我国独立52年后,政府人物醒觉地呼吁全马人民必须活在一个完整的马来西亚。

在马来亚成立前,本地居民和谐共处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大家可说是乐融融地过日子,不分你我一起开埠荒野的土地。

虽然,在英殖民地管理的英国高官为了轻易控制马来半岛,分而治之地把各族分发不同地区讨生活,也让各族拥有自己源流的教学制度。

然而,旧时候的各民族且能和平共处,互相帮助下克服各种生活的挑战,也能共处一室喝茶聊天。在过节庆祝民族传统佳节时,他们善能互访,并在对方的家里共庆佳节。

在独立初期直到七八十年代,各族的互动逐渐减少,大家也对他族的文化生活失去了关怀,各族在同样的国土上也越走越远,你我他的生活不再是一种情谊联系。

在独立后数十年的今天,家户互访情景好如大江东去,一去不再回来。

这是政治人物为了各自权益分化马来西亚人,还是英殖民地所灌输“分而治之”的遗憾?

在政治上,领袖们为了前途或许典当了民族和谐,他们为了各族的选票,刻意负略他族的权益。

他们为巩固己身在民族的地位,甘愿牺牲了平等的权益,大力鼓吹自我至上的权益游戏。

政客们在权益游戏里,拟定了不利各族团结的规则,以隔离式来规定了各族生活方式。

在生活上,各族也习惯了族群之间冷漠交流,更失去了国家族群情谊结,总觉得对方得到的照顾利益比自己多,产生了猜疑的各族摩擦。

甚至在求学问道路各族无法参透共处,大家只期待在自我源流的学校成长,家长不情愿让儿女在国民学校与他族共处,而学生们也很难与他族来往,这些隔膜习俗是马来西亚独立后的产物吧。

在首相纳吉提出一个马来西亚概念,政府各部门都开始以此概念处事,马来西亚人正式团结一致的日子即将来临?还是一个马来西亚,只能沦落为政治口号,选票宣言战争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