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闲谈无聊

老伙计总是得等老板在最后一分钟的给以,还记得数十年前的港脚回忆,一大群工友在酒饭用毕,等着书记叫名进来办公室领取薪金和红包。

这个回忆是以前故事,可当今社会还是有一群人没有改变,让工友们还是痴痴等待这一刻~

而我也是每年在等《额外》,可这收入并非有幸,或有机会。

过去那么多年,好话听太多了。。。不够回来拿,有需要可以要要求,有什么都可以讲!

可作为一个人,我总觉得“施舍”真的太难,要等待老板分发这个红包,数十年来只有那几次。

好如要中万字一番,3字,4字,5字,6字,下注这么久,一个马屁也没,要是真的有幸,财神爷就是自己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