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闲谈无聊

又走失了!

除夕夜收到消息,文德老师的孩子易前走了。。。

当我看到此讯息时,我其实准备好跟神明祈求安康快乐,以补休去年春节前的遗憾。

老爸在团圆饭有点状态,年初一中风入院,结果还好。。。

尔后医生所谓,轻微中风没大碍,只不过不会100%恢复正常,但90%没问题。

还记得年初二的华乐聚集,我身在亚罗十士打窝闭,不敢向他人告白,说家里有事项,办不得多年来的约会,可友人告知突然换地点,倒不如不见人算了。

隔天又有同学会,我到了冰岛医院,看了老人家,就赶回三三聚集,没说什么,只纯粹赴约,将任务解决,就回到亲人家参与另一项聚集。

当晚又面对另一个群的质问,家人去了那?怎么没出现呢。。。。

隔天到二叔公拜年,老人家说什么九十余,没见到老爸那可?

与叔公必须坦白,就说老爸就医,还承诺日后有机会再重返,可惜老人家日记记载下来,我这个人去了两次没见到他,他也走失了!

今晚的讯息传来,易学走了。。。

我在上香祈求神明佑福时,内心感触非凡,跟老天爷说了:“请保佑邵老师一家人,让她们节哀顺变,把走失的易学当着早点告白!”

其实,数十年前,以及十余年前,我自己也面对如此熬煎,十余年走失了女儿,内人痛击心扉。数十年前,弟弟妹妹走失了,家人多少痛心,可小时候的我感触不到孙明,美凤的离去。

而今晚,在感触良多的夜晚,不写出此刻的心情,总觉得过意不去,离别的感觉,不是每个人都能介怀,没有一个能真正放下此刻的走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