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Uncategorized

打包

看着女儿,收拾行李,要到大学住宿修读课程去。

回想起数十年自己要到吉隆坡学院求学那个记忆,一个阿牛到城游荡,什么也不懂。

到了高等学府,英语不知道,华语行不通,国语也不行。

即使到了大排档吃饭,只会用手指点这指哪,拿出钱叫老板自己拿。

要喝茶水,一直想着为何是“雪茶”,北马叫冰块茶,为何他们倒反说。

去到学府面临入学试,英语考试太差,必须先上3个月英语课程再说,越有100人面对如此问题,我被编排E3班,与一群不认识的同学一起上课。

回忆中,东马卢文杰与我蛮好,泰国有几个语言不同,北马有一个,中南马就蛮多,可惜相隔快30年,什么都忘了。

只记得上云顶游玩那一次,与他们玩得挺开心,大伙在床上谈得不亦乐福,接近天亮才一个一个窝着床边睡去。

直到大伯要求北上做工,跟他们说了不继续,必须离群回去,大伙依依不舍,也陆续结业回乡了。

今晚难得温习KDU功课,想问一句,你们还记得我corcodide吗?一出剧情没上演就砍腰了。。。

劳务温林黛,莪仑芬姐,曼谷阿枝蔓,合艾阿若,几个女孩子,吉隆坡一位美女(抱歉了,经时嘲笑你),卢文杰~唯一记得的好友。

岁月冲冲而逝,回忆依然稀有,有缘再来相继。。。KDU i lov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