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闲谈无聊

黄红

没好好写稿很久了,今晚启动电脑,传了“中秋 怀念”本地创作歌曲为电话铃声,看到几个新闻报道,觉得写一些烦恼。

当以华为首的黄色聚集,当全巫的红色集会,在想国内的色群是不是开始染化了?

少数要求平等,多数要求公平,全部能不能妥协呢?

其实,马来亚,马来西亚,都是外来聚集结成国度,土产人物除了山上人外,推挤了入口人物而已。

只不过,一些人物认为这里是他们的土权最大,看土权就晓得够“土”,哈哈~

至于跟我一样写同样字的人物,也好不到哪里!在面子书骂人家是kaki empat,自己还不是猪吗?

日前,被人家骂猪就是猪,气得脑袋坏了,说什么友族必须这个哪个。可自己一直在转送葬照膜拜,三支香,猪只不就是极端主义吗?

916我收到很多转照,我只是删掉而已,因为觉得没必要跟红宣传。可也看到许多政治改造图片,这些人为何要欺骗网民呢?

难道,网站负责人要煽动网民仇恨心态为主力,以便获得支持???

以往说军警投票造假,可获得15区的10区后,又说没有问题~,~

不然就讲换箱换票,可计票中心的自己人是不是都是吃粪的?难道在投票站监管的政客都是被收买,还是为了获得更多支持,自己造假闻啊!

猪烂执政党归猪烂,不喜欢我就算了,何必要跟我祖宗18代牵连呢?

难道要毁灭政敌九族,绝子绝孙吗?

其实,政治里头没有黑猫白猫,能捉老鼠的,都是假冒。说道自己清高无比,其实舞弊没人治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