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Uncategorized

九九三二

孙文部落友人造访米都工业区斗母宫,看到乱童写了,特传来分享,还说明天一定发。

谢谢PJK的好意,他为了拍摄此红符,找了好久才发现乱务处将此贴在皇船,哈哈!

打从一年级至今,只从离开大山脚到北方做工,离乡背井近30年,每年都持斋十余天,习惯在限期停酒,暂时修养身子,哈哈~

今晚难得祂给以车牌红透半边天,即使没开,车牌已是幸运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