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Uncategorized

脚痛

师傅说
脚步应该蹬伤
很久前的局部伤害
可自己不曾知道
何时犯上?

师傅说
包扎一天
蹬伤很快就好
包了左脚
拐了一拐步
没什么成为跛脚鸭

不知不觉地拐
人生总是不知再犯
一错再错
明知故犯
执法犯法

你我他都是一样的痛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