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Uncategorized

甘榜亚彪

kampong ah piew吉北亚彪村庄(Kampung Ah Piew )可说在吉北区内,少有全村都是华裔居民,并以耕种稻田为主的村庄。早期的亚彪村庄村民,多数是同样血缘、同样姓林、用共同乡语沟通,让整个朴素的村庄充满乡情浓亲味道。
亚彪村庄位于哥打士打县和本同县多皆市镇边界,进入口处没设有路牌,除了多皆市镇居民懂得会前往该村庄外,很多米都市民恐怕从未听到该村庄。即使听闻该村庄的存在,却该不懂如何进入该村庄。
亚彪村庄是由一望无际的绿油油稻田围绕,一条左右两边都是稻田的柏油路,可通经每间居民房屋。
它也可称为林家村,这里逾90%居民都是姓林,即使不同姓,也是有血缘关系的亲朋戚友。早期的村民,都用同一家乡话来沟通,即广东客家话,而且这乡语极少在吉州华社群听到,因此被喻为是亚彪村庄的特产乡语。
这里村庄的居民从事耕种稻田为主,村庄最巅峰时期有30户家庭,如今时代变迁剩下15户家庭仍居住在该村庄。很多年轻一代都搬迁市区或往外州发展,没有继承种稻祖业,所以目前仍然居住该村庄都是年长居民,该村庄也渐渐成为老人村了。
尽管亚彪村庄被一片稻田围绕,没有现代化建筑物遮盖和美化,表面的它是朴素单调,但每当稻田耕种期经历不同阶段变化时,当地就会呈现不同美景,更是该村庄的天然之美。(YLS)

---
亚彪村庄的开辟人是来自中国广东云浮县铁厂村的林日丰,又名为亚彪,他是给了林姓宗亲可有一个聚集生活的小天地。
亚彪村庄地段原本是一片丛林,当年林日丰带着母亲和数名同乡亲友一起乘坐大船,南下飘洋过海到马来亚谋生,一个机缘下他们来到吉北多皆市镇,并发掘了这片丛林。他们用双手开辟这大片丛林,把丛林开辟成为稻田地。
当他成功将丛林开辟成为稻田地后,林日丰除了是田主,也当收购稻米的米商。为了要开辟更多的稻田和开拓本身米业事业,他就介绍在中国家乡的亲友到这里发展,与他一起打拼事业。
数年后,他刻苦耐劳精神,精明生意头脑不仅拥有大片稻田地,也开辟亚彪村庄,让子子孙孙能安居乐业在这美丽的村庄内。
林日丰的后裔,即孙子林宝有(64岁)说,当年该村庄是一片丛林,而丛林内生长野草和树比人还高,又位于偏僻乡区内,交通和道路非常不方便,没有水电提供,根本是鸟不生蛋的地方。
“为何爷爷会来到这里,开辟这里,我们都无从考察。不过,爷爷真的是白手兴家,靠一双空手打造成今日的辽阔稻田。”
林宝有透露,早期该丛林是属于州政府地段,爷爷成功开辟该丛林成为稻田地后,徒步到市镇的政府土地局,向州政府申请该稻田成为本身私人地段。
他说,据了解,由于当时土地局官员向爷爷口头询问资料时,可能两者语言上出现沟通问题,当官员问爷爷关于该地段地址时,爷爷误以为官员是问他名字,因此就回应说:“阿彪”。结果官员就填写该地段名字为Kampung Ah Piew (亚彪村庄)。
他指出,爷爷刻骨耐劳,经历了种种艰辛,凭着过人的毅力和坚持,终于在该村庄落地生根,不仅建立起自己的家园,也建立林氏家族的家园。(YLS)

---
当年亚彪村没有水电供应,一条可通往每间民宅的小路都是稻田内泥土堆成的,居民生活非常朴素,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
夜晚时段,乡庄内就迈入一片黑暗和幽静的情境。天一亮,孩子穿着校服和拎著书包,踏踩着泥土路步行上学,大人则拿着工具下田工作。
林宝有回忆当年时说,倘若步行上课遇到下雨天,上学的学子就会立刻把校鞋用塑料袋包住,冒着下雨跑步到学校。抵达学校后,整个人都成为落汤鸡,双脚沾满泥巴,孩子们只好穿着湿淋淋的校服上课。
直到70年代,村庄开始有自来水和电流供应,后期,泥土路也变成了柏油路。不过,今日的亚彪村仍然在各方面设备和环境没改变,保留着当年村庄的画面。
亚彪村内除了有民宅外,没有任何公共场地或娱乐场所,如篮球场、寺庙、祠堂或礼堂等。(YLS)
#
—————–
林宝有指出,村庄内没有成立福利组或居民协会,但居民面对问题时,大家会不分彼此坐下一起讨论解决。
他说,爷爷留下的祖屋是居民常聚在一起聊天的去处,该民宅当年也算是豪宅。
“爷爷是在1952年过世,留下的祖屋如今是由另一名孙子林申友与家人居住。”
林宝有透露,他曾有计划在该村庄入口处兴建一座亚彪村庄的牌楼,但无奈拖到今天,计划尚未落实。
他坦言,该村庄从70年代至今天没有变化,只有泥土路变成柏油路,路边增加了几盏路灯。(YLS)

---
走入亚彪村,在一望无际的田野中,可看到一座坟墓,那座“独墓”就是林日丰母亲的坟墓,也是村内唯一的坟墓。
林日丰当年带着母亲一起飘洋过海到大马落地生根,母亲则在1915年逝世在村庄,享寿79岁。
孝顺的林日丰将母亲遗体埋葬在民宅对面的稻田内,并兴建了一座坟墓,让母亲能在美丽朴素的第二家乡下长眠,也让子子孙孙永远陪伴她身边,让“独墓”的母亲不会感到寂寞。
林日丰母亲的坟墓是被四周一望无际的稻田围绕,站在稻田地远处了望该坟墓,会给人感觉到该坟墓是显得格外孤独凄凉。(YLS)

----
林日丰的侄儿林志泉(78岁)说,如今尚居住在该处的15户家庭多数只剩年长者,但一些跟随孩子搬迁到外的宗亲,也常会回来老屋或在村外处,与老居民聊天喝茶,谈论时事和当年情。
他说,当年,亚彪村有逾30户家庭,如今只剩下15户家庭,很多户家庭的子女们都已搬迁到外居住,一些民宅则用来作为仓库。
他坦言,当年该村庄多数人都以耕种为主,大家都深切知道耕田是非常辛苦的工作,要在太阳底下暴晒,所以很多人都希望孩子能受高等教育后谋求好事业,不要再接手祖传事业。(YLS)
#
————–
林志泉透露,虽然广东客家话是该村庄的特征,惟,近年来,很多居民在家中都用华语与孩子沟通,以致家乡语渐渐失传了。
他指出,村内很多年轻一辈与孩子不爱讲家乡话,如今只用家乡话聊天的都是老一辈的人,一旦老人家陆陆续续地离开人间,恐怕家乡话也会随着失传了。(YLS)

---
亚彪村庄至今拥有超过百年历史了,亚彪村的后代分布全世界各地,惟,该村庄之前从来没有举办任何联谊聚餐会,直至2009年那年,林志强发起了一场家族团圆宴,轰动整个多皆市镇。
林志泉指出,这场家族团圆宴主办在2009年1月27日 (农历正月初二)于多皆皇天宫礼堂,来自全世界各地亲友回乡参与该宴会,当晚宴开百多席,场面非常热闹。
但他说,这场盛大宴会圆满主办后,大家就没再计划主办第二次家族团圆宴了,而他如今已年老了,无能力再策划第二次盛大宴会,唯有希望未来有年轻宗亲可接手承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