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栏里偷闲

米乡之稻地

稻田插秧你试过吗? 而且与一百二十七位志同稻禾的他们一起弯腰插秧,并写下米乡历史的一页,相信你我他不曾梦想过吧!

在这位吉打牛回乡谈起稻地节时,其实是数年前的故事,可没有单位敢承担重任,斗胆举办空前的节庆活动。

知道此牛在2014年遇到了稻田诗人何乃健,就说要办一场道地的稻禾活动。

怎知何乃健老师就只说说而已,几个月后就自己走掉了这个田地,飞到另一个天地去了。

还记得他还没走失前,与他聚餐时曾听到他说起稻地节,那时候还以为“道地节”,一个道道地地的节庆而已。

直到此吉打牛回乡与吉玻米较同业分享稻地概念时,大家也不是清楚“一口饭,稻地人”是什么口号?

直到劳动节那天,看到稻田中百人集体插秧,在一片充满泥水的稻田里,大家不分你我,同时弯下腰齐插秧。这个画面,唤起了大家所吃的每口饭,都是农夫辛苦耕种而来。

就如同吉打牛说得事实,本国子民所吃下的米饭绝多数来至北疆这块土地,相信很多人也不懂的道理。

此牛想通过此活动让更多人了解每口饭都得来不易,从插秧到收成变成米饭,都是农夫们的血汗心酸史。

而笔者在从事米较业那么多年,也不觉得稻地故事那么凄美,更不懂得过去开垦田地的先贤是多么艰辛,才把硬邦邦的土地,慢慢灌溉为良田。

在筹备这活动期间,与吉打牛走了几个村落,采集了数十年的开垦事迹,尝试把过去十数年遗漏在历史走廊的点滴给以记录下来。

也想把这些米乡老牛的心酸血泪,给以写入稻地节的采集片段,再用短片记录与后人分享。让下一代晓得上几代祖先南来此地的一路走过,再幸苦,艰难,没有机器补助,老祖先们一锄一锄地,把荒地耕种到一片又一片的田地。

以前农耕技术没那么好,农夫都依赖信仰来增值自己的信念,大家都会在道地祈求上天给以祝福,希望稻地爷保佑稻谷丰收
,也会把稻神请回家供奉,以谢天地之恩。

即使他族也会有着祭拜仪式,只不过数十年从简,也在机器辅助耕种下,风俗都成为迷信,可以说已没有了拜祭仪式。

今日稻地节把稻神风俗给以重演,相信只要大家追念历史,把过去遗忘记忆弄回脑海里,一起将先贤艰辛开辟事迹给以记载,再与子孙一起分享过去。

日前稻地节把各地艺术同仁结合起来,大家一起在稻田筑台表演,为观众带来不一样的演绎,这是我们的第一步。

以前当稻田干枯龟裂时,许多甘榜孩子都在该处游戏,玩到尽兴,忘了返家吃饭。而今科技发达时代,还有人在稻田踢足球,玩游戏,奔跑,放风筝,捉鸭子吗?

这些过去的记忆已封尘多年,在甘榜路上很少看到,你我也忘了七粒石,跳飞机,推轮圈,坐拉椰树叶取乐。这就是科技时代,有了智慧型手机,失掉童年趣味游戏。。。

要是你错失了501插秧季节活动,希望中秋节那晚,也即是马来西亚日过来参与916道地艺术大汇演,大家一起下田提灯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