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栏里偷闲

一时之快

吉打北部铁轨上发生被撞事件,让你我他觉得生死只不过一瞬间之事。

当网上传出意外讯息时,脑海里有个疑问?铁轨上还有人穿越吗?整条路线不是被篱笆给围绕吗?

还记得小时候的情景,住在火车站对面的九号房,要过去火车站后边的店屋用餐,只要跳跃铁轨和电缆线就行了。

也许数十年前的火车站没什么限制,站长也管不了那么多”过客”,天天看着行人路过铁轨,日日看着运动员在轨道跑步,安全不是课题吧!

到了初中时代,笑纹从火车站对面搬到另一个角落花园,走路到学校上课是一群同学相约时间,从你家走到我家,一起走到他家,再一起穿越铁轨走到学校去,就这么一回事啊!

尤记得,某一次骑脚踏车去学校时,扛脚车爬过铁轨时,不小心被电缆线绊倒,脚车压着初中二的我爬不起,站长紧张跑过来协助我避开牵连。。。

尔后他也警告我我不可以重犯,但住在临近花园的我们还是一样搬脚车过铁路,直到懂得骑摩多去学校为止。

今天写着往事,提起过去,想想数十载的故事情节,已消失的人,已殆尽的人,已成为历史记载的人…

笑纹今天还能与你分享心得,确实一件不简单的剧情表演。幸好火车没辗过我,就在那时候卡住铁轨那天。

还有在铁轨跑步哪写日子,只要听到火车声,就得窝藏在轨道旁边去!

直到搬来米乡工作的日子,才懂得铁轨除了载客,还有运送货物到各地区。

原来许多米较设立在河边,是配合购买农夫卖稻谷,而接近火车路是运输业。

写到这都没说到一时之快,以前他们都想快点解决掉问题,可他们不会违法乱纪去配合生活。

而现在的人为了senang,不管倒转,还是偷跑,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