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栏里偷闲

支那芭比

大选也好,补选也好,只要有选,什么怪事都会让人们眼前一亮,为何怪兽就是政客啊!

日前的大港补选,就出现了罗生门,一个制造种族仇恨情绪的广告牌,呼吁华裔投希望联盟。

橙色党说国阵老大逆向心理战术的杰作,意图激怒选民。

飞天党郭女侠一口气撇清与飞天无关。哪知飞天党雪州一哥潘大人坦白说,那是我的做的!

哎哟!说做的人应该懂得游戏规矩,排版内容的含义和重点,可惜其同僚误解了意思。

大人讲他挂上此牌是捍卫讯息,那即是红衣首领假马曾对华社发表污辱言论。

而假马则说,我不是如此说道,本意搞错咯…唉!

就好像月亮党魁痛斥飞天党是它,飞天党魁林神扭曲非穆斯林是它。而林神也基于斋戒月的神圣,不要谈它…

没想到潘大人竟然把它弄上广告牌,还洋洋得意承认了它。

笑纹爱吃炭烧的它,更觉得肉骨茶非它莫属,所以经常把它吞噬了,就不懂笑纹会成为红衣首领嘴巴的支那芭比吗?

尤其,在假马几次表演红衣整肃魔术,摇屁股气势,硬闯茨厂街,916马来人大集会等等。

到底作为大港党魁的他,素质有几分?难道就如他说,它是华人食物无需生气来形容自己的不智吗?

也许假马不懂华人吃它,是基于拜神的人不可吃牛肉,身体少劲的人不敢吃羊肉,剩下的华人除了鸡鸭肉外,应该没什么肉类可用餐了。

因为人民不同政客,什么东西都能吃,就算承诺也一口吞噬。讲过的话,通通不准。大选的承诺也当游戏。

就算国家啊大也是一样,说一套,做一套。这边跟你说误会,那边跟月亮佬勾手指玩嘛嘛杀。

只要对党组织有利,什么事务都可以协调。即使跟魔鬼结合也无妨,例如308505的飞天月亮蓝眼睛,公正对待,福利教义,还权以民…

市县议员都不够分,还要公开选吗?

代议事对于政策都得跟一个指令投票,即使决定不是全民所期待,都会说环境局没反对,在考虑地质影响没大碍,取消大道的权力不在话下,还说贷学金不用还,唉…

尤其教育大学生,跟公共服务贷款读书的借贷不用还,这跟有借有还,再借不难的道理背道而驰。这些受高等教育的人类,都学到逃债技巧,出来社会还有用吗?

按到手指头酸酸,握着手机的手也麻痹了,还是想不通政客搞大”支那芭比”的理由,看来弃用”支那”的华人也支那回去了,而猪八戒也成为了芭比,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