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栏里偷闲

与Pokok有约

异言堂7/07/201618:54
文:王孙文

一直以为不可能会实现的美梦竟然成真了。树之家迎来第一场与一般的街头表演和歌台表演完全不同的本土文化之文艺表演。

从前,总以为,这棵大树只能够一直以这静默、庞大、不争的姿态伟岸到老,到死的那一天。就这样伫立在没有人声、没有喧哗、没有歌、没有色彩的草丛之中……

没想到,树魂,它不甘寂寞呢!它要的是什么?形而上,形而下,都有着它自己的想法,有他想要以自己的方式来诠释的心声,即便天上明月岁岁年年月月的相伴,也无法窥见它的世界。

直到,它有了一个家,树之家。我们开始闻到家的味道,乡情浓浓,欢声笑语,款款深情,等你回家!来否?

一场文艺之舞,等你来,肯定,是一番深深的感动。要来!要来!一定要来。来看一棵小树苗,如何在风雨之中,长成一棵伟岸,一树绿荫!一轮不老的明月,一树浓情在多皆,等你赴约!等你赴约!请,不要失约!

要是说笑纹的文字造诣进步了,倒不如将自己是抄戴老师的文字创作,再与各位分享她的心思。还记得当初跟她说,我想为树之家做点事情,改变大家对于摇晃竹筒寻找十只竹签的数码字九九三二,一二三四,还是拿督公赐给的字号。

就这样的建议把谢凯贤给扯进来了,说到他的故事,你们还得重读几年前他从台湾回来的心意,想在郊区服务,把舞艺带到小地方,让更多人懂得舞蹈就是那么简单而已。讲了好久,说了无数次,我们就是擦不出火花,谢老师过来参观了几次,讲到环境剧场演出,他兴奋的说,让我回去与舞者讨论,要如何在此旷阔的场地编译。

结果讲到527演绎不成,延迟到624的演出,让我们看到了吉打州的文化艺术,环境剧场演出!很多人问我有什么好看,还不是一样跳舞乱摇而已?但看完演出的人会跟你说一句,那你就错了。

在环境剧场演出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或简单,背后所付出的往往都是一般人所不知的练习和排练,去到环境剧场时每一次的变动又是不一样,这是个给予舞团舞者一个挑战。首先对该地区要有基本的认识,并了解其建造的意义。再配合地区的故事编排舞蹈,利用当地资源给予的一切事务融入舞蹈当中。

露天演出随时会有不定的气候变化,风吹雨打是肯定的折磨,石头泥土,地势起伏高低,树枝树根,任何变化等等都会影响演出的进行。所以此次在面对天气考验中,感谢老天爷没有哭泣,让我们在宁静夜晚演绎了一颗树苗,在成长中面对的挑战。

舞者在演绎过程中,把生命最初最纯的感动,归还给以大自然和群众,他们不间断的演出舞码带来了不同故事。让环境剧场与观众距离更近了,并与观众互动的环节让大家融入情节。

这次演出结合水,舞者借用井水所喷射出来的人造雨势,在舞蹈环节成为了一个挑战,也是有趣的演出。他们在演绎中结合诗歌朗诵,再配合舞动的舞者,把观众带入一个绿色世界故事。

有些人错过这一次演出,问道还有下一次吗?我想总之只有一场,没有重复的第二场,这一场的感觉这样就是这样,也不会再重复第二次,如有下一场也将会更不一样编舞故事情节。

演出结束了,手机也收到几个讯息,文化生于乡土,你们把文化带回乡土,两者之间是如鱼得水呀!人们总爱说,吉打州是文化沙漠,听起来总不是味道。今晚的演出,且让沙漠有了绿意,哈哈!

大家都在播种善的种子,真的很感动,这都是我们期待的,希望明天会更好,我们的下一代会更好。看到舞者以树之家化为舞台,他们一舞一动与树之家大自然融为一体,呈现舞蹈艺术离不开大自然的优美。

笑纹结合几个文字创作,分享了几个讯息,借此呼吁大家保护树木,爱惜环保,地球村才能延续生命。一年之计,莫如树谷;十年之计,莫如树木;终身之计,莫如树人。一树一获者,谷也;一树十获者,木也;一树百获者,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