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Uncategorized

要弯曲一个竹,必须从竹笋开始

殿下語重心長地說:“我們一直在強調團結,但國家目前還沒達到真正的團結,那是因為,從小學開始,各族就被分開教育。”

此外,殿下說,國家下一代要達到真正的團結,只有從小就各族混合進行統一基礎教育下,接受教育,不能把種族分開教育。

“基礎教育是非常重要,尤其是在多元種族社會,以教育下一代共同價值觀及文化。”

殿下於週三下午出席柔佛王室與華社領袖的御茶餐宴上致詞時,藉此重申支持單元源流教育政策的立場。

读完此篇新闻,看官有什么滋味,尤其对于中华民族精神,从祖先南来至今的传承,在过去数十年的坚持和努力。

中华民族文化遗产与本土化的教育培训,国语与母语交叉路口,国家语文与民族文字游戏,政治是如何处理双语呢?

打从独立以来,单元教育都是他们坚持的方向,而我们却对继续母语教育不懈,大家对于当初殖民统治下的分之处理方式,觉得这是国家标准吧!

而笔者在记忆中,只懂得巴恩报告书的国文拟定开始,直到今日还是华教的魔咒。

1951年《马来文教育委员会报告书》:《巴恩报告书》1951年《马来亚华文教育报告书》:《方吴报告书》1951年《中央教育咨询委员会研究巴恩马来文教育及方吴华文教育二报告书之报告书》:中央教育咨询委员会报告书《1951年教育遴选特别委员会报告书》:1952 年《霍根报告书》《1952年教育法令》《1954年教育白皮书》《1955年联盟大选宣言》《1956年教育委员会报告书》:《拉萨报告书》《1957年教育法令》《1960年教育检讨报告书》:《拉曼达立报告书》《1961年教育法令》《1967年国语法案》1969年《阿兹教师薪金皇家调查委员报告书》:《阿兹报告书》《1971年马吉依斯迈报告书》《1972年教育修正法令》《1973年家长与教师协会条例》1979年《内阁教育检讨委员会报告书》:《马哈迪报告书》《1990年教育法案草案》《1995年教育法令草案》《1996年教育法令》《2001-2010年教育发展蓝图》《2006–2010年教育发展大蓝图》《2013–2015 年教育发展大蓝图》。

无论什么意思的计划和报告显示,国家领袖的意思都根据了巴恩报告书行事,导致多元种族文化的马来西亚人觉得教育偏差。

一旦政客说起教育大方向,朝野政客都会闻风起舞,对着手举巴恩圣旨的他,大骂出卖民族权益。

这也是国阵这些年流失支持的部分不满情绪,可民联橙皮书也没写到华文教育,说明了友族政客对于教育实践有了各自为政的想法。

今日南部皇帝说了心里一番话,就不懂华教斗士又要说什么。。。圣旨啊!

看来看去,华文教育又陷入困境了!不懂马来西亚可有救星来帮教育实践,向他们证明一下,单元教育不是团结人民的,而是公平对待全民,大家才能归顺与您噢!

要让所有人心服口服与当今政府不易,要让社会没有异议更加艰难,只有真的一个马来西亚才是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