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闲谈无聊

你吃饱没?

从以前到今天,无论何时何地,一见面大家都会问候这句话,尤其是在三餐皆宜的情况下。

月前的某个角落里,大马华社一哥就跟媒体朋友分享了这话,说其过世的母亲每次都问了问。

其实很简单的一句话,在以前的生活中的事实,这些南来苦干的新客,要获得一日三餐温饱确实不易。

那时候打工一个月,工钱才区区几角钱,几块钱,扣除蛇头的费用,寄回家乡父老的,剩下糊口的,相信在数百年前,根本就没什么了。

日前读了“从苦力到百万富翁”一本书,从学者的字迹故事情节里,读到了苦力要一年工作330天,每天工作9小时,每月薪水3块钱。而且必须勤奋工作,因为南洋容不下懒散的人。

这个主角算是一个比较幸运之猪,来番打拼的过程当中,是属于自家有钱南下过来的人,不用被卖成为猪仔,成为历史悲哀可怜的一群人物。

在日出以前就得起床,用餐后,拿着斗笠和黄卡其短裤,走路到矿场挖掘松土,一篮又一篮将泥土搬到另一处。所做的就挖,挖,挖,然后搬,搬,搬。不用脑筋,人筋疲力尽,跟烈日为伍。用劳力换取血汗钱,才能汇钱回老乡。

这与当下的人们相差甚远,现在温室成长的新新人类总要求可笑,工作5天或更少,每日不超过8小时,薪水要求高高,做到忙不过来就认为老板要他的命。

应付不了一点繁忙,就丢信不干,回家跟双老要饭吃,躲在被窝骂,说社会不公平,轻视了他们,唉!

这些不曾饿肚子的人,跟以前南来的先贤,要对比是不可能的社会情况。这也是我们怕他们饿坏,什么都照顾到好好。

结果一遇到生活学业打击,要如何解决困难,大家都没有头绪和见解,更不要说应对生活转变。

过去在平坦的生涯度过了考验,笑纹要说幸运也算有力叔

磨练,从火较厂看头看尾,同事没来就要填补空缺,盛袋入装一百公斤,缝纫米袋,推进推出,爬烘谷机放谷,跳下吊筒机挖掘,日夜颠倒的情况,跟他们已算好命咯!

或许曾经睡过麻袋,睡工人房,与人力叔吃喝玩乐那些年,又吊儿郎当,不修边幅,遇到朋友不问饱,而是今天你吃药了吗?

哈!哈!做人做事要知,人生在世数十年,每个成长过程的经历风雨,就是我们日后的回忆。

今日你读了苦力变富翁,只要你凭着准备苦干的意愿,决心和毅力,苦熬那些年后,忍耐繁重乏味的工作,克勤克俭,你总有一天就是陈振永之富翁写实。

不要对工作抱怨太多太多,以真确心态面对现实中的考验,人才有成功的一天。